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蔡鍔離京不需要小鳳仙

蔡鍔全家福,1915年攝於北京。居中者蔡鍔,懷抱長子蔡端生。左側為如夫人潘蕙英,懷抱三女蔡淑蓮。右側為夫人劉俠貞,懷抱四小女。前排為長女蔡鑄蓮、次女蔡福蓮。

自古歷史小說每寫英雄,往往要附加一個美人,英雄加美人嘛,這樣才能使書本更好賣、使說書聽眾更多,費了吃奶的力氣,給歷史添油加醋,無非是為了多賺幾個小錢。

問題是:歷史小說並不是歷史。遺憾的是:我們中國的國民,能分清楚“歷史小說”和“歷史”的,畢竟是少數。所以一些故事大王、江湖騙子,才有那麼大的市場。

在近代史上著名的傳奇故事——“小鳳仙幫助蔡鍔逃出北京”,其實就是典型的假歷史、偽歷史,假得不能再假了。我為什麼說它假呢?因為蔡鍔當年離開北京,是向袁世凱請了病假的,蔡鍔是光明正大地離京,是從從容容地離京,是經過袁世凱點頭的合法離京,合情合理,也合乎手續,蔡鍔根本不需要躲躲閃閃、因而也不需要一個小鳳仙來“掩護”。

今天我就通過史料,向大家展示蔡鍔向袁世凱請病假、大搖大擺地離開北京的歷史事實。

首先,我們看看袁世凱的二公子:袁克文的說法。袁克文在其回憶錄《辛丙秘苑》中,有《蔡鍔受知遇》一章。在這一章中,袁克文回憶了蔡鍔向袁世凱請病假、波瀾不驚地離開北京的事實。原文如下:

“……籌安之初,蔡集諸將軍於其寓,議上表勸進,蔡首署銜名,段、江輩益妒視焉,遂誣以謀叛,以兵圍檢其寓,無所獲證。再三侵擾,蔡不能堪,而先公不知也。蔡乃請假,出京養痾,先公猶電令蔡所經地之官守優予衛送,未覺蔡竟起兵抗變矣……”

袁克文的這段回憶,翻譯成白話文,是這個意思:

“……在我父親(袁世凱)籌辦稱帝的前期,蔡鍔喊了眾多將領去蔡家,簽名擁護我父親稱帝,當時蔡鍔是第一個簽名擁護的。段芝貴、江朝宗於是嫉妒蔡鍔,他們就想冤枉蔡鍔謀反,於是派兵去搜查蔡鍔的家,但是搜不到什麼東西。這兩個人總是騷擾蔡鍔,蔡鍔是煩死了,但是我父親不知道這一切。後來,蔡鍔向我父親請假、離京治病,我父親還命令一路上的地方官保護蔡鍔他呢,我父親當時根本就沒有想到蔡鍔竟然會造反、發動討袁戰爭……”

我們從袁克文的回憶里,可以看出來以下幾點:

1、蔡鍔是第一個簽名擁護袁世凱稱帝的,表現非常“忠誠”;

2、段芝貴、江朝宗總是想抓蔡鍔的小辮子,但是抓不到;

3、袁世凱並不知道蔡鍔要謀反的事;

4、蔡鍔向袁世凱請假、說是要離開北京去治病,袁世凱批准了;

5、袁世凱不但批准蔡鍔離京治病,而且叮囑地方官多多關照蔡鍔;

6、蔡鍔離京之後,舉旗造反,袁世凱這才恍然大悟。

由此我們可知:至少從袁克文的回憶來說,蔡鍔離開北京,是經過袁世凱批准的,理由是治病,袁世凱被蔡鍔騙了,而蔡鍔是得到批准而走的,大可以大搖大擺,根本不需要偷偷摸摸,更不需要電影情節裡面的那個小鳳仙來“掩護”。

袁克文的證言略顯單薄,我們來看看《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的相關記錄。《中華民國史事日誌》這冊歷史資料,記錄了蔡鍔兩次向袁世凱請病假的歷史事實:

1.1915年10月30日:准“經界局”督辦蔡鍔,請假五日;

2.1915年11月30日:蔡鍔呈稱赴日本療養,袁批,望早日回國銷假任事。

我們從《中華民國史事日誌》可以看到:在離開北京之前的那一段日子裡,蔡鍔至少兩次向袁世凱請假,其中在11月30日那次,袁世凱不但批了,而且還傻乎乎地對蔡鍔說:“希望你早日康復、回國上班。”

