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金正男被卧底情人出賣?朝特工指揮暗殺視頻曝光 三胖高層大換血

——高層大換血 金正恩提拔九名親信進政治局

今年二月,朝鮮“偉大領袖”金正恩的同父異母長兄金正男,在馬來西亞機場遇刺身亡。雖然外界輿論普遍傾向是朝鮮當局所為,但朝鮮官方一直沒有承認。近日,日媒首次曝光了朝鮮高級特務現場指揮暗殺的視頻,同時披露金正男身邊的情人曾密會參與暗殺的朝鮮特工。另外,七日朝鮮政局有新的人事變動,金正恩的九名親信被提拔為政治局的委員和候補委員,多名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被換下。

兩名女殺手

日本電視台富士TV八日的紀實片中,播放了距暗殺現場約十米的一家咖啡店,兩名女殺手,即越南籍的段氏香和印尼籍的艾莎聽從朝鮮特工指令的接觸鏡頭。

這間咖啡店的監控錄像畫面中,一名男子向艾莎遞過的士費,富士TV稱該男子為朝鮮特工洪松學,畫面中還有另一名男子走近段氏香,富士TV透露該男子是朝鮮特工李在男。

畫面顯示,洪松學和李在男在咖啡店裡監視著整個暗殺過程。在確認兩名女殺手行動成功後,他們馬上走出機場外抽煙,隨即消失。

富士TV還披露,一名跟隨金正男很長時間的朝鮮情人,在金正男被暗殺六個月前曾到新加坡密會李在男,可能涉嫌提供金正男的動向情報,並極可能參與了暗殺金正男的行動。

金正男生前身後事

《爭鳴》雜誌二零一七年三月號分析,造成金正男死亡的原因很簡單:一是他的純正“白頭山血統”與“廢太子”身份,二是他與中國靠山之間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對於偏執瘋狂、好走極端的金王朝政權來說,有這兩樣,就是死罪。對金正男之死,口頭反應最激烈的是韓國政府,但內心感受最強烈的,當然是中共政權。與爆核彈、射導彈明著對抗美國、暗中針對中國大為不同,金正男被殺等於朝鮮直接打了中共的臉,也毀掉了中共政權手上一枚寶貴的地緣政治棋子。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時任日本《東京新聞》駐特派北京記者的五味洋治在北京國際機場首遇金正男,由於金正男認為當時幾名記者中,五味對朝鮮理解最深刻,而且不帶偏見,最終,通信逐漸限於兩人之間。五味根據在澳門、北京的三次訪談(累計採訪時間超過七小時)和一百五十封以上的電子郵件為基礎寫出了《父親金正日與我:金正男獨家告白》一書,該書二零一二年一月日本首印三萬冊,十天四次加印,總發行量突破十五萬冊。

在書中,金正男對父親金正日彙集了尊敬、失望、恐懼等多種感情,他談到,“父親嚴厲歸嚴厲,但用情甚深,是深度思考北朝鮮未來的人。可縱然如此,有時也未必能很好的轉圜。這對他本人來說,是非常遺憾的”。

金正男生於一九六九年,生母演員成蕙琳,而且當時與其生父金正日相戀時還是有夫之婦。即便後來成蕙琳嫁給了金正日,這段關係不被金日成首肯,因此金正男一直低調的過著近似隱居的生活,金正日在掌權後對他很溺愛,但由於幼年的境遇和常年在海外求學、生活的經歷,金正男的思想比較被赤化的明顯不是那麼厲害。留學歸朝後,金正男幾度在外媒面前提到朝鮮要改革走向民主。

五味也曾透露金正男的姑丈張成澤(二零一三年十二月被金正恩處決)將金正男視若己出。金正男認為朝鮮經濟開放實屬必要,曾表示“不實行中國式改革開放,朝鮮就無從發展。”

金正恩的同父異母的弟弟金正恩的生母是高英姬,金正恩的親生兄長是金正哲,高英姬生了這兩個孩子。

金韓松是金正男的兒子,是朝鮮前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的長孫。金韓松一九九四年出生在平壤。金韓松幼年時,二零零一年,金正男持一份偽造的多米尼加護照,準備攜妻子及幼子到日本的迪斯尼樂園玩。然而,假護照被日本海關查出,金正男也因此被拘捕。顏面掃地的金正日一怒之下把金正男趕出朝鮮,安排在澳門定居。

二零零二年八月金正男的生母成蕙琳在莫斯科病逝。

二零零四年秋,金正恩的生母高英姬死於乳腺癌。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金正日去世,金正男就去了海外生活,再沒回過朝鮮。

金正男常年居住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地區。

據韓媒此前報導,金正男身邊有三名女人,妻子申正熙於北京北部高級住宅居住,育有一子,為金韓松。另外兩名情婦分別為李慧靜和徐英羅,兩人當時在澳門路環島高級別墅〝竹灣豪園〞居住。

