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金鐘:哪些人在批判毛澤東?

工人在維護毛澤東雕像(Getty Images)

毛澤東去世已經41年,自由社會不少人認同他和希特勒、斯大林為20世紀三大惡魔之首,但在13億人口的中國,毛仍然是被崇拜的偉人,他的像高掛在天安門上、印在鈔票上,他的文集年譜還在大量印刷,更有領導人想做“毛皇帝第二”。開放雜誌三十年不移的立場是:不批判不清算毛的罪惡,中國就不能實現政治改革、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現代國家。我們出版張戎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發表過不少具影響力的批毛文章,作過許多有關毛的人物專訪。

研究毛澤東,面對一個時代的現象,應取更宏觀的視角,不局限於他在中國大陸27年的統治,至少應該追溯到二戰期間,涵蓋兩岸和國際共運。毛和他領導的共產黨雖然取得1949年打敗國民黨的勝利,但對毛的批判在國內外一直沒有間斷,而且,這些批判都為毛不斷升級的暴政所證實。這是值得我們借鑒的歷史經驗。這裡謹概括批毛的三大方面:

一、毛體制的倖存者和見證者——包括李銳、李志綏醫生、辛子陵等中共高級幹部,和學者、作家劉賓雁、吳祖光、李慎之、茅於軾等知識分子,及年輕一代的劉曉波、袁騰飛等人,他們都以著作、言論和切身體驗,公開揭露和斥責毛禍國殃民的事實。1980年四千高幹藉討論歷史問題決議之機,大量傾訴毛的極左錯誤,李維漢例舉毛50年代以來的十大錯誤,胡克實、夏衍、王光美等指毛是專制主義者、出爾反爾、嫁禍於人、言而無信、不擇手段。方毅更指毛是歷史上最大的暴君——這些批毛者代表中國人的良知和正義傳統。毛一手造成的大饑荒,是中共統治期間的核心事件。毛深知罪無可恕,只有全力掩蓋,鎮壓異己,親自多次向外國人說謊:中國沒有饑荒!糧食部長陳國棟揭露周恩來幫毛封殺餓死人數達數千萬的官方調查,令人驚訝不已……

甚至毛髮動文革的幫凶林彪,最後也成為毛的反對者,他和策劃殺毛的兒子林立果叛逃失敗後,留下的“五七一工程紀要”是一篇當時無與倫比的討毛檄文。嚴斥毛的獨裁統治是社會法西斯主義,將國家機器變成絞肉機。我們見證過林彪事件使文革遭到破產的過程,歷歷難忘。但是,鄧小平在文革後走資專政並舉,一手遮天壓制黨內外批毛思潮,提出“四個堅持”,延續毛的政治路線至今,錯過了毛去世推行體制轉型的歷史機遇。不過,可以相信無數批毛志士留下的地火不會熄滅,在未來的民主轉型中,中國內部的非毛勢力將發揮主導作用。

二、台灣是批毛的典範——台灣現在本土化高漲,已經“不反共”。毛只是歷史課本的一個話題。但是我們翻開一部國共鬥爭史,可以清楚看到,從三十年代到毛去世,整整四十年,國民黨抗共的實質,仍然是以反毛為主要目標。抗戰勝利後的重慶和談,雙方分歧的焦點:軍隊國家化與取消武力割據,正是觸及毛思想的要害:槍杆子里出政權。不僅蔣介石指毛不講信義,“禽獸不如”,詠雪詞是稱王稱霸的帝王思想,而且名學者胡適、張君勱等都公開要求毛放棄武裝割據,國家才能和平統一。事實上,毛畢其一生,都是迷信暴力,以暴力打天下,以暴力維持統治權力,導致在建國後的和平時期七千萬人喪生。國民黨在1947-1948內戰危機時刻,卻仍恪守孫中山的“軍政、訓政、憲政”遺教,實行制憲行憲,數億人民投票普選國大,然後選舉總統,進入憲政民主。國府敗退台灣,勵精圖治,在經濟起飛後,實現民主轉型,至今已實現6次總統普選。