可見,在蔡鍔造反之前,袁世凱根本就沒有察覺到蛛絲馬跡,而蔡鍔也根本不害怕袁世凱,所以蔡鍔才敢堂堂正正、大搖大擺地去總統府、找袁世凱請假。蔡鍔拿到了袁世凱的批准,自然可以從從容容地走,根本就不需要小鳳仙作為一個“掩護者”來粉墨登場。

我們再來看看當年北洋政府的《政府公報》,對於蔡鍔請病假的事情,是怎麼記錄的:

中華民國《政府公報》:

1915年11月1日:蔡將軍請假。

1915年11月17日:蔡松坡赴津就醫。

1915年11月18日:蔡松坡將軍又續請病假。

1915年11月22日:蔡參政續假七日。

1915年11月26日:蔡督辦赴日就醫。經界局督辦蔡鍔現患喉症將往日本箱根,遷地調養,呈明以三個月為限。

請讀者注意:這個《政府公報》的日期,是指公報當天的日期,而不是蔡鍔實際請假的日期。

於是,我們從當年的《政府公報》也可以看出來:蔡鍔在離開北京的前一段時間裡,反反覆復地向袁世凱請病假,而且袁世凱也是反反覆復地、批准了蔡鍔的請假。

為什麼蔡鍔膽子這麼大呢?明明在密謀造反,還敢老是找首長請假、根本一點也不害怕呢?因為在當時啊,人類社會還沒有iPhone,沒有手機SIM卡,沒有竊聽器,沒有偷拍相機……當年要徹底跟蹤一個人、弄清楚他在想什麼、做什麼,其實是很困難的。蔡鍔在北京、天津兩地謀反,其實也就是幾個人低頭細語,把大門咣當一關,你外面的人根本就沒有辦法知道他們在裡面都談些什麼。所以,蔡鍔他很自信:袁世凱不會知道。所以蔡鍔膽子大。所以他不怕。也正因為這樣,我們的近代史,其實根本就不需要小鳳仙作為一個“掩護者”的出場。

事實上在蔡鍔雲南舉義之後,袁世凱對外發表了一個公告,也證明了蔡鍔離開北京,是通過“請病假”的手段。袁世凱的這份公告是這樣說的:

“……蔡鍔等討論國體發生之時,曾糾合在京高級軍官,首先署名,主張君主立憲,嗣經請假出洋就醫,何以潛赴雲南,譸張為幻,反覆之尤,當不至此……”

看到了吧?白紙黑字,很清楚——“請假出洋就醫”。

此外,《邵陽學院學報》2010年第9卷第5期,刊登了學者鄧江祁整理的《蔡鍔年譜簡編》。在這份蔡鍔年譜裡面,也記錄了蔡鍔向袁世凱請病假的事實:

1915年8月15日:赴天津在湯覺頓的寓所,與梁啟超等人密商反對袁世凱復辟帝制計劃,相約梁之責任在言論,立刻作文反對,蔡則“深自韜晦,勿為所忌”之後,頻繁去津與梁密謀商討袁大計。

1915年10月28日:呈請袁世凱給假五日。

1915年11月3日:再呈袁世凱請求續假一星期,以赴天津就醫。

1915年11月11日:離京去天津,住日本共立醫院,派王伯群赴滇桂,告唐繼堯、陸榮廷預為準備。

我們從這份《年譜》中,可以進一步得出以下的歷史事實:

1、蔡鍔在謀反的日子裡,經常性地,從北京去天津,從天津回北京,往往返返,根本就是很隨意,這說明蔡鍔並沒有被控制人身自由,蔡鍔既然享有人身自由,那麼根本就不存在所謂的“逃離”北京。

2、蔡鍔於11月11日離開北京、去了天津之後,馬上躲進了日本醫院,而不是妓院,也不是什麼小鳳仙之類的寓所,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了:不是小鳳仙,而是日本人充當了蔡鍔謀反的“掩護傘”。

最後,我們看看蔡鍔的後人,是怎麼說的。《北京青年報》於2013年3月15日採訪了蔡鍔的曾外孫——袁泉。袁泉提供了一份他家傳的說法。袁泉是這樣說的:

