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台媒:習近平的權力軟肋 威脅就體現在2018年

——終局時刻來臨 習近平2022年的三個中國

習近平的權力軟肋就在「銀根子」,而其威脅就體現在2018年。槍杆子(解放軍)、筆杆子(國內外統一戰線宣傳)、刀把子(政法公安情報)在體制上都屬於中央集權的結構,因而利於通過各種人事、組織改造而集權,唯有金融「銀根子」,本質上就屬於捉摸不定的流動性通貨,今天在這,明天就可在那,難以集權。

11月2日,台媒刊發評論文章認為,十九大之後“亡黨亡國”的挑戰不但沒有緩解反而更加嚴峻,神秘的“終局時刻”於2022年到來時,中國可能出現的三種不同結局。一是法西斯的中國,二是家族壟斷的中國,三是台灣經驗。此前多有觀點認為,不拋棄中共,習近平難以興國,只有走民主化的道路,中國才有未來。

11月2日刊登於《上報》的題為“2022年的三個中國”的文章指出,十九大後習近平欲執政20年,已成世界共識。現在人們在爭論習將中國帶往何方?

文章指出,在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時,雖然表面上經濟還在“發展”,但中共已經面臨了生死存亡的關頭,胡錦濤和溫家寶都先後在媒體上公開說出就要“亡黨亡國”了。而進入2017年十九大,這個“亡黨亡國”的挑戰,其實是更加嚴厲了。“這是歷史格局的問題,不是任何虛假數據、官方粉飾所能左右的”。

政論家陳破空,在其2016年4月出版的《傾斜的天安門》一書中指出,歷經半個多世紀的鐵血統治,紅朝腐敗深重,超越歷朝歷代。其滅頂之災,已隱約可見。

上報文章作者提到一個“終局時刻”,並將2022年中共開二十大作為這個時刻的預定年份,除非這個會被延後或取消。文章指出,所謂“終局時刻”並不是遊戲結束的時刻,而指的是歷史格局的交叉路口,不論是主動還是被動,走上了其中的一條路。

而為什麼把“終局時刻”釘在神秘年份2022年?作者認為,2017年的十九大,習近平仍然讓人存有足夠大的想像空間,這一切將在2018-2022年之間定格。一旦定格,中國究竟是走向地獄之路,還是天堂之路,還是徹底打掉重練,就不會再有懸念了。

文章分析了所謂2022“終局到來”時的三種中國走向。

第一種中國:法西斯的中國

文章稱,十九大時的習近平,並不如外界(尤其是台灣)媒體所言,已經達到了個人權力的頂峰。軍權(槍杆子),只能說是初步穩定,政權(筆杆子、刀把子)或許達到了七八成,而經濟權(宏觀調控)大約只掌握了五成,至於金融權力(銀根子),大多散落在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手中,這些家族從大的來說約在百家,從小的來說約在五百家,習能夠直接控制的有個兩三成就算不錯了。

文章指出,習近平的權力軟肋就在「銀根子」,而其威脅就體現在2018年。槍杆子(解放軍)、筆杆子(國內外統一戰線宣傳)、刀把子(政法公安情報)在體制上都屬於中央集權的結構,因而利於通過各種人事、組織改造而集權,唯有金融「銀根子」,本質上就屬於捉摸不定的流動性通貨,今天在這,明天就可在那,難以集權。

文章認為,當下,耍弄這套扭曲系統的遊戲規則的人群,並不在習班子內。反而,由於過去五年名為打腐實為整肅的「反腐運動」,已經令這群耍弄金融的人進入更為隱晦的狀態。

文章表示,習近平不可能不處理這群為數龐大、散落全國的金融大小玩家油子,否則他沒有勝算。

文章強調,由於金融的散落性、流動性、隱晦性,收拾對手的最有效方法就是祭出法西斯的手段-以民族主義為由、以富國強兵為指標,強力對每一家銀行、每一家企業、每一個個人,嚴厲進行對金流的控制;而這時候,筆杆子和刀把子就是關鍵中的關鍵工具了。

