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股市風平浪靜 交易員隱隱不安

今年全球股市一派平靜,就連平常不太可能有這種表現的中國也是如此。

中國股市曾經以單日大漲大跌聞名,但現在正經歷有史以來最平靜的時期之一。以市值計算,上海市場是全球第四大股票市場,上證綜指今年以來有10個交易日的波動超過1%。2016年全年波動超過1%的有65個交易日,2015年有141個交易日。

對FactSet數據的一項分析顯示,過去30個交易日是上海證券交易所自20世紀90年代初開設以來任意30個交易日中波動最小的時期;中共十九大也是在這段時期舉行的。

一系列因素可以幫助解釋交易平靜的原因,包括美國股市的波動性創紀錄低位以及中國經濟企穩的背景。此外,以關注長期表現聞名的機構投資者在中國股市交易中的份額上升。

最重要的因素可能是,許多投資者和交易員稱,2015年股市經歷大漲大跌後,中國政府在股市上扮演了更加重要的角色。市場人士稱,過去一年,證券監管機構已敦促許多券商和基金公開表態看漲股市,同時限制他們拋售股票。部分交易員提到了被稱為“國家隊”的國家投資基金為股價提供的支撐,他們稱,“國家隊”會在股價下跌時入場買進。

這種動向令大量中國散戶投資者越來越失望,這些投資者的綽號是“韭菜”,因為他們像韭葉那樣被揪掉了又很快再長出來。雖然低波動性能夠達到政府樹立穩定形象的目的,但許多交易人士所依賴的快速獲利的機會卻減少了。

24歲的上海信息技術工人顧圓(音)稱自己已退出股市。2015年股市暴跌後,顧圓已經拋售了價值人民幣60萬元(約合87,336美元)投資組合的近70%,今年又賣掉了一部分。他稱,股市暴跌後,甄選強大的科技公司或者令人信服的投資主題變得更難了。

顧圓表示,他不喜歡投資中國大型國企,如石油巨頭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PetroChina Co.,0857.HK,601857.SH, PTR,簡稱﹕中國石油股份)或銀行巨頭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1398.HK,601398.SH, IDCBY,簡稱﹕工商銀行),因為它們的回報率更低。但今年這類股票已引領滬市上漲9%。

有關國家介入股市力度加大的認知似乎與中國多年來開放經濟和市場的努力相悖。習近平上周在十九大開幕講話中表示,繼續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

中國市場對國際投資者非常重要。明年指數提供商MSCI明晟(MSCI Inc., MSCI)將把一些 大陸上市中資類股納入其應用廣泛的新興市場指數,這意味著將該指數作為基準的基金公司需要向中國市場配置資金。通過連接香港股市的交易互聯互通機制,外國投資者已經可以交易上海和中國另一個主要市場深圳股市的股票。

根據上海券商機構上海申銀萬國證券研究所有限公司(SWS Research Co. Ltd.)的數據,去年中國股市中機構投資者的持股比率從2015年的14.5%增加至16.3%,創2009年以來最高。

根據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China Securities Depository and Clearing co.)的信息,中國仍有1.28億散戶投資者。目前可以得到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2月直接持有股票的散戶比例已從2015年中國股市牛市頂峰時的55%降至42%。

景順(Invesco Ltd.)亞洲(日本除外)首席投資總監蕭光一(Mike Shiao)稱,如今 大陸投資者選股更加謹慎了。

蕭光一表示,大家對基本面和估值更加敏感。他表示,如果沒有動能觸發股市,那麼投機者就沒有理由行動。

從2014年末開始,中國政府放寬了對普通投資者融資融券的限制,官方媒體《人民日報》當時也發文稱,此輪牛市背後的原因是中國發展戰略的宏觀支持以及經濟改革的內在動力。然而在數月後,中國股市在短時間內大跌逾40%,證券監管部門開始打擊這類所謂的融資融券交易。中國證券監管部門還對上市公司大股東實施了六個月的股票禁售,並暫停了首次公開募股(IPO)。

政府對股市的一些限制舉措仍然存在,比如大股東被禁止通過大宗交易減持。雖然IPO已經重啟,但討論已久的簡化IPO程序的改革被推遲。其他計劃的改革也被擱置,例如取消個股每日的最大小投資者在同一個交易日買賣同一家公司股票的禁令等。根據市場規定,漲跌幅仍被限制在10%。

交易員稱,2015年以來,中國政府還動用“國家隊”,通過在股市大幅下跌時買入股票、在股市上漲時拋售股票來維持市場穩定;“國家隊”指的是包括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ecurities Finance Corp.,簡稱﹕中證金融公司)和中央匯金資產管理公司(Central Huijin Asset Management)在內的大型國企。

國金證券(Sinolink Securities)的最新研究顯示,6月份這些國家基金的持股規模觸及人民幣4.12萬億元(約合6,220億美元)的紀錄高點,占上市中資公司總市值的7.2%。

北京大學金融學教授Michael Pettis稱,今年股市的波動性下降並不意味著中國股市真的實現了現代化。他稱,財務信息質量仍需提高。

Pettis稱,真正的價值投資要求上市公司具有透明度、財務數據質量要高、政府行為具有可預見性,但在中國,這三方面的要求都還沒有達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