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爺:讀史札記:脫北者們

原朝鮮軍方二號人物國防部長玄永哲,因為頂撞領袖,前一天還在看音樂會,隔天就被綁到操場上當眾用高射炮炮決。太永浩兔死狐悲,趕緊跑路也是正常,或者說英明的。至少太永浩逃跑的時候還知道帶上妻兒。

關於脫北者投奔怒海,見過無數的血淚動因,但是象朝鮮駐英國公使太永浩這樣,說自己因為交不起兒子的學費而夜奔的,真是不多見。

太永浩說起來也是根正苗紅,老爸是原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部副總參謀長吳琴鐵,自己從小就接受領袖的雨露,作為外交苗子培養,在中國讀書,在歐洲成長。自2012年起派駐英大使館任公使。他給外界留下的唯一印象,就是在2014年的一次公開演講中,他用流利的英語指出,“若英國人或美國人知道世上有一個提供免費教育、居住和醫療的國家,就會重新審視朝鮮”。

沒等大家重新審視,他倒是先重新審視了。2016年7月出逃韓國後,這位可憐的公使透露,由於今年飽受國際社會制裁,朝鮮大幅削減駐外使館經費,他的月薪大概只有500英鎊,根本不足以負擔一家四口在物價高昂的倫敦生活,而他的兒子又考了上倫敦大學帝國學院,沉重的經濟負擔導致這位父親做出了叛逃的決定。

這樣的借口當然可以姑妄聽之。但是我更傾向於相信,在之前的內部大清洗中,很明顯太永浩站錯了隊,尤其是在原朝鮮軍方二號人物國防部長玄永哲,因為頂撞領袖,前一天還在看音樂會,隔天就被綁到操場上當眾用高射炮炮決。太永浩兔死狐悲,趕緊跑路也是正常,或者說英明的。至少太永浩逃跑的時候還知道帶上妻兒。當然,我們中國人也是有這種眼力價的。1969年,中國駐荷蘭國臨時代辦廖和叔眼看文化大革命的烈火就要考驗自己,果斷投奔荷蘭當局請求政治庇護,隨後由美中央情報局送至美國。這件事差點攪黃了中美建交的秘密談判,盛怒之下,我朝揚言“美國政府勾結荷蘭政府蓄意製造的嚴重反華事件,是又一滔天罪行”。但是萬惡的美帝頂住了壓力,死不交人,最終到了80年代,廖先生還是順利通過審查,衣錦還鄉,安全終老。

而另一個脫北者就沒這麼好命了。1997年,戰無不勝的主題思想的締造者,朝鮮最高人民會議議長黃長燁在北京夜奔韓國領事館,成了史上最著名的“脫北者”。這位差點被自己製造的思想體系窒息而亡的思想家,雖然同樣是拋妻別子,去國懷鄉,但是結局卻大不一樣。妻子和長女被逼自殺,家人悉數投入勞改營改造,生死未卜。一名既得利益者,在75歲的高齡要徹底否定自己的一生,徹底割裂榮辱得失,孤身尋求解脫的歷程,那顆指向領事館的心,也許只有王提督們可以理解。

可以與黃長燁叛逃的轟動性相提並論的還有蘇聯的舍甫琴科,今人皆知烏克蘭有個踢足球的舍甫琴科,不知道還有個叛逃的聯合國副秘書長舍甫琴科。這位少年得志的蘇聯特權階級的一員,長期生活在自我良知的折磨之中,“雖然他們背叛了社會主義的理想,卻還要強迫別人相信”。(《與莫斯科決裂》),1978年,在聯合國副秘書長任上的舍甫琴科,為自己的妻子留下20萬美元,從紐約一路狂奔至賓西法尼亞州,徹底撕裂了自己的過去。

太永浩接受中文媒體採訪的時候說:“我離開朝鮮大使館的時候,我向我的兒子們說:今天我作為你們的父親,弄斷你們的奴隸鎖鏈。你們從今天開始不是奴隸,能夠自由地生活。”

還算是句人話吧。但是顯然弄斷兩條不夠啊。

2017-11-3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