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自由亞洲:中共「十九大」召開 高智晟兩月余無下落

耿和:高律師已經被綁架超過兩個月,到現在生死未卜,不知道他被關押在哪裡。犯什麼罪也得有個交代吧!陝西地方當局除了向他的大哥高智義告知所謂『高律師是被北京帶走的』這樣一個說法,就完全沒有任何消息。所以這不能不令人揪心哪! 參議員盧比奧主席明確的在記者會上和私下都表示,在川普總統訪問中國大陸的時候一定要帶著這個中國良心犯的名單。

高智晟近照(耿和推特提供)

中共“十九大”召開,高智晟失蹤兩月余,家人委託律師尋找高智晟無果

在前面節目中,報道了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家人8月13日早晨發現出獄以來被軟禁在陝北家鄉窯洞中將近三年的高智晟失蹤,於是向警方報警。直到9月3日高智晟的大哥高智義從所在縣佳縣公安方面得知高智晟被押送北京,家人至今沒有收到任何正式通知,也無法確認高智晟的確切下落。

10月12日,受高智晟家人委託的兩位律師燕薪和張磊在網上發布《尋找高智晟辦案實錄》,其中談到案件代理手續無人接收,工作“陷入悖論和死循環”的現狀。

10月18日是中共“十九大”召開的日子,我打不通高智晟家人委託的律師的電話。於是,打電話向在美國的高智晟律師的太太耿和詢問近況。

耿和:“沒有新的消息。還是……大哥說的是,從佳縣公安那兒得到的是高智晟現在被羈押在北京。”

主持人:“我們外界已經知道家人委託了律師,這些方面的情況您能講講嗎?”

耿和:“好。高智晟8月13日失蹤以來,我們就為高智晟聘請了兩位律師,是北京的燕薪律師和張磊律師。非常感謝他們願意代理高智晟失蹤一案。

為了完成這套手續,就花了一個月零幾天。因為我跟大哥都擔心中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就簽不了。也都是用的最原始的‘雞毛信’的形式,我從我這兒找的朋友,朋友再給他的家人講,把電子的手續打出來以後,我在這面搞明白哪個手續在哪個地方要列印幾份,要在哪兒簽字、按章、按手印、寫日期,給大哥再寫一個這種信。然後全把它照下來,發給朋友,朋友就以接力棒的形式,把這資料準備好送給大哥,簽完了以後,又以這種形式撤出來寄到北京。

在10月1日完成以後,10月12日燕薪律師、張磊律師他們就去到當地公安局了解情況,然後他們到北京的公安局窗口那兒要遞交材料,接待部門說,不知道這個具體的辦案是由哪個部門,就沒有接待。”

燕薪律師、張磊律師:尋找高智晟辦案實錄

耿和讀出她收到的兩位律師所寫的《尋找高智晟辦案實錄》——

受高智晟先生親屬的委託,燕薪律師和張磊律師擔任高智晟失蹤一案的代理人及在涉及刑事案件的情況下擔任其辯護人。

因據家屬從當地公安部門了解,高智晟先生目前疑被北京警方控制,兩律師今天上午至北京市公安局,依刑事訴訟法規定,擬及時告知辦案機關、遞交委託手續及會見材料,並了解涉嫌罪名和案件有關情況。

北京市公安局對外接待窗口稱,需聯繫具體辦案部門,因不清楚具體辦案部門,兩律師提出由北京市公安局安排人員接待並查詢核實相關事宜。窗口人員讓我們電話聯繫辦公室,辦公室人員先是給我們提供了北京市監所管理總隊法制部門的電話,電話打過去,對方稱沒有家屬通知書,無法確定是否在監所羈押,不可以查詢。

