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魔鬼天才」的報應

高智晟律師著《2017,起來中國》

“魔鬼天才”的報應

受共產黨無神論的長期洗腦,許多中國人都不相信惡有惡報的天理,所以做起惡來肆無忌憚,毫不考慮後果。

那麼人做惡之後到底會不會有報應呢?古往今來這方面的事例很多,高智晟律師書中記載的兩件事,恰巧也為此提供了一份生動的答案。

近十年來,高律師曾多次遭到中共的非法綁架,被關進黑牢,他稱之為“不掛牌的地獄”。

與正規監獄不同,這種黑牢對被關押者從生理到精神方面的攪擾迫害無所不盡其極。高律師描述說:“他們把你關進一個完全封閉的地下室的同時,會安排十名以上的秘密警察‘陪關’。他們輪流保有兩人與你一同關在裡面,大致上兩個小時一輪換,保證晝夜不輟有人‘陪’著你。你若坐著,他們就緊挨著你的膝蓋站在你面前,左右各一位;你若站起來,他們其中一位會迅速繞至後面,前後各站一位,幾乎緊挨著你的身體;晚上你睡下,左右床邊各站一位,吸煙、喋喋不休地說話、咳嗽、打噴嚏、打哈欠,樣樣都能讓你不堪其苦。有的人打噴嚏,他故意噴你一臉,你若生氣,那正是他的目的;你不與他計較,他得寸進尺。在那裡,野蠻可以暢行無阻,是那裡唯一表彰的德行。你吃飯,他們左一位、右一位緊挨著你站著,說著話是最稀鬆尋常的事,飛著煙灰、一個噴嚏、一聲咳嗽,常讓人胃口大跌,終於你還得吃下去,因為那就是你的生活。”

為了折磨被關押的政治犯,監管方式的設計者充分利用了季節性的嚴酷氣候,“酷熱和嚴寒成了給被關押者製造苦楚的生力軍。”

北京的夏季,炎熱的酷烈,房間里沒有空調,若能有窗戶、門打開借用點自然風或是流通空氣還尚可將就,但當局卻挖空心思將黑牢設計成密封的。經年累月的封閉導致室內嚴重缺氧,再加上初進裡面站哨的士兵的嘔吐,更災難性的濁化了室內空氣,以至於看管高律師的有的士兵走進室內不足一小時上衣就像水裡撈出來的一樣緊貼在身上,臉色慘白的可怕,進屋不一會便緊急按響門鈴,門打開後人幾乎是撲了出去,嘔吐不止。但最邪惡的還不是這些,而是當被關押者解手的時候,哨兵會三人一組將其合圍起來,緊盯著他,似乎在這種狀態下被關押者隨時也都可能插翅而飛一般。

看管高律師的武警將這種監管方式謔稱為“魔鬼天才”的傑作。這“魔鬼天才”不是別人,就是曾先後擔任廣東省公安廳廳長、中共廣東省政法委書記、廣東省委副書記和廣東省政協主席,被稱為“南粵政法王”的陳紹基。巧的是,陳紹基後來被“雙規”後也曾遭到這樣的監管。曾經看管過高律師的一個叫安家的河南籍武警之前也曾看管過陳紹基,他告訴高律師陳紹基被用此方法看管時屢屢慨嘆不已,多次說:“想不到我發明的這一套被全國推廣的監管方式會用到我自己身上。”

無獨有偶。就是這個叫安家的年輕武警,有一次眉飛色馳的對高律師講述了他們十一個武警曾把一個法輪功學員打的死去活來的“壯舉”。高律師說:“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說:‘我們把他的頭皮都給打掉了。’不料,過了幾天聽其他士兵說,他被中隊長史胖子給打啦。因為在那裡,士兵挨打像吃便飯,亦就沒有在意。下午,他進來站哨時頗使我吃了一驚,他的前額上方緊靠頭髮的地方赫然缺失了一塊皮,還在往外滲血。一問,頭皮怎麼掉的?‘被中隊長史胖子給打掉的。’”

一個是迫害政治犯的黑牢監管方式的精心設計者,到頭來自己也成了這種監管方式的受害者;一個惡狠狠的曾把法輪功學員的頭皮打掉了,結果事後自己的頭皮也被人殘忍的打掉了!

