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華爾街猛人警告:貧富分化導致戰爭、革命和重稅

大企業對米爾頓·弗里德曼的教條「企業最大的社會責任是增加自身盈利」深信不疑,但卻可能導致戰爭、革命和重稅

對美國經濟乃至文明最大的威脅是什麼?是被高估的美股,還是有可能再次爆發危機的金融體系?

在對沖基金大佬保羅·都鐸·瓊斯(Paul Tudor Jones)看來,最大的威脅是貧富分化。瓊斯認為,貧富分化會導致戰爭、革命和重稅。

早在今年4月,瓊斯就曾警告美聯儲主席耶倫,要她小心貧富分化。近日,他又警告華爾街,不要只關心利潤而把其他一切道德規範拋諸腦後,否則美國文明將被戰爭、革命和重稅摧毀。

在波士頓舉行的福布斯30歲以下精英峰會上,瓊斯說,目前,大企業對米爾頓·弗里德曼的教條“企業最大的社會責任是增加自身盈利”深信不疑,但這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後果:

歷史上偉大的文明和國家最終崩潰瓦解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貧富分化。貧富分化是不可持續的。

瓊斯認為,現在企業一切以股東利益為出發點,很少考慮員工、消費者、社會和投資者的利益。這樣一來,美國社會就會陷入分裂之中:

歷史上,貧富不均導致的結果要麼是戰爭、要麼是革命,或者是重稅。

弗里德曼1970年代闡述的“企業最大的社會責任是增加自身盈利”觀點有當時的歷史條件。當時的個人所得稅率最高為70%,現在只有40%;更何況當時的貧富分化只有現在的1/5。

如果弗里德曼來到當代社會,我覺得他也不會認同當時的這個觀點。此外,企業的股東們靠著損害勞動者利益來獲益,但他們對國家的影響力卻很大。

當然,這也不是瓊斯第一次闡述他的這一觀點。2015年在一次TED演講中,瓊斯就闡述了相似的看法。

今年4月,坐擁100億美元的都鐸投資對沖基金的瓊斯,曾說耶倫需要格外小心,因為這些年的低利率,美股和美國實體經濟的比值已經上升到了同2000年美國互聯網危機時的水平。

正如投資組合保險導致1987年的崩潰一樣,他說,新的危險來自風險平價基金的五萬億美元。這些資金旨在通過將更多的資金投入較低的波動性證券,而不是那些價格走高的股票,從而系統地在不同的資產類別上平均分配風險。因為風險平價基金一直在飆升股市,而市場波動性創下歷史最低水平,瓊斯認為,一些市場參與者將被迫快速拋售股票,最終加速股市下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