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關門打狗

千方百計隔絕國際社會去了解及報道中共國壓制人權的醜事,已是中共的傳統慣技。六四天安門大鎮壓前,關閉所有與境外新聞機構聯繫的衛星系統,我當時就預言這是準備「關起門來打狗」(在專權者眼中,人民都豬狗不如),接下來果然就是坦克屠城。

林鄭發表第一份施政報告,她說“香港命運從來與祖國緊密相連”,“20年來……成功證明了‘一國兩制’是香港回歸後……的最佳制度安排,是‘行得通、辦得到、得人心’的”。

就在她發表施政報告的差不多同一時間,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edict Rogers),於入境香港時被拒。當他被押送離境上機前,回過頭問了入境處職員一句:“這是否代表一國兩制已死?現在是否已是一國一制?”羅哲斯憶述,該入境處職員聽聞後,顯得非常悲傷、幾乎含淚地看著他答道:“我只在執行職務,我不能評論。”

這是近期一個有象徵意義的令人哀傷的場面。入境處職員的悲傷,很可能是他不認同拒絕羅哲斯入境的決定,卻必須執行;也可能他知道這不是入境處甚至不是特區政府的決定,於是認同羅哲斯所言:“一國兩制已死,現在已是一國一制。”

林鄭月娥下午在記者會被問到這事件時,她表示不評論個別人士被拒入境的個案,指這屬入境當局的決定。這說法與689一脈相承:任何社會較有好評的事,不管是不是特首親自過問,都攬上身;任何沒有好評或有爭議的事,就推給執行部門,說是執行部門的決定。比如,傘運時發放催淚彈及系列鎮壓,689都如此說。但林鄭的謊言,顯然說得連自己都難相信:拒絕這樣的英國人入境,會僅僅是入境處決定嗎?

據聞羅哲斯來港前,中國駐英大使館曾向其警告不會准許他進入香港,但按《基本法》第154條規定,特區政府可對世界各國或各地區的人士入境、逗留和離境事宜實施出入境管制。入境許可權按《基本法》屬特區,而中國駐英使館卻能夠事先知道,這說明這既非香港入境處的決定,也不是特區政府的決定,而是中共的決定。

千方百計隔絕國際社會去了解及報道中共國壓制人權的醜事,已是中共的傳統慣技。六四天安門大鎮壓前,關閉所有與境外新聞機構聯繫的衛星系統,我當時就預言這是準備“關起門來打狗”(在專權者眼中,人民都豬狗不如),接下來果然就是坦克屠城。

香港的英文媒體近年或被收購、或被統戰,在國際上幾乎已沒有了香港的聲音。2015年創辦的英文網媒Hong Kong Free Press(HKFP)人員在過去兩個月,接二連三收到匿名英文信,批評他們“散發仇恨及分裂香港”,主編Tom Grundy居於英國的家人更於9月29日收到恐嚇信件,指“如果未來幾年Tom出事,我和不少人都會感到難過”。

中共宣稱“《中英聯合聲明》已無現實意義”,英國國會了解《聯合聲明》在香港執行情況的調查團被拒絕來港,以及發生上述兩件事,中共和港共擔心在香港踐踏人權、製造大批政治犯會引起國際社會反彈,顯然在逐漸推行中共的“關門打狗”方略。入境處職員含淚,我們也含淚,因為林鄭將一國兩制推向一國一制,她是深信自己“行得通、辦得到、得黨心”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