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文武:王滬寧憑什麼做成三朝不倒

所謂的習近平新時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核心內容就是王滬寧的新權威理論與泛政治理論在當今中共政權里的具體應用。習的新時代理論的核心內容就是維護中共的領導與維護習核心。這就是王滬寧的政治理論給習近平得出的根本結論。

王滬寧這次入常,既在情理之中,也在情理之外。在情理之中是因為王滬寧是三朝元老,號稱中共的三朝〝帝師〞,是中共所謂的首席智囊,是中共的首席御用文人;情理之外,是因為中共的國級領導人,一般都要有地方主政的經驗,曾主政過一方,但王滬寧是教授出生,直接從學校上到中共的中央。

上世紀八十年代,隨著文化大革命的結束,中共在鄧小平的主政下搞改革開放,當時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受到一些從西方傳來的新思潮的衝擊,中共極需要一個,在原來社會主義理論原教旨主義思想理論不好用了的情況下,能夠粉飾中共統治的新的政治理論。正是在這個時候,以上海復旦大學王滬寧為代表的一些青年政治學者,提出了〝新權威理論〞,王滬寧在比較了古今中外所有的政治理論與政治制度的情況下提出了他的〝新權威理論〞。王滬寧〝新權威理論〞的主要論斷是,現在人類社會已經進入政治時代,政治已經深入到社會的各個角落,已經普及到了社會的各個領域,他認為政治理論沒有絕對真理,政治理論沒有好壞之分,因而他推出政治制度也沒有好壞之分的結論。他認為政治理論的好壞是相對的,政治制度的好壞也是相對,就像人穿鞋子一樣,合適誰穿的鞋子,這個鞋子對這個人來說就是好鞋子。自己認為的好鞋子,對於別人來說不一定是好鞋子。所以他得出來一個結論,在中國建立中共統治的絕對權威,形成中共全面、絕對統治下的社會制度就是適合中國的好鞋子。

王滬寧的〝新權威理論〞與他的〝廣泛政治理論〞的相關言論、相關文章與著作在中國發表出來後,很快就引起了鄧小平、趙紫陽與中共高層的注意,受到了鄧小平與趙紫陽的重視。因為王滬寧的這種政治理論與中共政權極需新的政治理論來粉飾達到了天然的默鍥。只是由於受當時學潮的衝擊,中共高層內鬥還沒有定盤的原因,所以在鄧小平趙紫陽時代,王滬寧就沒有得到當時中共高層的直接任用。

到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鄧小平死後,江澤民基本上完成了全面掌權。這個時候在曾慶紅、吳邦國等江派大員的積極推導下,江澤民就把王滬寧從上海調到了北京的中央,開始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組組長,然後升為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接著再升為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從1995年至2017年這22年的時間,王滬寧就一直在中共的政策研究室任職。

江澤民把王滬寧弄到中共中央後,發現王滬寧確實是個〝政治寶〞,王滬寧最善長的就是對錯不論、好壞不分,黑白不辯。當年他在上海復旦大學當教授,帶領學生參加東亞地區大學生辯論比賽時,在他的指導下,兩次辯論都獲得了冠軍,究其原因,就是他不陷入是非對錯的爭論中,而是只要在辯論的話語上壓過對方就行。在政治理論上,他也是這樣,不論政治理論的好壞,只論政治理論能不能派上用場,就是能不能維護政權,能不能維護權威。在政治立場上,王滬寧也不站隊,只看跟著誰,跟著誰他就給誰出力。

江澤民上台後,雖然是中共的黨魁,但由於鄧小平生前給定下的,中共的集體領導,加上隔代指定胡錦濤做接班人,這樣中共內部權力鬥爭就非常的殘酷劇烈。開始江澤民要與當時的喬石,李瑞環等人斗,後來主要是要與胡錦濤斗。在這種情況下,江澤民除了需要曾慶紅這樣的狗頭軍師外,還需要一個理論上的智囊文膽為他粉飾。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王滬寧為它提出了三個代表,伴隨著三個代表的推出,王滬寧建議它大搞講政治的運動。這樣在王滬寧的建議下,在曾慶紅的主推下,江澤民時代以講政治為主的三講運動在全國大力推廣,將所謂的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的思想普及全黨全國,為江澤民迎得了在中共高層內部政權鬥爭的主動權。

這是為什麼呢?這要回到文章的開頭,王滬寧認為,現在是政治時代,政治涉及到了一切,誰掌握了政治誰就掌握了社會,誰掌握了政權誰就掌握了政治,誰掌握了政權的權威誰就掌握了政權。王滬寧所謂的新權威的理論,就是不論權威的來源與手段的權威理論。其實就是流氓政治理論。

