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爺:你不能把這個世界 讓給你鄙視的人

若是我們沒有條件去國懷鄉,留下也不見得是壞事。沉默的大多數即便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也始終會讓那些我們鄙視的人心有餘悸。做賊畢竟是做賊,拿再多的刀,也成不了終身的事業。若不是倒在內訌中,就必然會倒在正義的反擊之下。這是如芒在背、不可更改的宿命。

“不滿意你滾出中國啊”“鍵盤俠有本事別BB”……如果你沒有遭遇過這樣的詰問,那很遺憾,你一定是一個不合格的網民。

如果你恰好有本事,又還不滿足於當吃瓜群眾,是不是一定要滾?象李大眼們那樣去國懷鄉,再不願見這令人失望的故土?

不一定。

一、離開,世界也許只會更爛

公元前659年,老糊塗晉獻公禁不住寵愛的驪姬的枕邊風,用栽贓的方式廢掉太子,改立驪姬的兒子奚齊為太子。太子申生也是個直腸子,萬念俱灰,直接就上吊自盡了。

太子雖然死了,但還有兩個成年的公子排在奚齊之前,重耳和夷吾。在驪姬不遺餘力的構陷之下,晉獻公居然派軍隊追殺自己的兒子。自知待下去死路一條的重耳和夷吾開始了漫漫流亡路。

經過這一番折騰,晉國內部分崩離析,各種勢力蠢蠢欲動,一時間動亂不止。奚齊還沒繼位就被殺、接著上台的公子卓也沒活多久。國內的大臣想起了流亡在外的重耳和夷吾,派人去迎接。

重耳是個有貴族精神,卻沒有貴族野心的人。當初晉獻公為了掃清障礙,不惜派兵圍剿他的時候,他雖然手裡有封邑、家臣、軍隊,還是不敢反抗,抹腳開溜了事。春秋時代貴族有個特別的政治避難法則:出奔。就是貴族或者大夫覺得環境對自己不利的時候,可以選擇出走他國避嫌或者避難,放棄政治權利,但保留政治地位。

重耳其實就是按照這個規則跑了。熬了好幾年終於等到回國結束動亂的機會,他卻放棄了——這個公子哥覺得國內環境太險惡,再去趟渾水不值得,找借口推辭了。這也讓夷吾順利登上君位。

但逃避並沒有為重耳帶來想要的安全,也沒有給紛亂不已的晉國帶來太平。昏君當道,晉國內亂不止,外戰屢敗。即便他已經遠逃異國12年,弟弟夷吾派來的殺手還是如期上門。重耳只有繼續跑。去齊國、曹國、宋國、鄭國、楚國……列國都轉了一個遍,最後才在秦國立足。即便他有顯赫的身份、賢明的名聲,離開故土,無從著落。雖然謀臣用了無數激將法,他也沒有下定決心去爭取原本屬於自己的國家。

直到他的侄子繼位後,對他的追殺依然沒有停止,甚至還擴大到追隨他的家臣。重耳終於認識到,面對敵人,既惹不起也躲不起,遲早要有對決的那天。在流亡了整整19年後,他鼓起勇氣,在秦國的幫助下,帶領三千人殺回故土,一路民心所向,望風而降,順利奪取政權,晉國也結束了十幾年的動亂,重新崛起。

最終,他成了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

二、留下,世界也許會變好一點

徐階是明朝嘉靖時期的內閣首輔,他在主政的幾年中,廣開言路,平凡冤獄,提拔能人,雖然品行一般,但也算一代名臣。在中國的政治改革史上有赫赫大名的張居正是他的學生。但這個人剛進入內閣的時候,卻是在殺機四伏之中。

徐階的頂頭上司,是歷史上所謂奸臣的模板:嚴嵩。他和兒子嚴世蕃,把不務正業、天天沉迷於問道求仙的嘉靖玩的團團轉,控制朝政長達二十年。嚴世蕃是個人精,對全國各種官職的肥缺程度了如指掌,明碼標價,但凡涉及升遷,不到他家去意思意思,絕無機會。就連嘉靖的兒子——後來做了皇帝的裕王因為被吏部拖欠歲賜,沒法都要去行賄嚴世蕃,這才要回了歲賜。他有兩句名言:皇家沒有我家富,皇帝沒有我快樂。權勢熏天,一時無二。

嚴家父子通過各種手段幹掉了徐階的恩師,前內閣首輔夏言,作為夏言推薦的人,徐階可以說是危如累卵。嚴家父子一心專營權術,讓原本就頑疾在身的明朝政局更加糜爛。這種情況下,正直一點的大臣要麼因為管不住自己批評的嘴而被殺,要麼避禍稱病退休,遠離是非。

徐階沒有走。雖然不是一路人,但他城府極深,隱忍不發。事事順從,從來不發表反對意見。嚴世蕃看不起他,有時候當面侮辱他,他也不在乎。為了讓嚴嵩放下防備,他甚至把自己孫女許配給嚴家做小妾。當時的朝臣都看不上他,私底下說他是嚴嵩的政治小妾。這個小妾,徐階當了整整十年。

直到嘉靖和嚴嵩產生矛盾,徐階看出了扳倒嚴家父子的機會,他一反常態,果斷出手,檯面台下的各種手段齊下,一舉置於嚴家父子於死地。甫一上台,即革弊政,大刀闊斧,朝政為之一新。

可以說沒有他,就沒有張居正後來的中興改革。

三、你不能把世界,讓給你鄙視的人

中國人最常見的悲劇之一就是小人坦蕩蕩,君子常戚戚。這種悲劇映射出來的邏輯,是畸形的制度和對應的社會環境下,規則對於潛規則的一種哀嚎,文明對於野蠻的一種無奈。

君子們往往困於倫理道德,家國情懷,在無所不用其極的流氓肖小的夾擊中,一敗再敗,最終含淚而逃。縱然有那麼一兩個錚錚鐵骨的國士或者英雄,也不過是在悲劇中增加一點亮色。這片號稱禮儀之邦的土地,屢屢成為動物法則的樂園,公平正義的墳場。

站在人性的角度,我們不能苛求每個人都要以卵擊石,魚死網破。恰恰相反,對於出走的人,我們要給予更多的理解。首先要像個人一樣的活下去,生活才有所附麗,有所希望。走有些時候不僅需要智慧,也需要勇氣。至少中國的脊樑不至於全部埋葬在夾邊溝之類的地方,這是好事。

但若是我們沒有條件去國懷鄉,留下也不見得是壞事。沉默的大多數即便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也始終會讓那些我們鄙視的人心有餘悸。做賊畢竟是做賊,拿再多的刀,也成不了終身的事業。若不是倒在內訌中,就必然會倒在正義的反擊之下。這是如芒在背、不可更改的宿命。

所以只要你願意堅持,希望就永遠在。正因為不滿意,所以不滾。因為我們不能也不該,把這個原本屬於我們的世界,輕易的讓給鄙視的人。

2017-10-21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