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北大、清華學霸合夥開燒烤店:會烤串的醫生要不要

如果可以選擇,你是想要一個會烤串的醫生給你做手術,還是想要一個會做手術的烤串師傅給你上菜?

現在可能可以一起選了。青年醫生王建和程絲聯合了16位來自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畢業的校友,在北京市西直門附近開了一家以“柳葉刀”為名的燒烤店。

柳葉刀燒烤剛開業,就在醫學界受到不少關注,最近他們又火了一把——因為一篇《發了SCI就免單,這家學霸開的燒烤店是要上天嗎》的文章,北京柳葉刀燒烤微信公眾號的閱讀量在1小時內突破10萬。文章宣布近5年內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科學引文索引)、SSCI(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社會科學引文索引)、CSSCI(Chinese 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的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均可拿憑證到店獲得最高30%的折扣。

“我需要副業,它能讓我沒有經濟顧慮,簡單純粹地做醫生”

留言里網友熱烈討論:“明年研究機構科研實力綜合排名,柳葉刀燒烤躋身前三”“最會科研的燒烤店以及最會燒烤的科研機構”。

如果有“最受醫生歡迎的副業”排行榜,開燒烤店可能會排到榜單的最下游。而王建和程絲等人的創業,卻是必然和偶然的結合。副業是必然,燒烤是偶然。

去年,王建的師兄得了重病,大家一起自發捐款。他發現一片熱心敵不過囊中羞澀。王建忘不了需要錢的時候掏不出錢的滋味。

“我需要副業,它能讓我沒有經濟顧慮,簡單純粹地做醫生。”王建告訴醫療類微信公眾號“丁香園”。

副業選什麼呢?下夜班的深夜,王建多次看到有飯店在撈地溝油。他想開一家放心食堂。作為資深食客,他立刻想到了從小就吃過的徐州燒烤。北京還沒有出名的徐州燒烤,何不把徐州燒烤引入北京呢?

王建花了很短的時間決定項目,卻花了半年來說服程絲入伙。對他來說,沒有行動力極強的同門師妹程絲入伙,這個項目就做不成。

程絲不入伙。她板起臉,嚴肅地提醒師哥:“每天工作都那麼忙,還開燒烤店,哪有時間鑽研業務?”

王建不死心,半年內,在沒耽誤工作的情況下,逐漸形成了燒烤店詳細的可行性方案,從一個餐飲業門外漢,變成了半個行家。他終於說通了程絲,接著找到了十幾位同學共同湊了啟動資金,在沒有店址、不確定總體投資規模、也沒有店名的情況下,正式宣布“徐州燒烤”項目啟動。

確定店鋪並不容易。在“3·17”新政出台前3個月,他們從網站房源一個個尋找,和中介機構一次次打交道。看得中租不起的店鋪只能對著屏幕看看,看得中租得起的店鋪往往還沒來得及詢問就被人簽走下架。好不容易碰到一個看得中、租得起甚至還很划算的店鋪,卻在簽約之前才聽說店鋪即將被拆遷,十幾個股東湊的錢差點血本無歸。

今年3月底,他們終於找到了合適的店面,與房東聯繫簽約。在房東家裡,房東拿出兩份從網上下載的合同文書,遞給他們一份,拿起筆準備簽字。來自北大法學院的股東小李看不下去合同漏洞,提出修改。

房東眼睛一抬,瞄了他們一眼,把手中的筆一扔:“給你們10分鐘,愛簽簽,不簽給我走人!”

王建提起當時的一幕仍然很無奈。在店面一出立刻被哄搶的地段,他們沒有博弈的能力,只能簽字。

“這是坐門口的患者點的串”

4月23日,柳葉刀燒烤開門營業。它的門面不大,只能放12張桌子左右,僅看外觀,和普通燒烤店無異。但有醫學背景的人,可以很容易發現這間店和醫學的聯繫。

創刊於1832年的《柳葉刀》(The Lancet)是世界上最悠久、最受重視的同行評審性質的醫學期刊。柳葉刀燒烤的名字,正是創始人對前輩的敬仰。

運營者的醫學背景總是被程絲她們說溜嘴:“又來了兩個患者”“這是坐門口的患者點的串”。

更多和醫生運營者有關的細節以看不見的方式存在著。

徐州燒烤以山羊肉為賣點。王建從小吃到大,知道這是傳統,卻從未探究過為什麼。決定開燒烤店之後,程絲拜託同校的師姐去研究了神戶牛等各種不同肉類的組成,用神經學的理論給肉做了分析,最後發現,山羊肉因為脂肪中含有一種叫“4-甲基辛酸”的脂肪酸,揮發後會產生一種特殊的膻味,確實更好吃。

