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王麗坤偏愛競技類真人秀:因為不用演

王麗坤

當年沒學過一點表演的王麗坤被徐克從北京舞蹈學院發掘,憑藉出演電視劇版《七劍下天山》正式出道。之後,《北京青年》中演繹神神叨叨的任知了,在真人秀里素顏出鏡,和吳亦凡搭檔主演電影《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

雖然長著一副需要被保護的外表,但王麗坤骨子裡卻是十足的男孩子性格。從她參加的真人秀就不難看出,《星跳水立方》《極速前進》都是很多藝人不敢挑戰的競技類,而王麗坤之所以鍾愛這一類真人秀,只因為它們“不用演,認真完成任務就可以了。”

心態好,是她一直以來的處事原則。相較於其在電影《情遇曼哈頓》中飾演的努力爭取角色、一心要贏的演員白淇,王麗坤說,“我覺得什麼事情都有自己的定數,比如一個角色很多人去爭取,如果能給你,那是你的幸運,你要努力做到最好;如果沒有給你,你也要心安理得地去接受。”

1草原“坤哥”

從小隻留短髮,喜歡打抱不平

很多人提到王麗坤,都誤認為她是江南水鄉出生的女子,其實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內蒙姑娘。“我出生在海日蘇蘇木,是一個牧區。出來讀書,很多同學都問我,在家是不是住蒙古包,其實並沒有。我家門口種了好多好多水果,有一個果園,還有一個很大的菜園,牛羊馬有專門的生活區域,外面是樹林環繞,門口有一條河,說起來很童話的一個地方。”

雖然並沒有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但因為爽朗豪放的個性,很多熟悉王麗坤的朋友都喜歡叫她“坤哥”。骨子裡,王麗坤還是個很仗義的姑娘,總愛打抱不平,“特別小的時候,有一次我都忘記原因了,反正打了一個男孩,我邊打還邊哭。後來我聽我媽說,那個被我打過的男孩長大後,見到我媽還問記不記得小時候我打過他。”

王麗坤家裡還有一個姐姐,“我姐姐就像洋娃娃一樣,每次走到照相館,別人都說要免費給她拍照片,不要錢,拍完就會放在櫥窗里,但從來沒人這麼跟我說過。我從小就是短頭髮,穿小西裝、小夾克,像個男孩。我爸爸也喜歡我留短髮,好幾次頭髮長長了,他就用各種誘惑騙我把頭髮剪掉。”

2家教嚴苛

練漢字,父親要求一天寫一本

雖然父親很是寵愛,但是在管教上父母對王麗坤從來都沒有鬆懈過,“我爸有一句名言,就是‘我是爹’,他是不允許反抗的。小時候練字,他一下就給我買一摞田字格本,一天寫一本。後來因為一本太多了,根本寫不完,才改成了一天寫半本。”

10歲那年,舞蹈學校的老師去王麗坤所在學校招人,因為音樂老師特別喜歡她,極力推薦,“可是數學老師特別不想讓我去。考學走那天,數學老師站在我家門口跟我媽說,不要讓她去啊,她讀大學一定是個好苗子。”

在考舞蹈學校前,王麗坤並不清楚什麼是跳舞,“初試時,我就拿了一把扇子,上去晃了兩下,那扇子還是我們元旦表演時的道具。現在想來那根本不是跳舞,連伴舞都算不上。後來老師說那就練耳聽音吧,根據鋼琴的聲調唱高低音。但是老師彈什麼我唱的都是‘啊’,也不懂。可那老師就是特別喜歡我,我那時很矮,老師量身高的時候一直跟我說,‘你翹點腳唄,翹點腳!’”就這樣,王麗坤順利地考上了舞蹈學校,從此開始了住校生活。

3獎學金專業戶

學習不靠玩命,只為父母高興

“那個時候覺得,離開家去過集體生活很有意思。”結果剛入學,王麗坤打水的時候,就把自己給燙了。爸媽打好包準備帶她回家休養,她卻堅決不同意,“我說我還沒上課呢,還沒開始,你讓我放棄怎麼行。”

燙傷沒恢復好,王麗坤就趕著去上課了,“校長還在全校點名,說要向我學習,這麼刻苦和認真。但我心裡著急,想著別人都學好了,我卻落了那麼多課。”但王麗坤自認並不是一個玩命刻苦型的學生,“我所有的努力就是為了讓父母覺得這個孩子成績好。我有個同學是那種,寫一篇論文老師說兩天後交上來,她真的可以寫兩天。但我是那種兩個小時就寫完了,剩下的時間就去玩了。期末,所有的成績都拿到手,我會給我媽打一個電話,彙報一下每門功課多少分,我媽很高興,我的任務就完成了。”

王麗坤的成績一直很好,每年都能拿到獎學金。“一般一個班只有三四個人可以拿到,也是分檔的,我的成績是可以拿到最高檔。”後來,王麗坤又順利地考上了北京舞蹈學院,也正是在此學習期間,沒有學過一天表演的王麗坤被徐克導演發掘,出演了電視劇版《七劍下天山》。