之後辦公室人員又讓我們去北京市公安局人民來訪接待室交材料。該室只有一位警察值班,態度尚耐心和藹。我們向他溝通並反映了問題後,經過一次短暫和一次長時間的等待後,他答覆我們:北京市公安局辦理的案件,都會依法通知家屬;現在你們沒有家屬收到的通知書,不能證明該案確實是北京市公安局辦理的,所以不能接收你們的材料。我們答:正是因為家屬沒有收到通知,無法確定辦案部門,我們才到你局詢問。您的答覆能否理解為,該案北京市公安局未參與辦理?該警察不置可否。經過多次交涉,其讓我們再等等,他再去問一下。

又是很長時間的等待後,警察終於回到窗口。他仍然不接收我們的手續並堅持稱:只能由具體辦案部門負責接收律師手續,我這裡只是信訪接待,你們還是要讓家屬了解清楚,確定辦案部門和案件具體信息後跟辦案部門聯繫。

跑了一上午,仍無人接收我們的手續,案件代理工作,陷入了悖論和死循環。高智晟先生到底身在何處,是否涉及刑事案件,辦案部門是何方神聖,一切是那麼撲朔迷離。我們到底該去問誰?問天?問地?還是繼續問人呢?這些問題,我們需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燕薪律師、張磊律師

2017年10月12日

耿和:非常擔心高智晟的身體、牙齒狀況。如果在警方手裡,真是太危險了!

主持人:“看到律師他們寫的陳述的這個情況之後,你是什麼心情,怎麼想?”

耿和:“唉呀,我是這麼想,虧了有正義的律師這麼認真負責接高智晟這個案子,我非常的感激!希望這兩位律師通過法律的渠道,替我們尋找高智晟到底在哪裡。”

主持人:“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也不知道去找誰了,投訴無門,或者說行使律師職責都找不著門徑,你是怎麼想呢?”

耿和:“唉呀,我是咋想,反正是從2014年8月7日釋放回家,一直在村裡軟禁著。連基本的看醫生和治牙都不允許,在這種情況下人就找不見了。唉呀,非常擔心,擔心他這種身體,這種牙齒的狀況,再失蹤,如果再在他們手裡面,那真是太危險了!這個命我看都保不住了。”

主持人:“從12日到現在又六天了,家屬有沒有跟律師聯繫,他們有沒有做什麼新的努力?”

耿和:“他(律師)給我寫信了,他說‘看當局是否回應吧,之後我們會再作信息公開,必要時給公安部門公告’,(這是)14日的信息。”

高智晟和高案簡況

今年53歲的高智晟律師曾經參與基督徒維權案、陝北油田案和為法輪功修煉者維權。

三次發出致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公開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師被警方綁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回到家中。緩刑期間高智晟多次被綁架、失蹤和酷刑。

高智晟律師獲美國出庭律師委員會的“勇氣呼籲獎”等人權獎。

高智晟律師在五年緩刑將滿、當時已被失蹤21個月時,於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監獄服原判的三年實刑。到2014年8月7日刑滿日,家人在這三年期間只獲准兩次探視。

高智晟律師出獄後三年多,一直被當局軟禁。在被軟禁於陝北老家的窯洞中,寫作並秘密傳出《2017年,起來中國》一書,2016年6月在台灣出版。2017年1月英文譯本出版發布。

2009年初,高智晟律師的太太耿和在友人的幫助下攜子女逃離中國,後在美國獲得政治庇護。

耿和:高智晟再度失蹤後,我和女兒接受中英文媒體採訪,呼籲尋找高智晟

耿和談到,高智晟這次失蹤以來媒體的關注和家人呼籲尋找高智晟所做的努力。

耿和:“自8月13日高智晟再度失蹤以後,我就接受了像自由亞洲……自由亞洲還做有視頻……還有美國之音、大赦國際、大紀元和新唐人都做了採訪。

女兒也做了(接受)許多英文採訪,比如像日本的、法國的法新社……都做了節目,為了讓國際社會能更多的關注高智晟這次的失蹤,女兒帶病到了英國,昨天在英國還在BBC節目做了直播。”

主持人:“中國方面是有反響,還是毫無反響?”