開店前,股東們就定下了幾條規矩,和不少燒烤店的做法幾乎全部背道而馳——肉不能提前腌制,必須現刷現烤;肉串絕不炭烤而用電烤;油刷一遍之後全都丟棄,不能反覆上油;所有菜品不能過夜,包括冷盤和小菜。

程絲說,這是他們作為醫生,給客人的守護。腌制的肉類和過夜菜相比於他們的做法不夠健康,儘管“離開劑量談毒性是耍流氓”,但從做法上降低致癌風險,是他們另類做法背後的一片苦心。

苦心並不意味著食客會買賬。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上菜速度和菜品質量遠比所謂降低抗癌風險更直觀,也更能影響點評網站的評分。現刷現烤要花費更多時間,新廚師不可能馬上適應。上菜速度成了最讓他們頭疼的問題。

“上菜太慢了!!!”開業一陣子之後,第一條評價,以一分差評的方式,擊碎了他們的心。

“懟回去,懟回去!”股東小組裡群情激奮:我們費這麼多心思保證食品健康,卻還要被這樣評價!

大家七嘴八舌地說。但有一句話讓他們都啞然失笑:咱們現在可是服務業了。

從醫生到燒烤店主,強勢一方變成弱勢一方。王建說,在醫院,儘管有傷醫、醫鬧事件發生,但絕大多數患者都是很好的,會尊重醫生,認真聆聽醫囑。作為醫生,看好病、做好手術、搞好科研,就是生活的全部。

做燒烤店,需要煩惱的瑣事就多了。包括裝修隊能不能及時交工,點評上又多了幾條差評,哪個服務員甩手不幹了,甚至包括讓人頭疼的:廚師—看到排隊的人多,就放下手頭的工作,給隊伍全方位拍照,然後發朋友圈說:“人真多!”

遇上耍無賴的裝修隊長,一向不願意和人吵架的王建和程絲,不得不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門頭太劣質了吧,屋裡有味,必須換掉!”“哥別生氣,我們可以增加預算,但是你把你所有劣質漆全扔了,重新買無害無味的”。

在醫生崗位上,王建和程絲無疑是冉冉升起的新星。兩人同是醫學雜誌的青年編委,程絲更是原來學校里的獎學金大戶,現在是科室的重要力量。

但他們不得不面對現實——在燒烤店,這些榮譽和能力,還不如會烤串來得實際。他們再沒有爛熟於心的“腦出血心臟驟停心梗判斷”經驗可以遵循,一切都得自己摸索。他們的店小,財力有限,即使股東全部來自全國最好的兩所大學,在招聘市場上,對服務員也沒什麼吸引力,面試時店長還要努力吸引求職者。

從燒烤店內部的牆畫親手繪製,到微信公眾號文案親自撰寫,燒烤店從線上到線下,體現的是運營者的細心,更體現了王建口中他們的本質:“窮!”

甚至,他們還想出了“後台免費諮詢醫療問題”的吸粉手法,有留言提問,他們會發動北京市最好的專科醫生進行解答。然而,這個手段效果並不好,沒有多少人會留言問問題。

“我們後來反應過來了,不少都是同行,誰用得著問我們呀!”王建撓頭笑著說。

SCI作者怎麼打折

如果說,店名柳葉刀是對前輩的敬仰,那麼給SCI文章作者打折的活動,則是他們希望給奮鬥在醫療戰線的學弟學妹一絲慰藉。

9月21日,柳葉刀燒烤在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最新活動通知,近5年內以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發表SCI、SSCI、CSSCI的顧客,拿憑證在店裡消費,有折扣。文章影響因子乘以10得出的數字就是優惠金額。例如,在影響因子為10的Cancer Research(《癌症研究》雜誌)發布一篇,則為10×10=100元;在影響因子為47的柳葉刀(Lancet)發布一篇,則為470元。

他們將優惠比例限定為不超過飯費的30%,但同桌客人可以累加。9月23日中午,店裡來了11個客人,每個人都發表過SCI。

剛公布這一活動的當天中午,王建寫完了推文,還沒來得及告訴服務員,已經有人拿著微信公眾號的文章來店裡吃飯了。幾天後,店員終於熟悉了如何查影響因子。每天晚上彙報店裡情況時,他們還會開玩笑地說:“今天的才兩三分哦。”

9月23日晚上,他們迎來了開店以來分數最高的客人。來自阜外醫院的丁欣和來自某軍區醫院的朋友小張(化名)一起來店裡吃飯了。小張的影響因子加起來有20多,引得服務員都伸長了身子看她們。

