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阿寶:這不是人間大愛 這是悖逆人倫!

今天,我的朋友圈被一個“感人”的醫生事迹刷屏了。

大名鼎鼎的醫學界網站,也以《”狠心”!醫生丟下病重父親去手術,被刷屏了……》為題目,報道了這位醫生的感人事迹。

這位感人的醫生姓葛,是台州醫院心血管內科的一位副主任醫師。

2017年10月18日晚上,葛醫生的父親,62歲的老葛先生突然感到胸部反覆劇烈疼痛,他立即把情況告訴了自己的兒子。

從2012年開始,老葛先生就已經有過兩次的心梗經歷。作為心內科副主任醫師,葛醫生第一判斷就是父親是不是又發生心肌梗死了。於是他把父親帶到了醫院急診做了一個心電圖,心電圖沒有明顯異常,考慮到晚上醫院床位緊張。葛醫生就把父親帶回家觀察。

(看到這裡,我不由得心裡一緊。我是燒傷醫生不是心內科醫生,但即便如此,我也知道癥狀典型又有心肌梗死病史的情況下,單純的心電圖正常並不能排除嚴重心絞痛和心肌梗死。需要做心肌酶等進一步檢查,必要時需要進行血管造影。退一萬步,即使排除了心肌梗死,老年病人的出現劇烈胸痛也需要進一步檢查排除主動脈夾層等其他疾病。我不知道葛醫生心得有多大,才能僅僅因為晚上醫院床位緊張,就把有心肌梗死病史且嚴重胸痛未明確病因的親生父親帶回家觀察?!)

第2天一早,葛醫生還是將父親一起帶到醫院。葛老先生當時已經疼的每走幾步就胸痛無比,但為了安慰兒子,他說自己已經不疼了。葛醫生於是對父親說:“我馬上要去手術了,你自己去心內科病房找醫生看吧!”,然後就匆忙趕往血管介入中心手術去了。

(看到這裡,我心裡再次一緊。作為一個專家級別的醫生。敏銳的觀察力是必不可少的。一個每走幾步就胸痛無比的病人,他的表情,他的步態,他的姿勢,他的語氣,都會有非常明顯的變化,在一個有經驗的醫生面前,這豈是一句“我已經不疼了”的謊言可以掩蓋的了的?作為醫生,作為兒子,你到底心有多粗,才會輕率的相信父親不疼了?你到底心有多狠,才會對忍著劇痛的親生父親說“你自己去心內科病房找醫生看吧!”)

老葛先生自己到了心血管內科病房,醫生為他做了心電圖,發現他已經發生急性心肌梗死。病情危急,需要馬上做急診介入手術。就在手術前,由於心肌梗死帶來的巨大不適,老葛先生痛苦地對醫生說:“我快不行了,幫忙把兒子找來,讓我再看一眼吧!”。而聽到父親需要馬上做介入手術,正在手術台上的葛醫生只是“哦”的一聲,又繼續自己的手術。

老葛先生的手術非常成功。父親手術結束後,葛醫生也沒有回病房看父親。因為他安排了6台手術,做完手術要晚上九、十點鐘。後來面對記者採訪。葛醫生說:自己是治病救人的醫生,手術床上的病人和父親同樣重要。

葛醫生的手術都是提前安排的,也就是說都並非急診手術。而病房裡似乎也並非只有葛醫生一個高年資醫師。然而,葛醫生讓剛剛從鬼門關回來的父親孤獨的躺在病床上,自己堅持做完手術再去看父親。因為“手術床上的病人和父親同樣重要”。

葛醫生的事迹得到了集體領導的大力讚揚,醫院宣傳部門專門為他的事迹撰寫了稿件,作為正能量大力宣傳。

我也是和葛醫生一樣的副主任醫師,但是,葛醫生的境界,我實在無法企及。

就在不久前,我有和葛醫生類似的經歷。

今年7月的一個深夜,我接到了遠在山東的姐夫打來的電話。他說:爸爸今天突發胸痛,而且疼的非常厲害,剛在縣醫院做完CT,考慮主動脈夾層。

主動脈夾層,所有的醫務人員應該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這五個字如同晴天霹靂,讓我大腦一瞬間進入死機狀態,等我回過神來,已經淚流滿面。