耿和:“家人沒有得到任何的反響,他們也沒有給家裡面親自送達高智晟到底在哪裡的任何的通知。

女兒到了英國的倫敦去參加了這種人權的活動,讓國際社會關注高智晟這個狀況。”

耿和:高智晟失蹤前所寫《2016年中國的人權報告》昨天發表,他關注中國受迫害的人

耿和:“也是非常感謝China Aid(對華援助協會)、人權基金會(Human Rights Foundation),還有全球基督徒團結聯盟(International Christian Solidarity Union),他們翻譯並出版了高智晟寫的《2016年中國的人權報告》,昨天公開發行。

高智晟這種需要關注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他還關注著中國受迫害的那些人,關注著中國的人權迫害的案子。我想這個《2016年中國的人權報告》裡面有名有姓非常具體的有幾十個迫害案子,每一個迫害案子,像高智晟這個再度失蹤的情況是一樣的,就是中國的縮影。

我想說的,高智晟他也是期望《2016年中國的人權報告》中文版和英文版本公開以後,希望各界、各個人權機構把這個人權報告呈送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歐洲,還有英國、法國、德國等政府及議會。

也期望我們能更多的關注邵重國和李發旺,就是因為高智晟失蹤,他們關注高智晟,他們也被失蹤。邵重國和李發旺被關押在佳縣公安,這兩位勇士他們因為聲援高智晟而被羈押。”

傅希秋:透過各種渠道談高智晟下落不明,敦促川普總統訪問中國大陸時提交中國良心犯名單

多年來一直關注高智晟律師及其家人的在美國的民間機構對華援助協會會長、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CFR)成員傅希秋牧師在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召開當天,他於趕往紐約旅途的機場登機前,就關注高智晟律師下落接受我的採訪。

傅希秋:“我們透過各種渠道,敦促川普總統在11月訪問中國大陸的時候,如果那時候高律師還是沒有任何的下落,川普總統在提交給中國的良心犯的名單上,肯定應該包括高律師了。

我本人也是應邀參加了部分的組織CECC(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簡稱CECC)就是‘國會行政當局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年度報告在參議院的發布,CECC現任主席、參議院盧比奧和共同主席是眾議院史密斯議員,以及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的主席哈特·格瑞恩都參加了,我們當時也跟包括盧比奧參議員和史密斯議員在內的國會相關的這些負責人談高律師至今下落不明。

高律師已經被綁架超過兩個月,到現在生死未卜,不知道他被關押在哪裡。犯什麼罪也得有個交代吧!陝西地方當局除了向他的大哥高智義告知所謂‘高律師是被北京帶走的’這樣一個說法,就完全沒有任何消息。所以這不能不令人揪心哪!

參議員盧比奧主席明確的在記者會上和私下都表示,在川普總統訪問中國大陸的時候一定要帶著這個中國良心犯的名單。

我本人明天會應前總統布希和勞拉·布希的邀請,特別作為他們的嘉賓出席明天在紐約舉行的關於自由精神的特別的研討會。我在這些不同的場合,肯定會特別提到高律師被失蹤的問題。因為我知道布希總統是特別的關心高律師,他的女兒耿格還曾經在布希總統圖書館作過實習生,所以我們會繼續的為高律師的自由,發出更大的聲音和努力。”

傅希秋:聯合另兩家國際機構出版高智晟早前寫《2016年中國的人權報告》中英文本

主持人:“關於高律師……你們機構發了一個他的《2016年中國的人權報告》,能不能把這件事情講一下?”