4想演人格分裂

為拍戲,到精神病院體驗生活

真正讓更多人關注到王麗坤的,還是2012年那部《北京青年》,她在劇中飾演了一個精神有些問題的女孩任知了。

為了塑造好這一角色,拍攝前王麗坤特意去精神病院體驗了一段時間。剛進精神病醫院的時候王麗坤很緊張,“他們有探視時間,家屬都會隔著玻璃看望他們,我去的時候,那些病人都以為是他們的親戚來了,所有人都擠在玻璃門那兒看,眼神特別空洞。有一個人還過來說認識我,我以為他看過我演的戲,後來才知道他可能是瞎說的。還有人安慰我說別害怕,過兩天就適應了。”

在拍完《北京青年》的很長一段時間裡,王麗坤還會有些神經質,“我經常會站在任知了的角度想事情。我和李晨以前拍過《理髮師》,是部有年代感的劇,跟任知了完全不一樣。後來我們一起吃飯,我說完一句話,李晨就說‘你現在是任知了上身了吧,怎麼生活中也變成這樣了。’”說到如今還對什麼類型的角色感興趣,王麗坤仍然會說:“我一直對精神病人好奇,之前看過一些電影,有些人格分裂的角色,可能有七重,我覺得特別有意思。其實他們是分很多種的,好多人平時是特別正常的。”

5做真實的自己

偏愛競技類真人秀,因為不用演

2013年,王麗坤參加明星跳水競技類節目《星跳水立方》,素顏出鏡驚艷了很多觀眾。而對於這件事,王麗坤笑稱一切都是意外,“所有都是意外,就連參加那個節目也是意外。我不會游泳,最開始是拒絕的,然後節目組說你可以來學,也是因為我特別想學游泳,之前拍下水戲時都很被動,於是才去的。那天素顏去跳水也是個意外,因為我前面參加了一個電視劇之夜的頒獎活動,妝很濃,趕場的路上就把妝卸了。等我到了節目錄製現場,發現所有人都在等我,根本沒時間化妝。工作人員問我行不行,我說別影響大家,我無所謂,然後就這麼錄了。當時也沒想那麼多,而且跳水這事本身我就不擅長,如果帶妝會覺得有負擔,比如眼睛上有東西,可能就會一直蹭,補妝也不好補,素顏更有助於我去完成這個事情。”

不久前,她又在新一季的《極速前進》中與鄭元暢組成了“元力”組合,還被搭檔誇讚體力好以及比較“耐撕”。對於比較偏好這類競技性真人秀節目,王麗坤說,除了會覺得比較刺激,最重要的是不用考慮人設。“參加這類真人秀其實是因為我覺得更適合我,認認真真去完成一件事,不用表演,給出最真實的自己就好了。”

新鮮問答

記者:自從“素顏”成了你的一個標籤後,偶爾化一次濃妝,反而會被人“介意”,對此你會在意嗎?

王麗坤:不會啊,每個人審美都是不一樣的,而且美的標準也不同,你什麼樣大家都會說你好看,你什麼樣大家也都會說你難看,這太正常了。我也不期望每個人都說我好,這不現實。

記者:徐克導演算是你的伯樂,從電視劇版《七劍下天山》到電影《西遊·伏妖篇》,十多年後再合作,他覺得你有什麼變化?

王麗坤:我們還真沒有坐下來細聊過這個話題,他覺得我這麼多年沒有什麼變化,但表演肯定是比第一次好很多。

記者:參演電視劇《武動乾坤》和導演張黎合作感覺如何,他是一個對演員要求很高的導演,拍戲過程中有沒有什麼讓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王麗坤:他不會很兇,也從來沒對我凶過。他現在的狀態就是:這都是一群孩子,還是要耐心一點。我覺得他對我要求還是很多的,當然我之所以去拍這部戲也是因為黎叔,我希望在他的指導下有所進步,所以我也希望他能有更多的要求給我。他從來不會讓你簡單地去完成一個表演,他都會說:“再豐富一點。”我們幾乎沒有一條過的時候,只有我有過一次,大部分戲都會拍好幾遍。其實跟他拍戲,我壓力很大,因為糊弄不過去。總會想怎麼才能讓他滿意。

記者:出道到現在,會不會期待一個更有代表性的作品出現?

王麗坤:當然。我很期待一個適合自己,豐富立體的角色,但是我自己其實也沒有具體的標準,我覺得這也是一種緣分。

記者:舞蹈和表演更熱愛哪一個?

王麗坤:目前來說,我更熱愛表演多一些。實話實說,舞蹈其實比較殘忍,它的壽命會很短,但是這次在電影《情遇曼哈頓》中飾演一位百老匯演員,讓我有了一些新的感受,之前在學校比較一板一眼,但是這次和百老匯的編導學習舞蹈,讓我更加享受了。我現在跳得肯定不如以前,很多動作也達不到以前的標準,但是我的內心是愉悅的,可能在某些方面更有感染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