眾所周知,過去的皇權,來源於神,所謂的皇權神授,皇帝為天之子,代天行命,皇權受天理的制約。皇帝行使權力的時候,不能不擇手段,必然遵行王法,就是有法可依,行天道遵王法。現在的民主政權,權威來自於民,因為現代的民主政府是民選的,政權來自於民,因而權威來自於民,同樣,現代民主政權行使權力時,也不能不擇手段,現代的民主政府行使權力是根據現代的憲法與法律來行使。

但是王滬寧所謂的新權威理論,完全不論來源與手段,只要有權就行。不論權力是怎麼來的,是搶來的,還是偷來的,還是騙來的,就相中共政權就是搶來的騙來的。王滬寧也不論維護權力的手段,無論什麼手段只要能將中共政權維持下去就行,什麼手段好用就用什麼手段。

王滬寧的這種政治理論極大的幫助了江澤民,江澤民為了維護權威,搞了三個代表,江澤民為了維護他的權威,大搞貪腐治國,誰跟著他就可以大貪特貪,江澤民為了維護它的權威,大搞選邊站隊,江澤民發動殘酷鎮壓法輪功運動,誰跟著它一起去鎮壓法輪功,誰就是它的人,搞得一時之間,出來一大堆跟著江澤民去鎮壓法輪功的中共黨員。

江澤民下台後,胡錦濤成了繼任者,按理說,胡與江是死敵,王滬寧幫了江的忙,原來一直效忠江,應該是江的人馬,可是胡一上台後,王滬寧馬上就轉向,成了胡的人馬,因為王滬寧在政治上不站隊,誰用他他就跟誰。

胡剛上台時,受到江的挾制,幾乎很難有施展的餘地,這時王滬寧給他出主意,要他首先站住中共〝正統〞的地位。當年華國鋒、胡耀邦和趙紫陽之所以沒有衝出鄧小平的控制與排斥,就是因為他們這幾個都沒有首先站得中共的〝正統〞地位。當時中共的這個〝正統〞地位被中共的八大老佔住了,這八大老又基本上是聽鄧小平的,這樣鄧小平就佔得了中共的〝正統〞地位,這樣中共的權威就掌握在鄧小平的手上,剛才說了,政權是受權威控制的,誰掌握了權威誰就掌握了政權,儘管鄧小平不是中共黨的總書記,但是中共政權卻是掌握在鄧小平的手上。

由於受這種活生生現實的啟示、加上王滬寧新權威理論與中共政權現實的不默而合,所以在王滬寧的建議下,胡錦濤上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西柏坡尋根祭祖,胡錦濤一上台首要的事情就是打造自己是中共〝正統〞的形象。當時胡錦濤所處的環境,幾個政治局常委,除了溫家寶外,其它的幾乎都是江派人馬,軍委也幾乎都是江派人馬,在這種情況下,胡錦濤幾乎是被架空的。那麼胡錦濤如何去跟江澤民斗呢?

如是胡錦濤打造自己是中共政權的〝正統〞就成了必然的最重要的手段了。與此同時,王滬寧又為胡錦濤設計了科學發展觀的思想。建立了一套說起來好聽的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理論。這套理論,正好與江派搞的拉幫結派,大搞貪腐相對立,從理論上是打擊江派的重要的政治武器。起碼是好聽的政治口號。

與江澤民走到哪裡都要帶著王滬寧一樣,胡錦濤也是走到哪裡也都會帶著王滬寧。由於王滬寧這種新權威理論,這種泛政治的理論在胡錦濤身上應用的成功,胡錦濤在中共總書記的位置上,在江派人馬的圍剿下才得以穩了兩屆,這一點不得不說其中有王滬寧的功勞。但是,正是因為有這種理論做支撐,胡錦濤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對江派人馬的胡做非為,幾乎是能不管就不管,任其貪腐,對江派人馬對中國老百姓的殘酷迫害幾乎是睜隻眼閉隻眼,只要不觸犯他的地位他基本上不管。因為他管多了,他的對立面就多了,他的權威就會受損。只是後來江派的陳良宇對溫家寶有直接的小動作時,這樣才促使胡錦濤對他下手,因為江派動了溫家寶,就等於動了胡錦濤。胡溫的政治地位是不分家的。

胡錦濤在位的十年時間,一直在保持他是中共政權的〝正統〞地位方面做得比較穩,渡過了他個人政治生崖中的一次又一次危機。這樣到了他執政的後期,他的勢力與江派的勢力基本上能持平,從某些方面講也許還超過了江派。

