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別等了 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的最佳時機

1、

林語堂老爺子曾說:

讀書沒有合宜的時間和地點。一個人有讀書的心境時,隨便什麼地方都可以讀書。如果他知道讀書的樂趣,他無論在學校內或學校外,都會讀書,無論世界有沒有學校,也都會讀書。他甚至在最優良的學校里也可以讀書。

如果把讀書兩個字換一換,基本上萬物通用。

比如,學習沒有合宜的時間和地點,減肥沒有合宜的時間和地點,比如寫作,比如旅行……,這幾乎是個萬能公式,可以拿來就套用。

其實,說的只是一件事:

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的最佳時機。

2、

做對的事,任何時機都是好時機。

這話不是K叔說的,是“他有一個夢想”的馬丁路德金的話。

前幾天有個可愛的讀者,問了我一個問題:

“K叔,你有寫作課嗎?有的話,我一定要報!”

一方面,覺得自己也就是個業餘寫字的,不敢做什麼寫作導師,另一方面覺得心裡暖暖的,至少證明有人喜歡我的文字。

其實談起寫作這件事,K叔確實有些話要說。

這一年,知識付費浪潮席捲而來,讓很多喜歡寫作,擅長寫作的人,來了個大翻身。以前互聯網的精神是一切都免費,看電影免費、聽歌免費,你一個寫博客的,更得免費!我來給你捧場就不錯了,你還要我為你那點破字掏錢!做夢!

但似乎一夜之間,風向徹底扭轉,大家紛紛呼籲,快給我一些好內容吧,哪怕讓我多給點錢也願意啊!於是,知識大V應運而生。

有些人看不慣了,覺得你們不就是運氣好,矯情地寫了點破雞湯嗎?

但更多的人則是開始嘗試寫作,希望用寫作來改變自己的生活,甚至改變命運。

3、

我有個同學,幾乎是和我同時開始寫公眾號的。當時我倆還約定,一起努力把公眾號做大,剛開始,倆人勁頭都挺大,一起比著寫,還經常來個批評與自我批評。

不過,差不多兩個月之後,他的號就停更了。

我微信上問他:“咋不寫了?”

他過了好久才回覆:“太累了,腦細胞都死光了,緩緩再說吧!”

這一緩,緩了大半年。

有一天他突然微信我:“你怎麼閱讀量一下子漲了那麼多啊?!”

我給他截圖把粉絲增長的曲線圖數據給他,加一句:“我他娘的這半年每天都在寫啊!”

他回覆:“你TM真能硬挺!”

沒錯,確實在硬挺,在死撐。

當所有人都說,公眾號已經不行了,紅利期已過了,沒有出路了,但我就是不信邪,我始終相信,只要這件事是對的,那麼即使晚,也值得做。

儘管現在K叔的公眾號依然算不上什麼大號,但至少我已經有了這十幾萬的讀者,有一個每天讓我牽掛的地方,有一個讓我繼續死撐的理由,這就夠了。

4、

每次看《肖申克的救贖》,我都感動的熱淚盈眶。

我總是不自覺地把自己帶入角色,假如我是那個蒙冤入獄的安迪,猶如天堂墜入地獄,我能不能像他一樣,靠著對自由的信念,每天在黑暗中用那麼一個不起眼的小鎚子,硬是挖出一條通往自由的隧道。

我想,我可能,我應該,做不到。

而且,我想大多數人都做不到,就像安迪身邊的那些獄友們,在上帝的懲罰面前,他們只有束手就擒,當然,好聽一點的也叫隨遇而安。

當然,一定有那麼一些人,他們在等待,等待某一個時機,或許有機會逃離,但等了一年又一年,他夢想中的最佳時機永遠沒有到來,生命也隨之結束,等待時機變成了等待死亡。

強者自救。

有太多人,把自由、希望、美好的未來,寄托在某一個可能根本不會到來的時機上,那個時機或許是貴人相助,或許是天公作美,但這種期待,多是徒勞。

5、

曾經寫過一篇文章《那個三本畢業的人升職了》,寫的是我的一個同事,我經常在想,他是怎麼做到把一首爛牌打得如此精彩的。

後來,慢慢意識到:他最讓我佩服和值得學習的一個地方,便是從不等待,主動出擊。很多看起來瑣碎的工作,我們幾個開始叫苦叫累,總覺得這件事看起來不夠成熟,還不是全力衝刺的時候,罵罵咧咧半天都沒開工。

但回頭看他,人家已經把事情搞定了一半。

弱者等待時機,強者製造時機。

不是事情太難,而是我們被自己的等待捆住了手腳。

掉進水裡你不會淹死,呆在水裡你才會淹死,你要做的,唯有不停地游,不停地游。

等待最佳時機,最後只會殺死你。

6、

好啦,結尾送一句大家都聽爛了的話,但依然想啰嗦一次:

種樹的最佳時機:一個是十年前,另一個是現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360do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