我一邊讓姐夫趕緊安排救護車轉往最近的有救治能力的山東省立醫院,一邊匆忙起床,打車前往高鐵站。路上一邊哭一邊給主任打電話請假,和同組醫生交接工作。

等我到了高鐵站我才知道,晚上沒有高鐵,車站關門。車站要第二天凌晨五點才開,而最早一班車,是凌晨六點多。夜半三更,我孤身一人在北京南站,面對緊閉的站門,忍不住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手機響了,那熟悉的鈴聲令我膽戰心驚,我唯恐是要聽到可怕的消息。幸而,電話是在山東省立醫院工作的師妹打來的。他告訴我,山東省立醫院急診對主動脈夾層患者有快速綠色急救通道,讓我不要擔心。

第二天一早,我趕上了第一趟前往濟南的高鐵。高鐵開動不久,我接到了姐夫的電話:父親轉到山東省立醫院後,在急診經過快速處置和造影檢查,排除了主動脈夾層,是一個小小的膽囊結石卡在了膽囊管中,造成了劇烈的膽絞痛。經過醫生處理,疼痛已經明顯緩解。

我放下手機,淚水再次奪眶而出。感謝蒼天,感謝你把父親還給我。

幾個小時後,我終於見到了父親。疼痛雖然緩解,但一夜的劇痛,令他憔悴不堪。

父親說:已經沒事了,說你回去吧,工作那麼忙。

我說:我先不回了。手術我先不做了,門診我先不出了,重病人先交給別的主任。中國不缺我這一個醫生,可我只有您這一個爹。

時至今日,看完葛醫生的故事,捫心自問:當初自己那種心境下,能否進手術室給病人做手術?

答案是絕無可能,即使得知父親並非主動脈夾層僅僅是膽結石以後,依然絕無可能。

我並非一個心理素質不過關的醫生。然而父子連心,當時我魂飛魄散,肝膽俱裂,五內如焚,方寸大亂。這種狀態上手術台,與其說是救人,不如說是殺人。

我無法理解,手術台上的葛醫生在聽到父親心肌梗塞需要馬上介入手術的時候,如何能夠淡定平靜的“哦”醫生然後繼續手術,如何能夠一口氣做到深夜九、十點才回去看望守護剛剛在鬼門關撿回一條命的親生父親!

我無法理解,當醫生面對這種情況,科室和醫院竟然不安排人接替手術,或者將手術延期進行。

泱泱華夏,孔孟之鄉,禮儀之邦。幾千年來,中國人最重視兩個字:倫常!

何謂倫常?

父子有親、夫婦有別、長幼有序、君臣有義、朋友有信,是為五倫。五倫亘古不變,故稱“倫常”。

父子之親,乃五倫之首!!!

父子有親,有兩次心梗病史的父親劇烈胸痛,在病因未明情況下你帶父親回家觀察?!

父子有親,你讓走幾步就胸疼不止的的父親自己一個人去找醫生看病?

父子有親,你得知父親嚴重心肌梗塞需要緊急手術僅僅“哦”的一聲心如止水繼續手術?

父子有親,父親心肌梗死手術結束躺在病床上你能心境不亂的繼續做手術到晚上九、十點?

這特么是人間大愛?

這特么是悖逆人倫!!!

這是什麼樣的混賬科室?!

這是什麼樣的混賬醫院?!

這什麼樣的混賬院領導?!

這是什麼樣的混賬宣傳科?!

這是什麼樣的混賬醫療媒體?!

你們特么都還有人性嗎?你們都是爹生娘養的嗎?

古人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意思是:先關愛好自己的老人,然後在把對自己老人的愛推及於其他人的老人。先關愛好自己的孩子,然後再把對自己孩子的愛推及於其他人的孩子。

愛別人的老人勝過自己的老人,愛別人的孩子勝過自己的孩子,這是倫常乖舛!

人棄常則妖興!

倫常乖舛,立見消亡!

干名義,瀆倫常,敗風俗,皆王法之所必禁也!

齊桓公曾說未曾食過人肉,易牙就煮了自己的兒子給齊桓公吃,得到齊桓公的信任,想任用他代替將死的管仲,管仲說出了一段千古名言:

“人之情,非不愛其子也,其子之忍,又將何愛於君!”

今天,我要說:

醫之情,非不愛其父也,其父之忍,又將何愛於患者?!!

抱歉,我沒有看到什麼人間大愛。

我只看到一個悖逆人倫的兒子,一個冷漠無情的科室,一個泯滅人性的醫院,一群禽獸不如的領導,一群恬不知恥的宣傳人員,還有一群倫常乖舛的醫療媒體!

文章轉自作者微信公眾號“燒傷超人阿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