到中共的十七大,在選中共的接班人時,江派想讓薄熙來上,胡派想讓李克強上,這時江不同意胡,胡不同意江,於是只好擇中選個人,選個雙方都能接受的人,於是中共的十七大上,就選習近平當中共的接班人,十七大上習近平進入中共的常委,任軍委副主席和國家副主席。

胡錦濤執政五年,就能在中共政權內取得這樣的權威,能與江派分庭抗理,爭奪接班人,這與王滬寧的幫助也是分不開的。

到中共十八大上,胡錦濤的勢力基本上蓋過了江派的勢力,在圍繞著十八大的中共政權的爭奪的激烈程度這裡就不詳細述說了,但是有一點要提一下,由於習近平在十八之前,在中共政權內部還沒有形成絕對的共識,這時令計劃覺得自己有可能有上位的機會,所以在私下裡令計劃也有所行動,儘管王滬寧不站隊,但是由於工作關係,王滬寧與令計劃的行動是有所參與的,至於說參與的程度現在還無從得知。不過他這點動作,也由於後來他對習近平有更大作用的原因給掩蓋過去了。

習剛上台時,有兩個特點,一個是非常想為中國做點事,再一個是想重視憲法的作用。可是,他臨近上台時發生了王立軍事件,隨著王立軍逃去美領事館事件黑幕的一步一步揭開,原來江派同意習近平上位是暗藏著背後的陰謀,就是先同意習近平上位,排擠掉胡錦濤的人馬,然後利用江派掌握住的政法系統和軍隊系統里的權力,發動政變,將習近平趕下台,再由江派的人馬薄熙來上位取代習近平。

那麼江派為什麼不直接在胡錦濤時代就發動政變趕走胡錦濤呢?這個原因就是鄧小平已經隔代指定了胡錦濤做中共政權的接班人,而且定下了中共常委集體領導制度,江的權威根本無法與鄧相比,江只是靠拉幫結夥搞貪腐來維持它的權威,所以在當時江想除掉胡是做不到的。胡在位的十年,為中國老百姓沒有立下什麼功勞,但是保持他是中共政權的〝正統〞地位,卻一直做得比較成功,這樣在胡在位期間,江是不可能發動政變趕得走胡錦濤的,只能在私下裡搞些暗殺行動。

至中共十八大,江派認為時機成熟了,一個是習近平不是誰指定的接班人,只是胡江兩派政治鬥爭妥協後的產物,再一個習在中共政權里也沒有多少的根基。一旦胡下台習上台後,江派就可以利用它們在中共政法系統與軍隊系統里掌握的權力,發動政變,將習近平趕走。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王立軍事件將江派的這個政變黑幕給揭開了。臨近習近平上台時,胡錦濤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自己完全裸退,習近平上台後,胡將自己的人馬幾乎全部都給了習近平。習近平從一個中間的、在政權上不怎麼起眼的、看上去平凡的政治人物,一下子成為中共最有實權的人物。當然,這其中還有一個關鍵人物就是王岐山,王岐山不能完全算做是胡派人馬,但肯定不是江派人馬,但是他在中共政權里算是實力派。習近平上台後,王岐山與習近平很快形成了聯合,就是現在人們所說的習王聯盟。

這裡面再一個關鍵的人物就是王滬寧,習近平上台的一開始,習王並沒有馬上一拍即合,習剛一上台時對憲政治國,對樹立憲法的權威比較有興趣,對王的新權威理論還沒有完全摸透徹;而王呢,對誰能成為中共政權的新權威,也還沒有摸准,所以他當時還處於一種消極的狀態。但過了一年半載後,他發現習近平已經成為中共政權不二人選,這時他就開始全身心投向了習。

習近平上台後不久,發現他原來所想像的憲政治國在中共政權體制下並不易推行,再加上江派的政變勢力對他的政權與他個人生命的威脅,這時除了習家軍和胡錦濤給他的人馬外,他也急需要新的政治理論與政治手段來保他的權、來保他的命。這時王滬寧正好為他所用,王和習這兩時正好相合,各取所需。

王滬寧要在新的政治人物里推行他的新權威理論,習正好需要這種新權威理論,就是上面分析的王滬寧的政治流氓理論,也就是現在中共十九大提出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

王給習設計的新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核心內容,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就是習近平說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特徵。這就是王滬寧的新權威理論,在中共現政權里得出的結論。

