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從《蠶食美國》看中共如何滲透美國(下)

紀錄片《蠶食美國》深刻揭露了共產主義對美國及全世界近百年來進行的精心部署,並結合美國的現實使人清楚地意識到共產滲透的破壞力之大,毒害之廣。該影片也可幫助人們看清中共這些年是如何滲透美國的。

影片採訪了多位保守派專家、學者及政府官員,從不同角度闡述了共產主義的邪惡本質,分析了共產黨人的滲透和欺詐手段,論證確實,語出驚人。

前文主要介紹了共產黨人的滲透計劃及中共對美國媒體的滲透,本文將主要圍繞中共對好萊塢及美國教育的滲透來展述。

中共對好萊塢的滲透

《蠶食美國》揭露,共產黨人摧毀美國的重要計劃之一就是對好萊塢的滲透,從而實現對這些極具影響力的圈子的控制。

美國智庫美國安全中心網站的一篇重頭文章《中共在美國玩隱性實力》在摘要說:中共是否允許美國企業收購中國的電台並控制播音內容?中共是否允許美國企業收購中國的電影製作發行放映系統,讓其傳播美國的價值觀?美國製片人能否在中國播放紀錄片,告訴觀眾1989年天安門廣場究竟發生了什麼?對中共的客觀了解,以及中共的嚴密審查都顯示,這一切不會發生。但這一切都不妨礙中共到海外推銷其理念,尤其在美國。

美國安全中心所創建的網站播放視頻的解說詞提到,好萊塢如今也按中共的要求開始審查,以便有更多機會進入中國市場。與中共有密切關係的萬達集團對美國影業的收購會使中共有更大的權力來控制美國人什麼能看,什麼不能看。這不是美國人希望看到的。

今年以來,中共對好萊塢影視業和美國文化產業的滲透,因大陸導演張藝謀拍攝的好萊塢電影《長城》在北美上映而再次引發關注。

《長城》自上映以來,惡評如潮。大陸豆瓣影評人“褻瀆電影”說“張藝謀已死”,美國著名電影網站“Indiewire”稱之為“以任何文化標準來衡量都是爛片”,《洛杉磯時報》稱之為“錢多無頭腦的代表作”。

是什麼原因讓這樣的爛片仍能在好萊塢上映?對影視評論頗有研究的新唐人主播姜光宇認為,主要原因是好萊塢已經淪為只認錢、完全沒有傳統價值觀的“商人”。他說,曾經的好萊塢,是一個有良心的“生意人”,秉持傳統觀念,拍出過一系列優秀的、有人性高度的電影,諸如《阿甘正傳》等,但現在已經丟失了這些閃光點,“反傳統、政治正確、同性戀……”墮落的變異思想成了好萊塢的圭臬。

除此之外,中共的資金運作,也幫襯了《長城》在全美的上映。姜光宇表示,萬達2012年收購全美連鎖電影院AMC,為這部爛片的上映鋪平了道路。此外,耗資1億多的《長城》,把大部分錢用於購買在美的主流發行渠道,使之成功上映,讓摒棄基督教教義的好萊塢被中共的資金迷住了眼。

姜光宇認為,這些原因剛好印證中共利用資本在美國影視領域進行滲透。

《紐約時報》7月11日報導稱,多年來,中共政府鼓勵萬達等企業巨頭在全球施展抱負。王健林搶灘好萊塢,收購了AMC連鎖院線以及傳奇影業。

報導稱,美國立法者擔心,萬達在好萊塢的野心從屬於一個更加廣泛的目標:中共試圖控制該國在影片中的形象。今年,萬達斥資10億美元收購迪克.克拉克製片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計劃告吹,原因不明。

王健林與中共的關係密切。《紐約時報》在2015年4月發表一篇題為“萬達帝國王健林:游刃於商業與權貴之間”的文章中說,萬達曾經名不見經傳,但後來能發展成為首屈一指的全國特大型企業與各路中共權貴鼎立支持密不可分,包括五年前落馬的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時任政治局委員的賈慶林和王兆國。

大紀元此前報導表示,習近平當局今年致力於改變鄧小平、江澤民以來的政商格局,反腐運動開始聚焦政商勾結。在這個大環境下,萬達面臨多重壓力,海外投資遭到審查。

中共對美國教育界的滲透

伊科曼(Beverly Eakman)在《蠶食美國》中說:“如果要摧毀一個體系,孩子永遠是第一個目標。”

列寧說過:“給我四年的時間去教孩子,我播下的種子將永遠不會被根除。”

