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十九大前中共炫耀網路政績 唯獨不提信息封鎖

十九大前,中共為了盤點“政績”,在網路上宣稱中國擁有全球最多的互聯網用戶,有全球最長的光纜線路,唯獨不提中共對中國網路的封鎖。據大陸民眾反饋,最近兩天中國的網路封鎖非常厲害,以至於多省出現無法使用翻牆軟體的現象。

11日,大陸“瞭望”微信號轉摘“超級北京”的一篇文章,吹捧大陸造了多少橋、修了多少路、建了多少港,聲稱看完中國5大類工程——中國橋、中國路、中國車、中國港、中國網後,就更懂中國了。至於“中國網”中的“互聯網”,該文章聲稱中國擁有7.51億互聯網用戶,全球第一;擁有3,041萬公里光纜線路,全球第一;已建成全球規模最大的4G網路,並將在2020年實現全球領先的5G網路。

只是,該文章對中共在網路上的封鎖隻字不提。

“中國人權觀察”秘書長徐秦告訴大紀元記者,她現在不僅翻牆難,連用國內的社交平台,比如微信,給朋友發小窗消息都很難。她表示,中共對像她這樣的所謂敏感人士監控很厲害,但是她認識的一些其他朋友,也同樣無法翻牆。“它所謂的網路覆蓋面,在自由度上是選擇性的,像‘依法治國’一樣都是‘皇帝的新衣’。網路全覆蓋再大,完全沒有言論自由,這叫什麼網路?”

徐秦認為,中共現在的網路封鎖太過分了。不僅讓年輕一代學生接受中共的洗腦宣傳,沉浸在電玩遊戲中,不去了解外界自由世界的真相;還把一些了解真相,能夠通過翻牆軟體等辦法獲取自由信息的渠道給斷掉。

“但是他們做的都是什麼事情?他們的祖師爺毛澤東說言者無罪,把人打成右派,現在的當局也說可以提意見,結果呢?把敢講真話的人都抓進去了。他們在撒謊,尤其在網路上他們在自己臉上打大嘴巴。”徐秦說。

其實不只是身在江蘇的徐秦用不了翻牆軟體看外面的新聞,安徽的前檢察官沈良慶、被關押在佳木斯的內蒙古訪民馬波也如此。“我用的賽風最近也上不了,換用其它的翻牆軟體也不行。一到敏感時期,它就封鎖得比較厲害。”沈良慶說。

他認為這跟中共一貫的控制手段一脈相承,只不過現在延伸到網路。“以前對報刊、宣傳的控制也是如此,從來沒有停止過。中共為了它這個政權統治,為了給老百姓洗腦,一直如此。到它政權最後危機的時候還有可能斷網,就像新疆那次那樣。”。他表示,中共現在還不敢輕易用斷網的手段,因為經濟代價太大,除非到倒台前的最後掙扎。

據2009年1月《中國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披露,新疆有625萬網民,在2009年7月到2010年5月間,經歷了長達312天的斷網生活。而此期間發生了七.五維吾爾族民眾抗暴事件,旅居澳洲的新疆維吾爾族學者雪合拉提曾說,新疆7.5事件是一場對3萬維族人一夜間的“掃蕩”。

除了各種翻牆軟體在十九大之前都比較難以突破網路封鎖,還有民眾向大紀元透露,中共一些地區的寬頻網路電信部門在做“升級改造”。在這個升級改造中,有一個很重要的步驟——切斷國外部分的埠,即斷外網。

“從雙十節之後,我的網路就不行了。我在廣東的一個朋友告訴我,他們那裡的一個電信部門經理跟他透露消息說中共要對寬頻埠進行改造,說把通往國外的埠斷掉,還說這個只有管理層的經理級別的才知道。”宋先生說。

另外一位在海外的梅小姐表示,這幾天她國內在廣東、湖北、西安、北京的朋友都突然和她斷了聯繫,因為無法翻牆。而後好不容易聯繫到她,梅小姐的那些朋友也告訴她了一個消息,“我的朋友說這個只有裝網線公司的經理才知道。就是政府要給他們提供免費網線了,但實際上就是要斷掉他們翻牆的那個埠。”

不過,動態網公司總裁比爾.夏(Bill Xia)曾介紹說,中共要想讓它的防火牆升級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不僅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用於從開發到應用的所有環節跟周期測試,同時還要擔負其中巨大的風險。“它要違反規律做事情,要投入的必然是一個完全不對稱的人力物力,而我們只需要很少的人力物力就能對抗他們。”

對於斷網,Bill也曾告訴大紀元記者,這種現象只是可能在局部、短時間的出現。因為現在的社會運作和經濟運作都要用網路,尤其對很多外企,斷網將造成很大影響。

由動態網公司開發的、專門針對網路封鎖的自由門和無界,“一直在不斷升級,使用業界最強的加密方式,可以讓軟體永遠不會被封鎖。”Bill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陳漢、蕭律生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