韓國情報當局確認,徐英羅實為朝鮮勞動黨126聯絡所的特工。聯絡所是朝鮮對韓間諜部門的別稱。

徐英羅起初負責保護金正男,同時將其動向彙報給平壤,但後來成為金正男的“第三夫人”。

據《爭鳴》雜誌二零一七年三月號,今年二月十八日,金正男遇害第五天,中國商務部宣布“自二月十九日起全面暫停進口朝鮮原產煤炭”。《爭鳴》並分析,鑒於煤炭是朝鮮幾乎唯一的大宗出口產品,而中國又是朝鮮煤炭幾乎唯一的買家,在二〇一六年朝鮮對華貿易中,煤炭出口額在單價下降的情況下仍有高達兩位數的大幅增長,總值接近十二億美元,占朝鮮對華出口總額的百分之八十一點四。可以想見,這一額外製裁對朝鮮本就捉襟見肘的金融、外匯形勢的打擊將空前嚴厲。

今年三月七日,一位自稱“千里馬民防”(Cheollima Civil Defense)的YouTube用戶將一段視頻上傳至YouTube。視頻中,一名年輕男子聲稱自己是金正男之子金韓松,並親口承認了父親金正男的死亡。“千里馬民防”自稱是一家脫北者援助組織,該組織在官網發文表示,金正男的家屬上個月向組織求救,要求組織協助逃離並提供保護,並表示“他們一家三口迅速被護送至安全的地點”。該組織還對協助保護金正男家屬的荷蘭、中華人民共和國、美國和第四個不願具名的政府表示了感謝。

早前在中學海外留學時期,在其社交網站的博客上,金韓松曾面向好友做了一次問卷調查。這項調查的題目就是“你喜歡民主主義還是共產主義”。金暗示,他願意選擇“民主主義”。後來意識到引起注意,他果斷刪除了這個問卷調查。

金正恩會否成為最後一任朝鮮獨裁者?

金正恩,生於一九八四年,曾在瑞士伯爾尼國際學校就讀,一九九七年離校。金正恩是朝鮮勞動黨第一書記、國防委員會第一委員長和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官。

二零一二年四月,金正恩就任朝鮮勞動黨第一書記,也就是朝鮮最高領導人,同年十一月二十日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被活捉並開槍打死。

金正恩上台後,進行了一系列動作以穩固自己的權力。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中共十八大召開。

次年也就是二零一二四月,扶靈七老之一的禹東測被免職。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軍隊二號人物李英浩被免職。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武裝部部長金正閣被免職。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金正恩的姑父張成澤在勞動黨政治局會議上被帶走。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的金正日喪禮上,金正恩曾與張成澤、金己南、崔泰福、李英浩等七名朝鮮政壇元老一起扶靈。這七人被視為金正日生前考慮的輔佐金正恩的朝鮮政權核心人物,但其中五人先後失勢,僅剩金己南和崔泰福。

但在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慶祝大會主席團的二十五人名單中,長期擔任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的金己南、崔泰福、郭范基、李萬建的名字已不在其中。

去年五月朝鮮勞動黨一中全會後公開的十九名政治局委員名單還有這四人的名字。

日本《產經新聞》的相關報導也說,朝鮮勞動黨元老金己南和崔泰福未出席八日的慶祝活動,可能已退出第一線。

據朝中社消息,朝鮮勞動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十月七日在平壤舉行。會議罷免和補選了中央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以及黨中央副委員長。其中,朴光浩、朴泰成、太宗秀、安正秀、李容浩等四人被補選為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崔輝、朴太德、金與正、鄭京澤等四人被補選為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朴光浩、朴泰成、太宗秀、朴太德、安正秀、崔輝等六人被補選為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

韓政府的一名消息人士表示,這些人可能是黨組織指導部或金正恩書記室工作的人。這些部門工作人員的身份是高級機密,沒有公開過。

上次中共十八大開後不久,朝鮮高層即遭清洗,這次十九大即將召開,金正恩又進行大換血,是否是給中共某種姿態呢?從金正恩以核武為籌碼來至今,作為金家第三代獨裁者的他似乎別無選擇。戀棧權力,核武威脅是他的一塊金磚。“中朝兩國人民一衣帶水”,這樣毛時代以來的宣傳與時下大陸輿論環境中,金正恩這三個字就代表著笑話,大陸網民說,形像是個笑話,髮型是個笑話,政策是個笑話,表情也是個笑話。除了殘酷的獨裁者印象外,就只剩下與牡丹峰女郎們的一些花邊,這種宣傳與輿論的矛盾,似乎印證著中朝友誼也早已出現裂痕。

金正恩的專斷獨行,還能往前走多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王皓毓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