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程曉容:一個屁股決定腦袋的黑案件

——河南「黑社會」案 黑在哪裡?

韋耀武委託的辯護人–河南潤合律師事務所律師顏福民律師在受訪時表示,韋耀武「黑社會」案件是一個典型的無法無天的制假造假案件。他說:「這個案件從剛開始,完全就是一個屁股決定腦袋的案件。政法委書記可能看上某一個人不順眼。馬上把人定成黑社會,在沒有立案的情況下,什麼手續都沒有,滿大街貼布告,以誰誰誰為首的黑社會組織。馬上就有公安局組織抓人,程序和證據有很大問題。」

五年前,轟動一時的“韋耀武黑社會”案,竟是河南省洛寧縣公安局和政法委聯手製造的大冤案。70位村民被構陷,受害者家屬上訪無果,十九大前又成“維穩”對象。一樁驚天假案,凸顯中共法治的徹底黑暗。

2012年2月27日凌晨,400多名警察出動進村,將洛寧縣陳吳鄉韋寨村村支書韋耀武等20名村民抓捕。2月28日,河南電視台播放消息,稱洛寧縣公安局一舉打掉一個以韋耀武為首的“黑社會”團伙。同日,河南省54家媒體紛紛發布同一消息,電視、報紙、電台24小時宣傳,廣告大字報到處貼。於是,未經立案,“黑社會”的罪名就被坐實了。

在這起案件中,先後有39位農民“涉黑”,其中6人被判刑入獄,另有31人在村中正常生活,卻被列為“在逃人員”。然而事實是:韋耀武在村內口碑極佳,只因之前得罪了現任洛陽市公安局副局長(原洛寧縣政法委書記)張廷璞而遭打擊報復。案件在一審時,當地幾千名老百姓聯名實名向法庭寫了請願信、聲援韋耀武無罪,但是無濟於事。一審結果:韋耀武被判14年,上訴後,二審改判13年。

村民韋良敏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韋耀武為村民辦了不少事。他說:“這個案子辦得有點糊塗,全村人都被冤枉了。……當時的領導為了政績,誣陷他。上次開庭的時候,我願意給他作證,結果不讓我出庭”。

五年來,韋耀武的家人無數次進京上訪,卻無人理會。韋耀武的小姨何慧玲說,她已經多次實名控告洛陽市政法委副書記尤清立、公安局副局長張廷璞,濫用職權、操控司法,打擊迫害洛寧縣70個無辜村民。

據何慧玲介紹,洛寧縣公、檢、法三家一條龍作業,辦案人員使用了各種迫害手段,對涉案人進行威脅恐嚇、刑訊逼供、騙供誘供。他們還篡改口供、編造假口供、編造假的受害人、假的物價鑒定,羅列罪名,栽贓陷害。由於造假嚴重,民怨沸騰。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韋耀武委託的辯護人–河南潤合律師事務所律師顏福民律師在受訪時表示,韋耀武“黑社會”案件是一個典型的無法無天的制假造假案件。他說:“這個案件從剛開始,完全就是一個屁股決定腦袋的案件。政法委書記可能看上某一個人不順眼。馬上把人定成黑社會,在沒有立案的情況下,什麼手續都沒有,滿大街貼布告,以誰誰誰為首的黑社會組織。馬上就有公安局組織抓人,程序和證據有很大問題。”

無罪的韋耀武身陷獄中,13年的刑期將毀滅他和親人的生活。韋耀武的父親韋漢卿曾獨自一人在政當委門口守候了20多天,也曾直接寫信給陷害兒子的兩位官員。申訴材料,石沉大海。如今,“十九大”召開前夕,韋漢卿及許多被陷害的村民都被列入了鄉政府的“維穩”內控名單。何慧玲說:“現在我們是哪兒也去不了。”

有村民說:“法律對我們來說一點保障都沒有,我們實在是走投無路了,也許……我們可能成為下一個賈敬龍。”

何慧玲曾表示:“如果問題還是得不到解決,我將到天安門廣場自焚,用我的生命喚起司法人員的良心與良知。”

善良人的生命的火焰,可以喚回誰的良知?走投無路,就是“依法治國”的現狀和前景?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韋耀武的冤案,不僅揭露了洛寧縣和洛陽市兩級政法委的非法卑鄙,也折射出整個社會的司法頹敗。由韋耀武,想到了聶樹斌、呼格吉勒圖。年輕的生命,被暴政摧折;親屬撕心裂肺的哀號,觸動了誰的心?

中共執政68年來,草菅人命,殘害幾千萬中國民眾。近幾十年間,江澤民集團橫行作惡,全面摧毀道德,把國家社會拖入深淵。各級官員巨貪巨腐,魚肉百姓。法律,早已成為利己謀私、打擊報復的工具。香港的何俊仁律師及台灣的郭吉仁律師共同指出:“一個敵視律師、否定人權價值的政權,根本沒有可能真正依法治國,更遑論實現司法正義,履行法治了。”

在中共專制下,黑白顛倒。無辜良民一夜之間被打成“黑社會”,而真正的“黑社會”成員,卻披著法律的外衣,佯裝正義聲討。紅色“法治”,陷天下黎民於一片漆黑。中共不除,陰暗的“法治”還將製造多少冤屈和荒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