文章稱,過去是槍杆子出政權,而今日的中國已經邁入了「銀根子垮政權」的階段。

文章分析,在最糟的情況下,假設習近平無法在兩三年內迅速的將扭曲的中國金融扳正,而必須持續的使用法西斯手段,那麼到了2022年,在執意執政20年的境況下,法西斯方向就極為可能成為中國的「新常態」,例如武力強制性的重新分配:有錢的吐出錢來,進行類50年代的「公私合營2.0」,全社會重新洗牌。

第二種中國:家族壟斷的中國

當前中國的金融甚至資產,極大比例的掌握在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手中,這些家族從大的來說約在百家,從小的來說約在五百家。

文章稱,1991年,在89天安門幾乎亡黨的事件之後,鄧小平以兩條「鄧氏約法」穩住了中共政權。第一條,「黨讓你發財,和你交換政治權利和思想自由」。第二條,一黨專政從毛式集權改為橫向「常委分權」以及縱向的「中央/地方分權」。然而在「以權為本」的中國,這樣做的代價就是分倉式的腐敗。近年來的事實證明,鄧氏約法已經走到了盡頭。

習近平過去五年的作為,似乎在向人民提出新的「習式約法」:你給我集權,我還你一個不腐敗的美好未來;然而,許多人內心深處擔心這會走回毛式集權,尤其是已經通過耍弄銀根子而至富貴的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和其團伙。

文章預測,在2018-2022的博弈中,並不排除家族們團結起來和習近平叫板談判,以至於出現一種妥協後的結果:家族之間停止鬥爭,不分背景身份,全力擁護共產黨保持一黨專政,但是反對黨內一人專政。

最終形成新的格局:共產黨走向一個比較內部民主開放的平台,一件諸多家族共同享有的外衣,中國由黨國一家逐步邁入國家家族化,以門閥仕紳集團瓜分地盤資源,家族與家族間達到一種競爭博弈下的平衡。

第三種中國:半套蔣經國或「台灣經驗」

文章表示,有人期望習近平走台灣的「蔣經國模式」,但文章作者認為,在現在到2022的短短五年之間,習近平即使有心,中國的環境也遠遠未達當年蔣經國在台灣所擁有的環境條件。

文章更傾向於另外一條出路,那就是直接了當的跳過蔣氏和民國,而開大門的迎入「台灣經驗」;換句話說,就是直接的訴諸「台灣人民」的演化經驗。

文章強調,「以台灣為正負參考座標」不必說出口,參考著去做就行了。

不過,台媒這篇文章,就中國的變局分析,忽略了中共固有體制和意識形態的影響。有觀點認為,不管選擇何種道路,中共的體制是一個邪惡體制,不擺脫共產黨,習近平難以興國。

羅宇:中共人心喪盡;老百姓不會給習近平太多時間

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2016年在《與習近平老弟商榷》系列文章多次向習喊話,勸諫習近平主動走上自由民主之路。

羅宇表示,中共為什麼總是和國際社會格格不入?他認為,有了民主思維,國內、國際各種矛盾都會逐步有序的迎刃而解。沒有民主思維,只會越弄越糟。

他進一步表示,有人說民主會帶來混亂,這個說法其實毫無根據。在現實中,經歷過民主轉型和正在民主轉型的發展中國家,都沒有亂過。前蘇聯和東歐的民主轉型,雖然經歷了短暫的辛苦,但並沒亂,最終獲得了一大進步。

文章一針見血指出,共產黨在得了天下之後,就逐步喪失了人心,〝到今天,已人心喪盡。〞對習近平來說,〝老百姓不會給你太多時間。〞

羅宇表示,習近平唯一能留給歷史的就是開創大陸中國民主新時代,只有這樣做,在歷史上才立得住。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