中共參與了1946年的政協憲草,但由於毛根本沒有憲政理念,一門心思要擴張武力打倒國民黨,毛蔑視蔣介石“民主無量、獨裁無膽”。他在大陸擁有獨裁權力後,確實有超越秦始皇千萬倍的膽量,肆無忌憚,直到死於一場浩劫。毛1976年臨終遺言,說一生只做兩件事:將國民黨趕到海島去了和發動文革。兩岸比較,“成王敗寇”的慣律已然被推翻。台灣成為大陸人夢想自由富裕的燈塔,中國則陷於“崩潰的邊緣”!這難道不是台灣在另一個中國的批毛,取得“逆轉勝”的成功嗎?台灣當年的“反共八股”,誠已過時,但對照中共暴露的專政殘虐,我們只能說“不幸而言中”。毛獨裁有膽,已是“史無前例”,他自命的兩件事都經不起歷史的評判。如劉曉波所說,毛把十億個中國人變成零,最後他自己也變成了零。

三、共產國際對毛思想的否定——對中共十九大的研討中,我認為中共黨代會史上最有進步意義的應是1956年9月的八大。這個比較開放的大會跟隨蘇共20大反個人崇拜及推行人道主義政治路線,宣布階級鬥爭結束,強調發展經濟、大會及黨章不提毛澤東思想。因為早在斯大林時代,蘇共就對中國革命的性質有看法,認為是普加喬夫(俄國農民暴動領袖)的中國版,毛是人造奶油式的馬克思主義者(鄧在八大透露中共黨員69%是農民)。在抗日戰爭、國共內戰中,毛曾指責斯大林支持王明的右傾路線,戰後又要“把中國送給美國和蔣介石”,不許中共革命,包括敦促毛蔣會談和國共劃江而治,“搞南北朝”。——這是毛耿耿於懷的對蘇共貶低中共的宿怨。

斯大林1953年去世後,國際共運開始“解凍”,蘇共20大一聲炮響,開啟共運走向修正主義的自我反省,直到蘇聯瓦解蘇共倒台。這一併非內外敵人促成的歷史演變,分明是人類社會的一大進步。但是,毛澤東死守階級鬥爭教條,陶醉於內戰的武功,將戰爭誇張到萬能的地步,在1957年莫斯科共黨會議上,竟然發出核大戰死三億人也有好處的狂言。在國內背叛八大路線,煽動階級仇恨,直到文革大瘋狂。對蘇聯則不斷妖魔化,污衊蘇共走向緩和的“三和”“兩全”內外政策,甚至誣指資本主義已經在蘇聯復辟。更將大饑荒的人為原因,歸咎蘇聯撤援逼債(現已證明是謊言)。赫魯曉夫多次嘲笑中國胡鬧的大躍進,指文革是“軍事官僚專政”。毛從公共食堂、土法鍊鋼,到關閉大學、禁言禁書、造反派奪權、法制蕩然,政府癱瘓……哪一樁不顯露“山大王”無法無天毫無現代素養的劣根性?和烏托邦理想主義豈可相提並論?我們也只能說,蘇共對毛的不信任,“不幸而言中”。

中蘇分歧終於在毛死於天怒人怨之後,偃旗息鼓。鄧小平拖延到1989年戈爾巴喬夫訪問中國大陸才恢復正常關係。但是這場讓中國付出慘痛代價的“反修鬥爭”的大是大非,至今中共當局還是瞞天過海,沒有一點正式的檢討和交代。根源何在?涉及批毛。劉曉波說得好:毛澤東沒有影響世界歷史進程,他只能關起門來折騰中國人。蘇共與毛三十年的對抗,以其強大的物質力量和迎合世界潮流的意識形態,抵禦了毛欲稱霸世界的狂妄,引領共產陣營浴火重生,走上民主之路。毛的神主牌雖然還在北京支撐著那個罪孽深重的政權,但是,蘇共戰後的道路,給中國未來提供了一個選項,那就是令毛至死不安的共產體制的和平演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開放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