對學生進行意識形態的控制正是共產黨人的目標之一。鮑爾斯說,一次在明州一個社區大學聚會播放《蠶食美國》後,一名男子站起來說:“祝賀你所做的研究,發現了各種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潮對美國的影響,我要向你致敬。”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說:“我要告訴你,我是這所大學的教授,我是共產主義者,我們會獲勝,因為我們已經掌握了你們的下一代。”然後他就走出去了。

對學生進行思想的控制一直是中共關注的重點。而這種控制也延伸到了海外。中共花巨資在各國建立孔子學院。目前,在美國共有103所孔子學院和501個孔子課堂。官方資料顯示,自2004年成立以來總花費超過20億美元。

全美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的研究主任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對12所美國大學的孔子學院進行了歷時兩年的深入調查後發表一份報告,揭示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向海外輸出其意識形態、干預美國高校學術自由的實際狀況。

彼得森說:“我們想知道中共到底得到多大許可權來影響原有的教學,我們發現它對老師、對教科書,甚至對其他在美國教授類似課程的教授,都有很大的影響力。中共在美國的高校有這樣的影響力,令人非常憂心。”

孔子學院的“慷慨之舉”之一就是向圖書館贈送書籍,但這些書卻都是過濾過的,有助於洗腦。在賓漢姆頓大學(Binghamton University)擔任圖書管理員的王茱莉(Julie Wang)表示,孔子學院中國總部曾贈送了圖書館上千冊圖書,可惜書中刪除了歷史上的一些重要事件,這讓她感到失望。

作家及國際人權組織CSW的東亞團隊領導者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今年1月曾在“赫芬頓郵報”上撰文,他憑藉多年來對中國的研究和搜集到的大量資料,深度揭露孔子學院在海外的真正目的。他表示,孔子學院是中共向西方滲透最危險的手段,“嵌入世界各地的大學內,使中共能夠影響到其課程”。

羅傑斯還披露,中共通過孔子學院讓西方大學為其服務。通過和西方大學合作,將其附屬在西方大學上。孔子學院總部總幹事許琳也承認這一點。她說,他們(孔子學院)的工作是“我們軟實力的重要部分。我們想要擴大中共的影響”。她還補充說:“外國大學為我們工作。”

除了教育、媒體和影視外,中共還在美國進行更多形式的滲透。美國作家伊茲(Mark C. Eades)去年在《外交政策》博客上撰文,披露紐約一些華人社團以美國境內的非營利組織登記,實為中共統戰部的外援機構。一些投靠中共的人充當中共在美國的代理人,在美國執行中共政策。

危機迫在眉睫但仍有挽回傳統的希望

斯大林曾說:“美國就像一個健康的身體,她具有三方位的抵抗力:愛國主義、道德觀念和精神生活。如果我們可以破壞這三個方面,美國就會從內部垮掉。”

《蠶食美國》紀錄片中,受訪人Augustin Blazquez是古巴裔美國籍公民和電影製作人。他對共產主義的滲透之快感到擔憂。他說:“我在古巴長大,從來沒想到古巴會成為共產國家。當時很多人提醒古巴,共產黨在佔領這個國家,我們都說,不會發生在這裡。人們做夢也想不到。現在看到這一切在美國重演,我心裡不安,因為我知道結局是什麼。我知道再過一段時間,美國人做什麼也沒用了,他們將失去一切,失去擁有的一切。”

時事評論員高天韻說,今天,現實觸目驚心,共產主義的負面因素正在美國社會的各個層面產生影響,甚至起主導作用。道德滑落、精神頹廢、離婚率上升、教育偏頗、經濟衰微……自由社會的準繩已經傾斜,形勢十分嚴峻。

影片呼籲,美國人民要主動了解這個國家正在發生什麼;現在行動起來,仍然有希望。

2016年,川普(特朗普)當選總統為復興美國夢帶來了更大的希望。川普自上任以來,不懼阻力,他的施政策略切實顯示出了對傳統理念的堅定維護,兌現其對美國人民的承諾。

川普總統說,他領導的美國政府正在反對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專制制度。

高天韻表示,對照《蠶食美國》中呈現的共產主義的種種騙局,可以發現,川普所為,恰恰是在逐一破解共產主義滲透和變異的招數,也就是在解救危機,把美國引向光明的正途。

美國南卡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則表示,對於中共的這種滲透不用過於擔心,因為美國人已經意識到了,並且會盯著中共的舉動。

雖然這些年來中共不斷收買、控制海外中文媒體,但卻滲透不了那些獨立敢言的媒體。5月4日,在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舉行的聽證會上,與會專家指出,中共對海外媒體的影響力目前依然有限,尤其在競爭性領域,從未佔據上風。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等海外獨立媒體,秉承忠實報導的原則,十幾年來吸引了眾多讀者與觀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