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中國人把日子過反了

孩子們該玩,卻在拚命地學習;青年人該學習,卻在拚命地遊戲;中年人該顧惜身體,卻在拚命賺錢;老年人該頤養天年,卻開始拚命地健身。中國人從小到大,全把日子過錯了,過反了,這不僅是每個社會成員的悲哀,更是這個社會的悲哀。

一群婦女在上海的一個公園裡跳扇子舞。(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國人體質逐年下降已是不爭的事實,雖然統計局每年都給我們報告人口平均壽命怎麼怎麼提高,但我們周圍童年患白血病的,少年得癌的,學生體測猝死的,青年、中年過勞死的新聞,已經不再是新聞。

這些,都早已擺在我們面前。

有數據顯示,中國2015年全民醫療支出已達4萬億,這意味這什麼?意味著全民生產總值的近百分之十,被用於看病看掉了。

我在評論中認為,全民飲食垃圾化是體質下降的主要原因,而缺乏合適的鍛煉,也是誘發體質下降的重要因素。

缺乏體質鍛煉,不是因為國人懶,而是各個年齡層次的人把日子都過錯了。

請讓我簡單分析一下,是不是這個道理。

人的孩提時代,應該怎麼過?

應該是以玩為主,通過玩遊戲來認識世界,鍛煉體質意志,從而為今後的學習打下興趣和身體的好底子。

但我們的孩子,現在在幼年時期都在幹什麼?小小年紀就在玩命地學習。一句極具煽動性的口號,把全國的兒童都推進了深淵,那就是:絕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於是,你家孩子兩歲學唐詩,我家必然一歲就學,你家孩子一歲學外語,我家孩子胎教就學外語!

總之,恨不能把孩子的起跑線划到媽媽的肚子里。一個兩三歲的孩子,又是畫畫,又是彈鋼琴,凡是天下的知識,恨不得三歲前全部灌到孩子的肚子里。

孩子在玩的過程中鍛煉的機會和天性被生生剝奪,太多的孩子還沒上學,就已經戴上了眼鏡。

誰都知道這不對,但誰都不會帶頭糾正,因為變態的社會競爭必然帶來變態的被動適應,人人覺得危機,便人人不能自拔。

再看看青年人都在幹什麼?青春期本來是用來學習的最好時光,可今天的年輕人,都在拚命的玩手機、玩遊戲。

正所謂玩物喪志,玩垮了意志,玩毀了青春,也玩壞了體質。這裡也有一句迷惑人的口號,叫“我的青春我做主”。

我的兒子,考取的是國內一流的大學,可自從進入大學校園之後,就完全沉溺於網路遊戲,四年大學,居然只去過兩次校內圖書館。每天晚上,上網玩到深夜兩點不睡覺,白天經常因為起不了床而逃課。每門功課基本都是60分萬歲。

可怕的是,今天的大學裡,基本都是這樣。

剛剛走上社會的青年人,為了擴大人脈,適應黑色競爭,爭相出入吃喝場所,動不動喝得爛醉如泥,長身體長智慧的年齡,卻被活生生地糟蹋掉了。

中年人能顧及一點身體的健康嗎?

更不能了。

因為上有老要孝敬,下有小要培養,一個家要經營,一套房子的貸款要月供。

職場打拚從來就是沒有人性可言的,除了拚命賺錢,還能有什麼別的奢望?

我們冷靜地看看,也只有老年人因為感覺自己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為了能在這個世上多看幾眼,才開始拚命地健身!

那幫跳廣場舞的老頭老太,才是把身體當回事的人。

孩子們該玩,卻在拚命地學習;

青年人該學習,卻在拚命地遊戲;

中年人該顧惜身體,卻在拚命賺錢;

老年人該頤養天年,卻開始拚命地健身。

中國人從小到大,全把日子過錯了,過反了,這不僅是每個社會成員的悲哀,更是這個社會的悲哀。

究竟在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我想,該有人出來說說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