“……至於曾外公(蔡鍔)是如何出京的,外公說他見過不下十種說法,其中不乏驚險離奇者。坊間流傳最廣的,當屬小鳳仙掩護出京說,此說又有好幾個不同的版本。外公說,其實曾外公往返於京津間是很平常的事,早在1914年外公出生時,曾外公就在天津養過病。他要去天津的日本醫院看病,袁世凱是知道的,也沒有理由阻攔。要說這裡面有什麼驚險,那就是1915年10月14日,也就是在曾外公最後一次離京前一個月,袁世凱派密探突擊搜查蔡府。因為此前得到雲南密報,說北京的全國經界局內有人密電雲南,要求他們反對帝制。蔡鍔時任全國經界局督辦,自然嫌疑最大。但密探搜查一無所獲,沒有找到密碼本。袁世凱只好連稱誤會,說是探子們認錯了門。經此較量,袁蔡二人已是心照不宣。然而明知袁世凱加緊了盯防,曾外公還是不慌不忙,仍然按部就班地推進著秘密計劃。他以得肺病為借口請假去天津就醫,而且事實上他確實得了肺病,不由老袁不信。就這樣去天津幾天再回來,回來幾天請假再去,去了又回。如此反覆,讓袁世凱漸漸習慣了這種狀態,從而放鬆了警惕。11月11日,曾外公又去了天津,住了一個星期,這期間密探依舊把他的行蹤報告給袁世凱,似乎一切如常。但這一次,曾外公沒有再回北京,18日悄無聲息地上船去了日本。直到這時,他仍托秘書向袁世凱請假,說醫生建議我去日本休養三個月,等我把病養好了再回來報效大總統。而袁世凱也批了三個月的假。曾外公的走脫,看似輕鬆,實則因為他足夠沉著,掩飾得足夠好,戲做得足夠充分。及至去了日本,袁世凱仍被蒙在鼓裡……”

蔡鍔的曾外孫袁泉,顯然不是歷史見證人,但是他畢竟是蔡家人,三代人言傳身教,因此這份證言,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而更重要的是:這份證言的內容,與公開的史料其實是基本一致的。袁泉的證言,主要是說了以下幾點:

1、蔡鍔在離開北京造反之前那段時間裡,在北京和天津之間來去往返,是十分平常的一件事,蔡鍔不存在人身被監控的事實;

2、值得一提的是文中“袁世凱派密探突擊搜查蔡府”,其實這說的就是段芝貴、江朝宗搜查蔡家的事情,前文的袁克文說了:此事是段芝貴、江朝宗想抓蔡鍔的辮子,是官場內鬥的行為,袁世凱據說對此並不知情;

3、袁泉認為“小鳳仙掩護說”是一個離奇的版本,不值得相信;

4、直到蔡鍔去了日本之後,袁世凱都沒有懷疑蔡鍔,還批准了蔡鍔三個月的病假,這個證言正好與《政府公報》是互相印證的;

5、自始至終,袁世凱都被蒙在鼓裡,都沒有懷疑蔡鍔,直至雲南舉義。

說到這裡,筆者不由得再次提到小鳳仙。稍有理性的人都會明白:人的心理活動是不可證明的。蔡鍔和小鳳仙鬼混,蔡鍔他是出於什麼動機?是為了“掩護”自己的謀反?還是純粹因為沉迷於女色?答案其實只有蔡鍔自己心裡知道。除非蔡鍔對外人說過、或者自己在日記、回憶錄里寫下來——“我找小鳳仙是為了掩護”——否則,試問:旁人又如何知道呢?人心隔肚皮。歷史,顯然是不能夠光靠猜的。

而無論是蔡鍔,還是小鳳仙,都沒有給後人留下日記、或者回憶錄。因此,有人說“蔡鍔找小鳳仙是為了掩護”,其實純粹無理取鬧,純粹就是一百年來的小說家、編劇、作家、造謠者的瞎猜,僅此而已——你怎麼證明蔡鍔找小鳳仙是“為了掩護”呢?你的證據在哪裡呢?

正好相反的是:本文通過大量的史料證據,證明了蔡鍔是向袁世凱請了病假、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大搖大擺、從從容容地離開北京、繞道天津、去了日本的。正因為蔡鍔的離京手續是如此的“正當”,所以在這整個的過程中,歷史根本就不需要冒出個小鳳仙來給蔡鍔“作掩護”。這個道理,是十分顯淺的。

2014-09-05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