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掩蓋中國性騷擾黨媒引嘩然 女權運動奠基人竟是死忠斯大林共黨

16日一篇關於“性騷擾在中國很少出現”的英文評論發布在《中國日報》後,似乎由於網路反彈太大,這篇評論現在在官網已經消失。此評論是針對發生在好萊塢金牌製片人韋恩斯坦身上的性醜聞事件而寫的,署名Sava Hassan。

該評論題目是“韋恩斯坦事件顯示了文化的差異”,文章認為,性騷擾在中國會出現,但客觀的講,並沒有像西方那樣普遍。

作者稱,自己在中國很多年,自己和身邊的朋友都沒有遇到過性騷擾事件,還稱中共當局對於這種不當言行會作出嚴厲懲罰。

“性騷擾在中國少見”招來群詰

德國作家克里斯多夫·雷赫奇在推特上指出,“西方社會有系統性的性虐待問題,並進行討論。中國社會有同樣的問題,但不談論他們。”

克里斯多夫·雷赫奇並指出,“中國電影行業性虐待充斥,許多女演員,特別是年輕的女演員,被視為妓女。”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蘇菲·理查森表示,「嚴厲的審查!真實情況是,性騷擾問題在西方和中國同樣嚴重。」

香港中文大學高級講師陳源指出,應該關注的是,「是什麼導致中國不像西方社會一樣正常的報導性騷擾事件?」

美國網站布雷巴特指出,今年八月,共軍軍報發布的一份報告稱,越來越多的中國年輕人因為“太胖,手淫太多”而造成當兵入伍體檢不合格。

在歐美權力優勢的是責任方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2016年7月4號刊登的題為《職場性騷擾,被誤解和被忽視的》的文章說,南方日報一名記者,因為被自己的實習生指控強姦,已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目前案件還在調查中。

文章說這件事在中國的媒體圈內引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的口水仗。

文章指出,從既往的媒體報道中可以看出,這種情況在高校也多有發生,譬如涉嫌誘姦女學生的廈門大學吳春明、北大余萬里,倆人都被處以開除黨籍、撤銷教師資格的處分。但巧的是,在那時,針對師生戀愛到底是“誘姦”還是“佳話”,就曾經引發過一番爭論。

文章認為,(在中國)整個社會對職場性騷擾甚至職務誘姦認識依然模糊,就連常報道此類事件的媒體人也不例外。

文章並說,在歐美,無論是公司還是高校,如果性騷擾發生在權力不對等的雙方,處於權力優勢的那一方便是責任方。對於公司來講,這意味著要支付天價賠償金,而對於高校導師,則可能導致自己學術生涯的毀滅。

打著女權運動的幌子對女性進行性騷擾的大牌好萊塢製片人

前總統奧巴馬時的白宮常客,並連續多年為民主黨捐款、幫助籌款,並是公認的「進步主義者」韋斯坦(Harvey Weinstein)縱橫美國影壇40年,本月初遭《紐約時報》爆料,他長年利用權勢騷擾女星及女下屬,性醜聞曝光後,民主黨大佬急忙轉捐出其政治獻金,總統川普(川普)則發推文指「不意外」。

2011年,《紐約》(New York)雜誌有一篇關於韋斯坦的人物專訪:「作為造星機器的擁有者,韋斯坦重塑了媒體流程,如此一來他便能遠離負面新聞。」

據大紀元報道,韋斯坦公開為女權發聲的行為,也被看作是承擔社會責任,以及他個人優秀品質的體現。甚至在幾個月前,洛杉磯新聞俱樂部還頒發「講真話」(Truthteller)榮譽獎項給韋斯坦。這似乎成了對最近的爆料的強烈諷刺,韋斯坦一邊講大話捍衛女權,一邊私底下欺負女性。

女權運動的真相驚人

2015年,美國愛達荷州前眾議員鮑爾斯製作的英文紀錄片《蠶食美國2:欺詐大師》問世,在其後兩年半的時間裡,影片在全美播放,平均每周放映一千多場次,震撼了數百萬觀眾。

《蠶食美國》片中提到,美國女權運動的奠基人是傅瑞丹(Betty Friedan)其實是一名共產黨的激進宣傳人員和斯大林的死忠支持者。而女權運動的真正目的是用受害者心理攻擊全職家庭主婦,讓她們離開家裡、讓她們認為自己的人生很悲哀又乏味、認為自己是受害者。

編導和製作人鮑爾斯在片中指出,「《共產黨宣言》裡面說,共產主義的目標就是消滅家庭、教會和國家,而那正是神建立的三個社會結構。」「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遵從神的指引,讓這三大社會結構各自履行職責。三種機構都是保護個體免受集體的傷害。我們如今面對的攻擊,都是要摧毀這些機構。」他說:「無論個人或群體的動機如何,美國的敵人正是那些想把神賦予家庭和教會的權利轉移給政府的人,就是那些『集體主義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吳應俠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