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重見天日?肯尼迪遇刺案解密前分析

1963年11月22日,時任美國總統肯尼迪達拉斯市遇刺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0月21日,美國總統川普表示,將允許國家檔案館在國會的指令下,於10月26日公布關於肯尼迪總統遭暗殺案件的3000份機密文件。迷霧一般的肯尼迪遇刺案即將大白於天下了嗎?這些文件是否真的在存檔前已被隱去關鍵內容,解密也不過是繼續留給大眾迷霧呢?本文將在檔案解密前予以新的分析。

暗殺和之後一系列的離奇事件

1963年11月22日中午12:30,美國第35屆總統肯尼迪在乘車遊行中,途經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市迪利廣場西北側的榆樹街時遭槍擊,當時坐在肯尼迪身旁的第一夫人驚叫,他的腦漿流到我手上了。

重傷的肯尼迪總統立即被送到附近的海軍帕克蘭紀念醫院救治。據值班醫生回憶,總統到達時,情況“非常嚴重”,其實已無生命跡象了。醫生所做的搶救,全都無力回天,在當日美國中部時間下午13時整,總統被正式宣布死亡,並在下午由空軍一號專機平穩安靜地送回首都華盛頓。

坐在肯尼迪前面的德州州長康諾利也重傷,但活了下來。

聯邦調查局和特勤局很快在路邊的教科書倉庫大樓的6層樓上,找到了一支來福槍和用假名購買這支槍的奧斯瓦爾德。奧斯瓦爾德被捕時已經躲進了一個電影院,不過此前他在逃跑途中,打死了警官梯皮特,但終於被以麥克唐納為首的幾個警官於下午1:48左右抓獲。

副總統約翰遜的轎車在總統車隊中位於肯尼迪專車兩輛以後,在槍擊案中約翰遜安然無恙,2個多小時後,他在空軍一號上宣布就職美國總統。

官方在抓住奧斯瓦爾德的當天晚上就提審了他,並起訴他殺害總統和警官。但是奧斯瓦爾德並沒有承認他槍擊了總統,只是聲稱他是一個“容易受騙的人”,說:“我是一隻替罪羊。”

但是離奇的是,聯調局還來不及再次詢問他,更沒有時間準備庭審,2天後,就在警方把他從警察局地下室提出,要用裝甲車押往縣級監獄的時候,一個名叫傑克・魯比的夜總會老闆猛然衝出人群,於電視直播中,眾目睽睽下向奧斯瓦爾德的腹部開槍,準確地打斷了他的大血管,令他當場斃命。

槍殺奧斯瓦爾德的魯比先是判了死刑,後來判決被推翻,法庭正準備於1967年2月重新審理他的案件,但魯比卻於1967年1月3日死於肺栓塞。

隨後歷經10個月,1964年9月27日,沃倫委員會發表了近900頁調查報告和近17000頁的證詞及彈道證明,調查後得出的報告稱,刺殺肯尼迪是奧斯瓦爾德一人所為,與任何組織都沒有關係。

報告認為奧斯瓦爾德行刺及被刺是由兩個精神狀態不穩定者給美國造成的一場悲劇。沃倫委員會工作完畢,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將全部與刺殺有關的資料封存75年。

反對調查報告結論者認為從樓上打來的3發子彈,一發擊中了肯尼迪後脖頸,一發擊中了路人泰格,一發擊中了康諾利。而擊中肯尼迪後腦杓並致他死命的是第4發子彈,是從肯尼迪右前方的碧草丘射出的,使他向後向左倒下。而且有50多個證人聽到第4聲槍響,其中好幾個人看到碧草丘那邊的火光和硝煙,還有一位聾啞人清清楚楚地看見有人在碧草丘開槍後,把槍交給一個穿鐵路制服的人;那人把槍拆為兩段,收入匣子中,不慌不忙地走開。

槍擊發生時,一位名叫澤普魯德的達拉斯市民正在用一架8毫米的攝影機拍攝,攝下了肯尼迪的最後時刻,包括他向後向左仰倒的鏡頭。澤普魯德最初作證時,很肯定槍手在他身後,也就是碧草丘。但後來給沃倫調查委員會作證實時,他不那麼有把握了。無論如何,調查報告說只有一個槍手,這就無法解釋從後面打來的子彈怎麼可能讓肯尼迪往後倒下。

