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老照片】禁書關於紅軍長征一節的標題竟是「萬里流竄到陝北」

章乃器雖然成了右派,但是仍舊保持讀書的好心情,他的朋友邵力子先生和章伯鈞先生,每次政協開會,老人手裡都拿著一本書,邊開會邊讀。那時政協基本上是「一言堂」了,邵老「一心二用」。章伯鈞藏書豐富,章乃器從他家借來一套線裝足本《金瓶梅》,但不許兒子看。章乃器兒子章立凡說,他有一次看1949年以前出版的書。其中有一本很厚的「反動」書籍,記述中國近代史,關於紅軍長征一節的標題竟是「萬里流竄到陝北」,章立凡想不到近代史也可以這樣解讀,從此愛讀禁書。

*胡泳:“三反運動”中,津沽大學副校長李寰震的《我的反動思想危害了人民教育事業》,該文先後在《天津日報》和《光明日報》刊發,又被收錄到五十年代出版社的《批判我的資產階級思想》中。他寫道:“我感謝共產黨和毛主席領導的‘三反’運動給我的改造,使我有重新做人的機會。”

煮百年:章乃器雖然成了右派,但是仍舊保持讀書的好心情,他的朋友邵力子先生和章伯鈞先生,每次政協開會,老人手裡都拿著一本書,邊開會邊讀。那時政協基本上是“一言堂”了,邵老“一心二用”。章伯鈞藏書豐富,章乃器從他家借來一套線裝足本《金瓶梅》,但不許兒子看。章乃器兒子章立凡說,他有一次看1949年以前出版的書。其中有一本很厚的“反動”書籍,記述中國近代史,關於紅軍長征一節的標題竟是“萬里流竄到陝北”,章立凡想不到近代史也可以這樣解讀,從此愛讀禁書。

劉岩:把轉手絹和舞綵綢扇看成是傳統二人轉的標誌性絕活,是相當普遍的看法,但事實上,這兩種招牌式的表演都是在新中國成立後的文藝會演中才出現的,尤其前者,據有的老藝人回憶,甚至是為表現“轟隆隆的機器轉得歡”的社會主義大工業生產而發明的。

*王曉漁:兩天讀畢劉仲敬《民國紀事本末》,大快朵頤。作者遠離悲情敘事和黨化敘事,致力於“憲制演變的歷史”。書中妙語俯拾皆是,如“華人之惡專制而戀大一統者,實無異於愛苗條而不舍甜食”,如論及籌安會,稱“僅就政協人選而言,袁氏可謂得人”;如“五四以來,華民族主義所仇者,一向為友華勢力。”

*李靜睿的伊薩卡島:我最早讀《白鹿原》是在《當代》上,一直以為是個全本,前段看資料才知道當時就刪了四五萬字,後來為了得茅盾文學獎,陳忠實又刪改了一部分,我讀過詳細對照的論文,除了一些性愛描寫,主要是涉及政治表達,比如認為國共兩黨鬥爭不過是“翻鏊子”的描述大都刪了,比如朱先生和鹿兆鵬有一段對話,朱認為國共內戰是自相殘殺,修改版中增加了鹿說蔣介石背叛三民主義,是“獨裁獨夫”的政治表態(這一段明顯看得出很僵硬),比如關於肅反和文革的一些描寫都刪了。後來拍電影版,和原著對比刪了不知道多少,朱先生和白靈這兩個重要人物根本消失了,電視劇沒看,據說改動更大,但還是播了一集也沒了。可以說是非常慘的一本書了,閹了這麼多次,最後還是沒能進宮當太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阿波羅網東方白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