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老五:講講我在「超大級輪船」打工的見聞

奴才和愚民們經常指責我,你的東家哪點對不住你,為什麼說人家不好?想了好久,只好編個故事看能不能說清楚。

我就職在一個世界上最大的超級巨輪,據說先後換了五任船長了。按一般世俗觀點,確實我混的還不錯,如果按照十個等級劃分的話,我能算得上三等公民,屬於受人尊重的階層,每月靠得住、令許多人羨慕的收入。有時卻也自我陶醉。可是,你不知道的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慢慢的所見所聞所經歷,總是令不光是我,包括許多人都感到茫然、甚至惶恐。

原來這艘世界最大的巨輪的董事會成員們都是一夥土匪出身,看起來穿著講究,光鮮亮麗,滿口的仁義道德,卻滿肚子男盜女娼。他們的第一桶金是第一任船長帶領他的兄弟們搶劫來的。就連這艘船也是,那經歷充滿了血腥和恐懼!它們的老祖先也說“資本從來到這個世上,每個毛孔里都充滿血和骯髒的東西”。不光是中國,世界各國富翁們的發家史都不怎麼光彩。關鍵是成了有錢人後做人的態度。

我們的東家姓趙,都叫他們趙家人。先說說他們自家裡的那點兒事吧,第一代船長,剛剛把家也置辦起來,就一心想著獨吞,想把所有的家產傳給他的兒子、孫子和老婆。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們成了他的眼中釘、肉中刺,二十多年功夫,不是死於非命就是失蹤。老船長特別好色,性慾特別旺盛,一輩子不知道玩兒了多少女人,有人是自願的,還有的是被強暴的。他的第一個女人是他師傅的女兒,剛剛結婚幾天,就把她的表妹強姦了,氣得她渾身打哆嗦,罵道“你是政治流氓加生活流氓!”後來又包了二奶,大奶不依不饒,結果被另一個流氓除掉了。後來又有了小三兒,二奶瘋了,小三兒被扶了正。

老當家的確實不簡單,很有魔力,跟誰講話都是笑眯眯的,給人以憨厚信任感,後來大家才明白,往往這個時候,就是開始算計你,你倒霉的日子不遠了,當年的四梁八柱誰也鬥不過他,都先他而去。只有一個小個子,心眼特別賊,善於韜晦之策,活了下來,這就是第二人船長。老大剛死,老二就把老大的老婆、侄兒等親屬一網打盡,老大活著的時候沒看錯人,說過,我們這個家不好當,首先要狠,這點上看,小個子很像我!不過小個子比前任要強,會做生意。老大在世的時候,所作所為,都是敗家之舉。等他接管的時候,家道敗落、已經岌岌可危了。

小個子把家產生意盤活了,發了財,這個時候,趙家人的惡劣本性又表現出來了,還是想獨吞,一起流血流汗的夥計們、技師、甚至賬房先生都不幹了,一起找他評理,那場面,搞得好下不來台。小個子不愧是土匪出身,什麼場面沒見過,一方面滿臉堆笑應酬,暗地裡勾結警局、找來打手,可伶那,評理的人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從此,所有財產都姓了趙。

從老大開始,趙家人很少有實話。問他我們的船往哪裡開?說是要到一個幸福島分金子,可是一路航行,幸福島連影子也看不到,整個船不知道走到了那裡,幾次觸礁,差點沉沒。現在知道,老大打砸搶卻是把好手,做買賣是一竅不通!別人還不能說實話,誰說實話,輕則掌嘴、重則沒命。老大還特別討厭讀書人,因為他的謊言,讀書人明著不說,實際根本不相信,這樣,他在夥計們面前編的那些故事很容易穿幫,於是乎,讀書人紛紛被坑殺、趕走。為啥生意不行?你想啊,連賬房先生都不相信,能好的了嗎?輪船出海做生意可不像搶劫那麼簡單,學問大了去了!什麼天文地理啊氣象啊多了,哪一點能離開讀書人?這些他心裡也明白,可就是為了他的謊言,哪怕生意搞砸了也不能用讀書人!

這些二當家的心裡門兒清,等他上來,改了不少,知道每個崗位都離不開讀書人,所以呀,大量招聘。這個政策一直沿用到現在,第三任、第四任直到第五任船長,當然,都是趙家人。趙家人的買賣實際上是夥計們的血汗和讀書人的智慧換來的。我就是這樣被招聘來的。開始的時候覺得趙家人的真不錯,給我們的薪水比其他夥計多,還年年漲,所以暗暗下決心玩兒命干。時間長了發現問題不那麼簡單,對我們只是不得以利用而已,根本不信任我們。他是船長不假,但是不懂技術啊。按說大副應該是個技術專家吧,名義上是,各類頭銜兒一大堆,其實呀,還是他們趙家人,狗屁不通。那船怎麼運轉呢?找了個讀書人當二副。這個二副雖說是讀書人,但是唯唯諾諾,典型一個奴才,見了主子就請安,口口聲聲,渣!奴才這就去辦!不管怎麼說,也算行家,總比不懂強,關鍵決策的時候,二副眼神滴溜溜轉,看著老闆和大副,揣摩著他們想說什麼,順著桿兒往上爬,其實,人家也沒拿他當人看。有一次,我親眼看見,老闆大聲教訓他,“呸!你也配姓趙!”打了耳光。還有一次,二副去老闆那兒彙報工作,走到門口,聽老闆和二副說,“船長,這些夥計工錢給多少”“還需要我再費口舌嗎?”“知道了,盡量少給,以他們不辭職為底線。那讀書人呢?”“可以多給點,不過,要多加防範,都要安上監控,懂嗎?”“懂了,我們的商業秘密絕不能讓他們知道,種鴉片、賣軍火、倒騰女人孩子的買賣都有誰知道?”“二副、賬房還有幾個讀書人”“先穩住他們,多給些錢,讓他們好好乾,等我們把買賣做完了,坐直升飛機離開。”“那這條船不要了?多可惜呀!”“你他媽的真傻嗎?看看這條船都成什麼樣了,千瘡百孔,多少年超負荷運轉,總也不維修,能好的了嗎?”“那為什麼不修呢?”“笨蛋!修理要多大成本,我們要趕緊把錢掙夠,訂一個豪華游輪,享受世界。”“那這船和船上的人呢?”“管不了,自生自滅吧!”“明白了。”

聽到這裡,二副飛快跑回來告訴我們,全震驚了。這條船的使用年限還有五年,可是船還能用多久?鬼知道!?有幾次。我想悄悄告訴幾個夥計,出乎意料的是,他們居然根本不相信這些是真的,指著我鼻子罵道“你這個沒良心的,主子對你多好,還拆台?!”。哦!明白了,奴才、愚民們和我們腦子不一樣,不說了。我只能把真相告訴明白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君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