疑點還有很多,如聯邦調查局特工霍斯逖的姓名和電話號碼出現在奧斯瓦爾德的聯絡簿上,而後聯邦調查局在提供的列印表上把霍斯逖的名字給刪除了。

通常,總統遊行路線都是由民主黨官員傑爾・布魯諾確定的,這次卻是由康諾利制定,這超越了他的職權範圍。

更奇怪的是,在22日車隊就要出發時,秘密警察突然改變了原先擬定的行車計劃,將護送總統轎車的摩托車減少了一半,而沒有按常規沿途採取保安措施,監察臨街的樓房。而且秘密警察把向來安排在總統轎車前面的新聞車放在車隊的尾部,以致在槍擊發生時現場竟然沒有一個記者、一架專業攝影機或照相機。

當醫生還在搶救肯尼迪的時候,約翰遜就急不可待的下達了清洗敞篷汽車的命令,並立即委派他的親信將康納利的血衣取回洗凈。肯尼迪乘坐的敞篷車一直在白宮的警衛看管下,但僅僅3天後,那留有彈痕的擋風玻璃就在11月25日被更換掉。

肯尼迪屍體的解剖監定被透露,所有的照片和x線透視片都被做了手腳,被保存在華盛頓國家檔案館裡的肯尼迪大腦在1964年後神秘失蹤了。參加這次屍體解剖的醫生都收到了“不準隨便發言”的口頭警告,其中一位名叫休姆斯的醫生事後承認,他們焚燒了解剖報告的第一個版本和所有的驗屍記錄。50多個碧草丘還有槍手的證詞被斷然否定了……

1963年11月22日早晨,一個鐵路職工在埃爾姆街附近發現3輛車牌已被塗抹的汽車在這個已戒嚴的地區來回行駛。中午12時15分,這個鐵路工人又清楚地看見3個形跡可疑的人藏在木柵欄後面,其中1人手裡有槍。他以為這些人是肯尼迪身邊的保安人員,就走開了。這些細節足以說明,刺殺肯尼迪的任務極有可能不止一個人,而是由一個行動小組完成的。1966年8月,這個鐵路工人在一次莫名其妙的車禍中喪生。

幾種熱門推測

前克格勃策劃說

這一論點來自奧斯瓦爾德曾與克格勃有過密切接觸的實際情況,但是有資料表明,當時克格勃並沒有很重視奧斯瓦爾德。在案發後,克格勃不僅否認曾經參與行動,還特地嚴肅調查了所有與奧斯瓦爾德在蘇聯有過接觸的人,並向美國政府提供了可信的資料,最終獲得了《沃倫報告》的認可。

保鏢誤殺說

在電視片《JFK:冒煙的槍口》里,講述了對造成總統死亡的另一種推測。片中一位來自澳大利亞的退休探長用了4年時間,認真的研究檔案材料,一次又一次勘查現場,並且藉助現代先進技術,分析當時的槍聲、總統中槍的部位和彈道痕迹。探長認為,殺手的槍一響,正在總統車後的特勤局保衛人員震驚中拔槍反擊,卻不慎忙中走火,而他射出的子彈正好擊中了肯尼迪的右後腦,致他死命。

越南戰爭和軍火商人反對說

上個世紀中葉,美國在越南曠日持久的戰爭令人積怨已久,越南愛國人士和國際反戰組織也許有理由聯繫和收買曾經在前蘇聯居住、同情社會主義的奧斯瓦爾德出手。而美國的軍火商人則從另一個角度看待這場戰爭。在肯尼迪總統的競選議題中,有在下一個任期內尋求停戰的意願,而停戰就意味著軍火商要失去財源了,所以除掉肯尼迪是保衛“錢袋”最直接也最快捷的方式。

副總統和國內權勢聯手說

在肯尼迪被宣布死亡後,他的競選夥伴,時任副總統的林頓・約翰遜就在空軍一號飛機上,宣誓就任美國第36屆總統,當時有肯尼迪夫人在旁的見證。肯尼迪夫人在去世後留下了一份錄音指出,約翰遜是殺害肯尼迪的幕後黑手。

肯尼迪夫人列舉的證據說,約翰遜的支持者是南方的大資本家和大農場主,約翰遜出生在得州,他正是憑藉得克薩斯這些億萬富翁的資助,才獲得了政治資本,所以也必然要為他們說話。肯尼迪總統在1963年宣布要改革美國的稅收政策,直接觸犯了得州石油壟斷集團的利益,於是他們密謀幹掉肯尼迪,要把副總統“扶正”。肯尼迪夫人說,有證據是約翰遜力邀肯尼迪到達拉斯去,在那裡他的人脈和熟悉程度,都有利於他動手。

同樣指證約翰遜的還有中情局老牌特工、水門事件“軍師”霍華德・亨特,和約翰遜的秘密情婦馬德萊娜。

亨特於2009年1月23日去世,各界一致感慨:他把天大的秘密帶進了墳墓!英媒在當年4月15日稱,亨特並沒有帶走所有的秘密,他在死前向他的大兒子披露了一些絕密內幕,其中包括美國肯尼迪遇刺的真相:當時的美國副總統約翰遜下了黑手!