田慧芳是北京大學腫瘤醫院的科研工作者,9月23日晚上,她特意從石景山約朋友來到柳葉刀,為的是吃上一口家鄉的燒烤,也為了支持小師弟的新事業。

“成了就是多才多藝,成不了就是不務正業”

王建和程絲憋著一股勁兒:“成了就是多才多藝,成不了就是不務正業。”他們不想給醫生丟人。

柳葉刀燒烤開張以來,程絲博士論文答辯順利完成,王建主治醫師考試輕鬆通過。兩人雙雙入選某醫學雜誌編委。他們說,要做成這件事,必須證明,做燒烤店不會耽誤本職工作。

“必須承認的是,有的人就是能做更多事情的。”被王建稱為“學神”的程絲一字一句地說。

王建周一到周五在南方的醫院裡專心上班,每天晚上下班後在群里遠程參與經營彙報,每個月來北京一到兩趟。更多具體事務,都交給店長打理。程絲和王建規定,每天晚上11時到12時是讀文獻的時間,讀完之後還要互相抽查。隔天互相抽查英語。

外人看著難以做到的苦日子,對程絲來說不算什麼。她和室友真正捱過苦日子。程絲博士在讀、臨床規培期間,一個宿舍4個姑娘,程絲每晚11時回宿舍,比另外3個人都早。影像科的室友每晚12時回來,婦產科的室友最長有4天沒回宿舍睡覺,在醫院辦公室窩起來一湊合就是一宿。程絲在急診室還待過半年。

在接受丁香園採訪時,程絲說,值完夜班後就宣布不再做醫生。並非有什麼具體的導火索,而是一個個讓人難過的故事——有家屬在急診醫生拼盡全力救人時叉腰呵斥:救不活我就讓你們陪葬!有同校師兄驟然離世,外人冷冷說一句:誰要他自己加班。畢業後不久,程絲赴美國矽谷,做了一份“事兒少錢多”的工作。

沒過多久,程絲回來了。她說,雖然在矽谷賺的錢比現在多很多,也清閑很多,但總覺得每天都是虛度人生。

高考後,北大醫學部的招生辦老師對她說:“這份工作讓你有機會握著病人的手,拯救他的生命。”一腳踏進清華的她,轉投北大醫學部,從此一頭扎進了醫學行業。

在矽谷,她又想起了當時的場景。夜深人靜時,她問自己,如果有一天我財富自由了,我想做什麼?

“我發現,我還是想做醫生。”治病救人的巨大吸引力把程絲拽了回來,她回到了北京某大型三甲醫院出任醫生。往大了說,他們希望,通過自己開燒烤店的嘗試,給同行更多力量。往小了說,他們希望同行能用更優惠的價格吃上燒烤。

北京大學腫瘤醫院醫生邢加迪在英美考察後發現,在這些國家,醫生基本上可以憑藉自己的努力使全家過上中等收入生活。而在我國,有些醫生收入水平距離英美還有不小差距,如果能有不影響本職工作的副業,對需要養家糊口的醫生來說無疑是個鼓勵。“如果是一個工作到凌晨的副業,對醫生來說就不合適。但如果只是提供整體思路,不需要參與到具體管理工作中,我覺得是能接受的。”

王建希望自己變有錢,有了錢之後,他就可以沒有顧慮地做醫生了。在柳葉刀燒烤微信公眾號下的留言中,一位叫“阿牧”的用戶支持他們的做法。阿牧也在3年前開了一個公司,現在運轉正常,足夠他安心做醫生了。

6月底的一個盛夏夜,啤酒、燒烤和一絲微涼吸引了不少食客在店裡把酒言歡,小小的門臉坐滿了客人,人聲嘈雜,笑聲不斷。一個男生酒過三巡,帶著醉意站起來,想給鄰桌人敬酒,說:“是北醫的你就站起來喝一個!”

“嘩啦啦,整個飯店的食客都站起來了。”目睹了整個過程的服務員說。

這頓平常的夜宵,簡直成了校友聚會。

王建和程絲他們現在有一個小目標,就是不要賠本。他們還有一個大目標,是多給同行們一些實惠。等賺了錢,他們希望不僅SCI作者能打折,夜班醫生也能有優惠。等賺到更多錢,多開幾家,讓更多醫生在醫院門口就能吃上有優惠的燒烤。

“醫學生覺得每天苦讀發文章有人認可、有點實惠,也是對他們的調劑吧,也算我們為社會國家出一點力。”程絲說。

9月30日中午,王建的師兄告訴他一個好消息,柳葉刀雜誌的英國總編輯即將來中國開學術會議,期間可能要來小店吃燒烤。王建興奮極了,柳葉刀燒烤可能真的要迎來柳葉刀的“掌門人”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中國青年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