傅希秋:“因為高律師在未失蹤之前,特別起草了一個《2016年中國的人權報告》。他是透過各種各樣的方式,也有一些其他的朋友們在國內向他提供一些相關的資訊,寫出一個12萬字長的涵蓋人權、法治、宗教自由、集會結社自由、新聞自由、訪民議題、工人議題等等非常廣泛的一個很具體的《2016年中國的人權報告》。

這個報告呢,我們聯合了另外兩家國際機構,一個是Human Rights Foundation人權基金會,另外第三家是總部在倫敦的國際基督徒團結聯盟(International Christian Solidarity Union)我們三家共同把它翻譯成英文,並且做了多次的校對、編輯,本周終於向全球正式發布了英文。”

傅希秋:高律師在被監控的窯洞里主筆人權報告驚天動地、個例翔實具體,意義重大

傅希秋:“高律師在他的‘序言’里提到,他希望這是最後一份中國的人權報告。當然他在起草報告的時候還是對中國的變革持有積極樂觀的態度。我們覺著,因為他是在窯洞裡邊,並且是在受監控的環境里的情況下,可以說他的資訊的獲取甚至受到某些限制的情況下,他能夠連接起來國內的一些維權人士,他能夠主筆起草這樣一個人權報告,那是……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驚天動地的。

我也跟這些國際人權機構接洽的時候,他們也覺得非常的驚訝,當然我們還是做了一些解釋。然後大家都非常感動——高律師在這樣的情況下,身在窯洞,心在世界、整個中國,關心中國的各個階層的人權狀況,宗教自由啊,法制啊,他寫的都非常翔實、具體。不僅僅只是條文,而且都有很具體的一個個活生生的個例,顯示那些各階層的人士人權自由被踐踏的、有的甚至極其嚴酷的這些情況,他都錄製在裡面。所以應該是一個比較翔實的、能夠反映中國2016年人權狀況。

一位中國的良心犯,並且是一位勇敢的、一直受迫害的維權律師,撰寫這樣一個報告,所以我覺得意義還是蠻重大的。”

傅希秋:當局拒絕做出解釋,還有否其它法律救濟措施?讀了律師的報告我更加揪心

目前如果法律途徑透過這種方式當局還拒絕做出解釋,那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其它另外的法律救濟措施。

主持人:“高智晟律師的家人在前一時期已經委託了二位律師,是燕薪和張磊律師,您對目前律師們所報告的他們的工作情況和努力結果、現在律師所遇到的情況是怎麼看?”

傅希秋:“我覺得,第一,燕薪律師和張磊律師他們的勇氣我是非常的佩服,也很感動,能夠在高律師這樣一個所謂的在中國比較敏感的一個良心律師失蹤的時候,站出來用法律的途徑去尋找他。第二,從他們在北京的公安局被各個部門踢來踢去的情況,很明顯是高律師目前下落還是不明嘛!

如果當局告訴高律師的大哥是真的話,那麼他應該被控制在可能是北京的某個神秘單位手裡,所以北京的當局很明顯是不願意交代高律師的下落。我覺得也很憂心哪!

目前如果法律途徑透過這種方式當局還拒絕做出解釋,那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其它另外的法律救濟措施,所以我覺得讀了他的報告我更加的揪心。”

傅希秋:中共“十九大”開會,今天談高律師人間蒸發最有說明意義,這叫法制嗎?

主持人:“今天是10月18日是中國共產黨的‘十九大’召開的第一天。在這樣一個特別的時候,您對目前中國的人權和法制狀況有什麼看法、評論?”

傅希秋:“唉呀,我覺得我們今天談高律師的案子,那是最有說明意義的,就是一個在全世界都知名的、兩度獲得諾貝爾和平奬提名的這樣一個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竟然就是這樣從人間蒸發了。沒有人出來說明,他是如何被抓走的?他被抓到哪裡去?他是被以什麼樣的罪名,或什麼樣的理由被抓走的?那麼沒有人出來向家屬說一個字,高律師何時獲得釋放?高律師現在在裡邊是什麼狀況?…無論在哪裡。就這樣蒸發了?這叫法制嗎?

這個‘十九大’,在這樣一個氣氛中,可以說是無法(律)的氣氛中,各地還在不停地踐踏法制,所以我對這個‘十九大’往下的發展是不抱樂觀的態度。

我現在要登機了,是最後一個了。”

主持人:“那好,趕快登機,謝謝!一路順風!”

傅希秋:“Bye(再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