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安吉麗娜朱莉等大牌指控韋恩斯坦性騷擾

22歲時,格溫妮絲·帕特洛(Gwyneth Palthrow)得到了一個會讓她從演員躋身為明星的角色:電影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請她在改編自簡·奧斯汀(Jane Austen)同名小說的影片《愛瑪》(Emma)中出演女主角。在開拍前,韋恩斯坦把叫到自己在比佛利山莊半島酒店(Peninsula Beverly Hills)的套房開工作會議。一開始,平靜無事。

她說,會議開到最後卻是韋恩斯坦對她動手動腳,並建議兩人去卧室按摩。

“我還是個小孩,已經簽約,當時嚇傻了,”她在採訪中公開披露自己曾遭到這個點亮她的事業、後來還幫她贏得學院獎(Academy Award)的男人的性騷擾。

她說自己拒絕了他的勾引,並向當時的男友布拉德·皮特(Brad Pitt)說了此事。皮特去找過韋恩斯坦,不久這名製片人威脅她不許跟任何人說起這件事。“我以為他會開除我,”她說。

《低俗小說》(Pulp Fiction)中的女星羅姍娜·阿奎特(Rosanna Arquette)和法國著名女演員朱迪斯·哥德雷科(Judith Godrèche)對韋恩斯坦都有類似描述。安吉麗娜·朱莉(Angelina Jolie)也一樣。她說,在90年代末發行《隨心所欲》(Playing by Heart)期間,韋恩斯坦在一間酒店客房裡對她非禮,遭到了她的拒絕。

“我年輕時和哈維·韋恩斯坦共事的經歷非常糟糕,因此我選擇永遠不再和他合作,而且在其他人選擇和他合作時發出警告,”朱莉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在任何領域、任何國家,對女性的這種行為都是不可接受的。”

安吉麗娜·朱莉說,在90年代末,韋恩斯坦曾在一間酒店客房裡非禮她,遭到了她的拒絕。

上周,《紐約時報》的一項調查記述了一段隱秘的歷史,是關於在截至2015年的30年里,針對韋恩斯坦的、往往涉及前員工的性騷擾指控和他支付的和解金。周日傍晚,他所在的娛樂公司將其開除。

周二,《紐約客》(The New Yorker)發表了一篇報道,內容包含多項性侵犯指控,包括強迫口交和陰道性交。這篇文章中還有可追溯至90年代的性騷擾的描述,多名女性提到了韋恩斯坦當時多麼嚇人。

幾天前,有更多女演員開始和時報分享可以公開發表的潛規則故事。她們的描述顯示出韋恩斯坦遭到指控的騷擾範圍之廣,從即將成名的、幾乎沒演過戲的到介於兩者之間的女性都有。

根據她們的回憶,套路大致類似:她們說,首先,韋恩斯坦把她們騙到一個私下的場所討論電影、劇本甚至奧斯卡宣傳活動。然後,她們稱,他會用各種方式嘗試提議按摩、不適當的觸碰、脫掉自己的衣服或是向她們直接提出用上床換取工作機會。

在周二的一份聲明中,韋恩斯坦的發言人薩莉·霍夫邁斯特(Sallie Hofmeister)說,“韋恩斯坦先生堅決否認一切非兩廂情願的性行為的指控。韋恩斯坦先生也進一步證實自己從來沒有因為求愛被拒而對任何女性採取報復行為。他不會發表進一步的評論,因為他要花時間把精力放在家庭、尋求諮詢和重建生活上。”

據相關女演員,以及現在和過去在他經營的電影公司米拉麥克斯(Miramax)和韋恩斯坦公司(The Weinstein Co.)工作的員工稱,即便是在一個性騷擾長期存在的行業,韋恩斯坦的行為也是令人觸目驚心的。他們提到,一般是他的助理預定會議場所、安排酒店房間,有時甚至還會護送藝人,然後就不見了蹤影。他們還提到韋恩斯坦的一些高管和助理之後如何為他們找到經紀人和工作,或是讓感到不安的女演員收聲。

韋恩斯坦被控的行為幾乎成了好萊塢公開的秘密:2013年宣布奧斯卡提名演員時,喜劇演員賽斯·麥克法蘭(Seth MacFarlane)開玩笑說,“恭喜,你們五位女士不用再假裝對哈維·韋恩斯坦有好感了。”觀眾哄堂大笑。據時報之前披露的韋恩斯坦公司一名前高管在2015年寫的一份備忘錄顯示,這種不端行為當時仍在繼續。

更有名的女演員害怕發聲是因為她們有工作,而不那麼有名的女演員害怕則是因為她們沒有工作。“這就是哈維·韋恩斯坦,”演過電影《全職浪子》(Swingers)和一些電視角色的凱瑟琳·肯達爾(Katherine Kendall)回憶自己在與韋恩斯坦的見面結束後這麼告訴自己。她說,見面期間,韋恩斯坦沒有穿衣服,在起居室里追得她滿屋子跑。最近接受採訪時,她說自己當時的想法是,告訴其他人意味著“我再也不會有工作,沒人會在乎、相信我了”。

格溫妮絲·帕特洛在1999年憑藉《莎翁情史》贏得了奧斯卡,該片的製作人正是韋恩斯坦(中)。

45歲的帕特洛現在是一名企業家,不再依賴於獲得下一個表演角色。但她強調自己22歲時感覺要脆弱得多。那時,韋恩斯坦剛剛簽下她,讓她演一個會讓她一舉成名的角色。在去洛杉磯期間,她收到了經紀人發來的和韋恩斯坦去酒店開會的日程安排。

沒有理由懷疑會出現任何麻煩,因為“都寫在傳真上,而且是CAA發來的”,她說道。CAA指的是代表她的創新藝人經紀公司(Creative Artists Agency)。

她說,當韋恩斯坦試圖給她按摩並邀請她去卧室時,她馬上離開了,並且記得自己開車離開時震驚不已。“我本以為你是我的哈維叔叔,”她記得自己當時這麼想,並解釋她視之為自己的導師。

皮特通過自己的代表向時報證實了相關說法。

帕特洛回憶說,不久後,韋恩斯坦給她打電話,指責她跟人說那件事(她說她還和幾個朋友、家人和自己的經紀人說過)。“他朝我大喊大叫了很長時間,”她說,讓她再次擔心自己可能會失去《愛瑪》中的角色。“很粗暴。”但她說,自己立場堅定,並堅持要求他讓兩人之間的關係回到職業層面。

即便帕特洛成了“米拉麥克斯一姐”並於1999年憑藉《莎翁情史》(Shakespeare in Love)贏得奧斯卡,知道韋恩斯坦曾對她耍流氓的人也非常少。“有人希望我保密,”她說。

現在,帕特洛和其他人說,她們希望支持那些已經站出來的女性,並幫助那些處境類似的人不至於那麼孤獨。

“我們處在一個女性需要發出清晰的訊息、表明這種行為結束了的時刻,”帕特洛說。“這麼對待女性的方式現在結束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