這,不是報應是什麼!

紙糊的強大

無論是鎮壓良心人士還是蹂躪平頭百姓,中共一向都以心狠手辣著稱,給人的感覺是它很強大,什麼都不怕,無所忌憚,而且它一直也自以為很強大,也特別熱衷於展示炫耀這種強大。其實呢,這種強大不過是一種表面現象,並不能消除其內在的虛弱。能證明這一點的例子在《2017,中國起來》里可以說俯拾皆是。

就拿2006年8月14日,高律師在山東東營市姐姐家遭秘密警察綁架這事來說吧。被綁架後,高律師被帶到審訊室,按在一把被固定在地上的特製的鐵椅子上,又被特別設在牆上的兩盞強光燈直直的照著。審訊者告訴他:“‘8。15’(警察當時對高律師使用的秘密代號)要無期徒刑,沒收全部財產,要是徹底低頭,馬上放人。沒收全部財產的工作,我們已做完。我們知道你很硬,我們不怕。我們有的是時間,有的是耐心,時間不會很長,一般就那麼10天到2周的時間,一般人熬不過我們這10天左右的突擊階段。實話給你說,除了‘法輪功’外,我們至今還沒有遇到能熬過第一階段突擊這關的,你表個態度吧?”

高律師告訴他們:我只對兩個話題有興趣,其一是如何儘快結束暴行,還我自由;其二是如何啟動結束暴政,還中國社會文明與自由的政改,其餘的不談。但願我能成為“法輪功”之外熬過“突擊關”的人。

這個回答讓秘密警察十分惱怒:“8。15你聽著,我們絕不讓步,在國內問題上,我們絕不會讓步,我們什麼時間讓過步?今後也不會,我們絕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台。實話告訴你,捏死你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你現在應該感到我們的強大了吧!我們的強大你們永遠想不到。今天你還沒看出來嗎?”

高律師答道:“我確實未揣摩過你們有多強大,但我能準確判斷出你們有多懦弱及低能,自稱強大的中共絕對不敢把我們之間今天這樣的對話公開在天安門廣場進行。我一個人,敢在任何場所,任何時間,進行任何內容和任何形式的對話、辯論。擁有幾百萬軍隊、擁有國家機器的中共就絕無這點膽量,你們用今天這樣的方式來展示強大,恰恰反映出你們的無能、無知、無恥及無奈!換句話說,強大的中共敢不敢將今天咱們的談話內容在網上公開?不敢!我敢,強大的中共絕不敢。”

秘密警察自稱捏死高律師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可他們卻絕對不敢把跟高律師的談話公之於眾。這說明什麼?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

高律師在姐姐家遭綁架後,東營市的警察把她也綁架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關了兩天。兩天時間裡,不但上洗手間都被人盯著,連晚上睡覺時床頭都坐著一名警察盯著她。這期間,東營市公安局局長與高律師的姐姐之間曾有這麼一段對話:

公安局局長問:“你為什麼要和你弟弟在一起?”

答:“你已經有答案,你知道他是我弟弟。”

問:“你知道你弟弟是什麼人嗎?

答:“你已經有答案了,他是我弟弟。”

問:“你的弟弟已經嚴重地威脅到國家的安全,為什麼還是要和他在一起?”

答:“一個赤手空拳的個人能嚴重地威脅到國家的安全,只能證明你們的政權是紙糊的。至於你問為什麼還要與他在一起,你有答案,因為他是我弟弟。他威脅國家安全,你們怕他,我不怕他。”

問:“說你不識字,怎麼能講出這樣明白的道理?”

答:“這些簡單道理除了當官的人以外,三歲小孩都懂。”

問:“不跟你胡攪蠻纏了。”

答:“是你找我談話,我從來沒打算要找你。”

高律師的姐姐講的一點不錯,中共政權確實像紙糊的一樣,別看它平日里總是擺出一付誰都不怕的架勢,內里其實比誰都虛弱,不然,高律師無一槍一卒,就在網上發表了幾封給中共領導人的公開信,何至於就被他們視為“威脅國家安全”了呢?綁架了高律師,連同他姐姐也一塊綁架囚禁了兩天,如果真的很強大,有這個必要嗎?

這不是真強大,而是弱不禁風的紙糊的強大!

(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