亨特臨死前遞給兒子兩大頁密密麻麻寫滿字的紙,上面有許多人的名字和對相關事宜的解釋。亨特一字一句地說:“這就是副總統林登・約翰遜刺殺肯尼迪的真相!”

馬德萊娜於約翰遜死後,在她自己的垂暮之年回憶,在肯尼迪遇刺後,約翰遜對她說:“我們贏了戰爭。”馬德萊娜心領神會,他說的就是除掉了肯尼迪。

分析:這幾種推測中,有關約翰遜的指控為重要證人之間的互相印證,較為可靠。但是約翰遜作為一個副總統是一個台前人物,其背後真正的勢力並沒有完全顯現,牽扯的人物和組織也未完全曝光。前面提到的三種推論不能說沒有可能,但更重要的是,美國政府卻掩蓋了這一切,這是問題的關鍵,如果是保鏢走火,政府沒必要將此列為機密,如果是外國共產勢力所為,那正說明美國利益集團與其有強大的勾連。

回到調查報告

沃倫委員會進行了長達10個月的調查,聽取了552位證人的證詞和10個機構的報告。1964年9月27日,委員會發表了近900頁調查報告和近17000頁的證詞及彈道證明,其結論要點如下:

刺殺總統、擊傷州長是奧斯瓦爾德一人所為。

沒有發現其它人或團體參與了謀殺總統的行動。

沒有發現奧斯瓦爾德與美國共產黨和外國政府及黨派合謀刺殺總統的證據。

奧斯瓦爾德不是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或任何其它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

沒有發現奧斯瓦爾德和魯比相識的證據。

沒有任何政府官員參與謀殺總統或顛覆美國政府的活動。

奧斯瓦爾德是在德克薩斯州教科書倉庫大樓6樓窗口從背後向總統開槍,共打出3顆子彈:一顆擊中總統脖頸,從喉嚨下面穿出,又打傷了州長的後背、肋骨和手腕;一顆擊中總統後腦杓,導致總統死亡;還有一顆子彈擊中了觀眾里的泰格。

報告認為奧斯瓦爾德的行刺動機為“對一切權威根深蒂固的憎恨以及對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仰”。報告否定了蘇聯或古巴插手的可能性,也否定了美國政府或任何組織參與刺殺的可能性。

分析:當這份調查報告被公布時,美國民眾感到被愚弄了。但是反過來看,所有的所謂“沒有”都指向“有”,所有的否定都像“反話”一樣告訴人們真相。

肯尼迪公開批評共產主義

1963年6月26日,在遇刺前幾個月,肯尼迪訪問了西柏林並做了一次公開批評共產主義的演講。

肯尼迪還曾在演講中表示,先輩們奮鬥不息所維護的信念就是:“……註定人權並非來自政府的慷慨施與,而是上帝的恩賜。”

“……在漫長的世界歷史中,只有少數世代有幸擔負起在最危急關頭時捍衛自由的使命。我對這樣的責任毫無畏懼,當仁不讓。我不相信我們其中任何人願意與其他民族或其他世代交換處我們目前所處的地位。我們所付出的精力、信仰和忠誠將照亮我們的國家及為國效勞的人民,而它所發出的光芒也能真正照亮全世界。”

案發30年後肯尼迪的外科大夫查爾斯・克倫肖披露的事件真相,克倫肖堅信:“總統並不是被奧斯瓦爾德在樓房頂上被射中,而是被迎面射來的槍彈擊中,凶手另有其人。”

寫作肯尼迪遇刺解密相關著作的英國作家安東尼・舒莫斯表示:“已經過了50年,我認為沒理由再進行封存,一些資料繼續被保密,當局就是在鼓勵公眾相信,他們隱瞞著一些罪惡的東西。”

分析:這裡的“罪惡”十分引入深思,結合調查報告、幾種熱門推測、肯尼迪的思想、共產主義蠶食美國的圖謀,這裡得出一個推測:肯尼迪遇刺為組織性刺殺、與政商界高層、一些實為共產主義的團體、以及國外共產組織有關,這不僅是因為利益,而是自由世界和共產主義的意識對壘、正邪大戰。

1990年代時代獨立機構主席、明尼蘇達州聯邦法官特恩海姆說,這些(保密)文件對於肯尼迪暗殺的案情可能沒有什麼大的啟示。弗吉尼亞大學政治學院院長薩巴托則懷疑,在1992年法律命令將所有檔案都安置在國家檔案館之前,一些關鍵文件可能已經被銷毀。

在幾天後即將揭秘的檔案中,公眾會看到什麼樣的保密文件,這些文件是否會直接指向真相,拭目以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