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突然通知父派出所外死亡 衛小兵誓追究責任

2017年11月3日,四川維權人士衛小兵的父親於派出所對開的長椅上死亡。(維權人士提供)

曾因海祭劉曉波而被打壓的四川維權人士衛小兵,繼其母受到恐嚇後,其父突然在派出所附近死亡。衛小兵懷疑父親臨死前曾到過派出所,要求與兒子見面,他指責當局長期禁止他與親人見面,所以要對他父親的死負上最大責任。(黃樂濤報道)

衛小兵周五(3日)晚對本台表示,他早上突然接獲四川雅安市雨城區警方的來電,表示父親剛剛去世,他立即趕到雅安市處理父親的後事。他表示,父親周四(2日)還跟他通過電話,當時並沒有說感到身體不適;父親多年來只是患上一些例如高血壓等等的老人病,並沒有患上甚麼大病,加上他是於雨城區河北派出所外死亡,認為父親死亡充滿疑點。

衛小兵說∶他(父親)就這樣說的呀,昨天(周四)他打電話跟我說,說這個讓我下去這個雅安去看望他,我說我現在這個國保不讓我過去,他就不相信,你又(沒有違法)犯罪其么的,他就跟我說你要去找他們(當局)知道嗎?因為上午就發現死在派出所對面那個椅子上,所以說我現在也不知道甚麼情況,因為法醫鑒定是猝死,喝了酒吧,他可能有些生氣,知道嗎?他本來有高血壓。

衛小兵表示,自從今年8月他因海祭劉曉波取保後,一直都被當局控制在四川蘆山縣老家,就連離開探望父母亦不獲批准,所以他認為父親去世,當局是要負上最大責任。衛小兵已向涉事的河北派出所查問,但警方卻表示不清楚事件,他現在打算向警方追究責任。

衛小兵說∶它(當局)肯定有責任,連我去看我父親,有病的父母親都不同意,知道嗎?我肯定會去這個討說法,肯定是的,是吧?怎麼就那麼奇怪就倒在派出所門口,下一步我準備訊息公開,讓他們公布昨天(周四)從下午5點鐘到這個晚上的監控,如果說他沒有去過,那就沒關係,如果去過,肯定去找他們的這個肯定是出了問題,是吧?

對於衛小兵的父親於派出所外死亡一事,本台致電雨城區河北派出所查詢,當值警察承認衛小兵父親於派出所對開死亡,但就否認他父親曾到過派出所。

警察說∶今天(周五)早上發現在派出所對面的一個長椅上躺著,然後躺著就死了。

記者問∶他之前有沒有來過你們派出所,有沒有進去?

警察說∶反正之前也沒有來過。

衛小兵的朋友、廣東維權人士黃永祥表示,現在衛小兵雖然可以到雅安市處理父親的身後事,但就一直被警方監視,沒有自由。而衛小兵的母親仍在廣東,而且身體不好,希望當局不要再控制他,好讓他與家人團聚。

黃永祥說∶他現在出去,因為他父親這次死亡,他出去雅安市那邊都是當地警方陪同他出去的,這次海祭之後就限制在蘆山,廣東這邊一直都不讓他回來,母親是有病的,要在廣東這邊,幫他處理一些事情,他想過來這邊(廣東),但經過多次申請都不批准。

黃永祥表示,現於網上呼籲民眾關注衛小兵的情況,設法幫助他度過難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