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顏丹:由日企社長兩次道歉想到的

兩天前,大陸媒體聚焦報道了“日本第三大鋼鐵企業神戶制鋼篡改產品出場數據的醜聞”。為了說明事態的嚴重性,陸媒接連發稿稱,該企業“社長川崎博就篡改鋁製品性能數據問題向日本經產省製造產業局道歉”。第二天,該社長又因“造假醜聞波及王牌產品鋼鐵線材”,“再次向消費者道歉”。

除了兩次三番的道歉頗有誠意之外,社長的道歉詞也顯得十分中肯。他在第一次道歉時表示,“讓顧客和消費者擔心,對此深感歉意”;“神戶制鋼的信譽已經降為零”。負責監管的製造產業局局長也在一旁指出,“這樁醜聞看起來會影響整個日本製造行業的信譽”。第二次公開道歉時,該公司還承認有9類產品“涉嫌不正當行為”,並悉數列舉了產品的來源地、客戶數量以及產品的銷售量。

對於沒見過一家國內企業老闆因“涉嫌不正當行為”而向公眾道歉的中國人來說,既然社長都公開出面道歉了,想必這件事已惡劣到難以轉圜的地步了。然而,在談及神戶制鋼的門面產品——鋼鐵線材時,川崎博社長卻同樣中肯的表示,“產品安全性不存在問題”。此外,“主力鋼鐵產品並不存在數據造假問題”。不難發現,這個被陸媒報道為“持續發酵”的醜聞,既與最關鍵的要素——“安全”無關,所涉及的產品種類也極為有限。

事實上,日本發生的“數據造假”到底能有多厲害,我們不妨以中國大陸來作為參照。就在今年3月,一篇題為“被處罰缺乏‘痛感’企業環保數據造假仍屢禁不止”的文章顯示,“儘管有‘史上最嚴環保法’震懾,但記者在基層調研發現,受利益驅使,企業環保數據造假的行為仍舊屢禁不止”。有專家建議,對這類行為要保持“零容忍”的態度,建立失信企業“黑名單”。

從報道中不難看出,別說讓造假企業出面道歉了,就連它們姓甚名誰,都無人知曉。別說在媒體上露臉了,就連白紙黑字記錄在案也都未能做到。中國的造假行為一上來就直奔環境,直奔老百姓的生命健康,這不比日本在鋼鐵數據上造假厲害得多?而之所以遲遲出台不了“黑名單”,也是與政府的不作為有關。

一些環保人士指出,“由於地方GDP政績觀作祟,顧忌屬地管理制度的地方環保局很可能會在環保數據造假問題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維護地方所謂的經濟增長穩定,而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在對上負責、只一味追求政績的中國官場,有關部門的造假已如同家常便飯。而當有關部門的利益與企業的利潤以各種方式捆綁在一起時,企業的造假就更不可能拿出來示眾了。我們不禁要問,在官商勾結、政企不分的中國大陸,“數據造假”真的算是事兒嗎?

就像剛才提到的環境數據造假,稍不留神就能牽出個GDP造假。因此,中國也才會有“假貨全球第一”的惡名在世界流傳。如果說日本的鋼鐵企業在數據上造假是“拖累日本製造”,那麼如今,中國的假貨泛濫全國、甚至流向世界的態勢就足以讓我們看到,“中國製造”的代名詞其實就是“中國假貨”。既然造假在中國已成為常態,那就算不上是醜聞,也就更談不上什麼信譽了。

在造假的問題上,尤需要指出的,其實是安全問題。中國的造假行為不但影響的範圍大、涉及的人群廣,甚至直接對民眾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脅。環境如是,老百姓的飲食也皆是如此。

近十年最臭名昭著的“毒奶粉”事件,說起來已是“老黃曆”了。但時至今日,且不說上至官方、下至負責人出來向公眾道歉,哪怕是對致死的嬰兒父母表示道歉也好,都從未上演過;甚至連基本的事實以及誰該對此事負責,一直以來官方的說辭都是避重就輕、含糊其辭,連認錯都沒有。惟一能讓老百姓知道的,就是把“三鹿”的個別領導送進了監獄。但這些人很快就出來了,並且還另謀高就的事兒,老百姓仍舊是知之甚少。

相比之下,日企的造假就顯得不值一提了。在新聞的下方,有人戲謔道,“日本工匠精神,出了事鞠躬道歉90度就好了,一次不夠的話那就二次”。但問題是,如今的中國能有這樣的工匠精神嗎?中共這個流氓政府具備這種“做錯了事就應該道歉”的基本意識和素養嗎?

此外,日本的涉事企業也決不可能僅以道歉收場。事實上,正是因為如果不認錯,不拿出十二分的歉意,就極有可能遭到更嚴厲的處罰,於是這才希望能以道歉的方式來阻止事態惡化。

而在中國,只要“一黨獨裁”的體制存在一天,這個政府就決不可能對自身不作為、亂作為,甚至草菅人命的行為公開道歉。因為它早已深諳,不受約束與監督的權力是不必承擔任何後果的。對於這種無可救藥的慣犯,我們又能期待什麼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