王滬寧的新權威理論認為,政治在每個階段、每個時期首先要有目標,要有口號,這時的這個目標、這個口號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要實現這個夢,就得有權威,而且要有絕對的權威,這個絕對權威要來自於絕對的政權,這正好與中共現政權不謀而合。這樣王滬寧就得出一個結論,實現當前中國發展與解決當前中國社會問題,一切前提條件就是維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牢固樹立中共的領導地位絲毫不能動搖。這是解開中國社會一切問題的鑰匙,是中國社會所有複雜矛盾的關鍵點,只要抓住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個關鍵,那麼大問題就解決了,其它的全是小問題。經濟也好,貪污也好,法律也好,不公也好,民怨也好,各種權斗也好,相比起中共的領導全是小問題。解決了大問題,抓住了大問題,其它小問題只是解決的時間的問題。

那麼在習近平手上,要建立中共的絕對領導地位,有兩點是必不可少的,一個是領導核心,一是個領導權威。形成領導核心,首先就得形成領導權威,這個權威就是現在的中共習王聯盟發動並且還在進行的反腐運動,習近平通過五年的反腐運動,已經打掉了幾十萬政治敵對陣營的人馬,從而樹立了習近平的權威,從中建立起來了一套習近平的人馬,形成中共政權的領導集團,習近平從中建立起政治權威後,就要形成習核心,建立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政權的領導集體。

這次十九大習近平集團的政治成果,一個是習家軍在中共政權里取得了絕對的優勢,中共政權的主要職位也基本上都被習家軍佔領。再一個就是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寫進了中共的黨章。

實際上這個所謂的習近平新時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核心內容就是王滬寧的新權威理論與泛政治理論在當今中共政權里的具體應用。

習的新時代理論的核心內容就是維護中共的領導與維護習核心。這就是王滬寧的政治理論給習近平得出的根本結論。

接下來,王滬寧幫助習近平做的事情,就是如何維護習核心,如何具體操作、如何具體實施。前段時間在中共黨內提得最多的是,中共每個黨員,每個黨的幹部,特別是領導幹部,都要學習、保持四個意識,即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和看齊意識。

由於王滬寧特彆強調的泛政治理論,所以在政治意識方面,為了讓中共黨員更加清楚什麼是政治意識,王滬寧又幫助習近平提出了,政治立場,政治方向,政治原則和政治道路。即將政治意識如何適應當前的形勢方面更加具體化。

在具體操作上,每個中央政治局委員必須定期向習近平彙報工作,反映情況。也就是習核心不僅只是停留在口頭上,只是停留在文件里,而必須具體體現在日常的學習與工作之中。

現在習近平集權的理論已經有了,也寫進了中共的黨章,習近平集權政治集團的人馬也已經形成。接下來就看習近平具體的應用與實施了。

本來這篇文章到此就應該結束了,但出於善心,我就還想多說幾句。

王滬寧的政治理論,實際就是毒品,只是毒品不叫海洛因不叫冰毒而改稱叫麻果,其實麻果也是毒品,由於有的吸食麻果的人,不把麻果當毒品吸,結果吸食的量更大,吸食時更加放縱,這樣造成的毒害更大,結果自己不知不覺中毒了自己還不得而知。

習近平也一樣,想為中國作點事,可是中共政權就是中國社會的毒瘤,就是人類的毒瘤,無論想在中國做成件什麼樣利國利民的大事情,首先的前提條件是必須要解體中共,只要中共還在,想實現中國的什麼偉大復興那就只能只是夢想。

如果用王滬寧的這種政治流氓理論還繼續下去,那麼眼見的現實是,中共江派集團或者貪腐集團,在要完全失去政治權力的情況下,必然會鋌而走險,必然會與習陣營拚死一搏,與其坐著等死,不如做最後一搏,來個魚死網破。而且這樣的事情馬上就要發生,到時習近平就有可能與他們同歸於盡。因為這種拚死內鬥的結果,肯定帶來的是中共政權的解體,帶來的是中共政治敵對勢力的兩敗俱傷。

其實現在維護中共政權的,就是王滬寧等幾個陰暗的沒有道德的人在做這件事情,其實就是果了一層糖衣,一但中共政權失衡,這層糖衣就會被撕裂,這個所謂的新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就一錢不值了。

再說一句,王滬寧也好,習近平也好,如果你們良心尚在,如果你們還真的想為中國做些好事,那麼從現在開始就希望你們能清醒過來,認清楚中共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也好給你們和你們的團隊帶來美好的未來。

當然如果你們已經有自己的高見,只是想利用中共為自己集權,一旦權力完全到手後,就馬上立即解體中共,同時在中國平穩過渡實現憲政民主制度,那也算得上的是高人或者叫偉人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