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國私人債務危機到底有多嚴重?

中國債務的負債主體主要是中央及地方政府和他們直接掌控並背書的國有企業,背負著超過80%的債務,相比私營企業負債寥寥,私人負債的急劇上升引起筆者強烈關注,截止2017年5月,中國居民私人的長期貸款高達22.2萬億,這個數據基本上都是房貸,加上車貸及信用卡消費貸款等,中國私人債務總額應該超過30萬億甚至更高,中國私人債務危機到底有多嚴重?其實直接關係到每一個普通公眾的切身利益。

中國債務風險高企幾乎是人人皆知的公開秘密,截止2016年底,中國的債務總額已經突破200萬億,去年同期GDP的270%。如果不出意外的話,2017年底的新數據更讓全世界大吃一驚,筆者預計可能會突破250萬億,將是同期GDP的300%,創下歷史新高,穆迪等國際評級機構應該會繼續下調中國主權債務評級。

中國政府當然知道去槓桿的重要性,但基於政治挂帥確保GDP增速和社會就業及穩定等多種因素制約,中國債務規模依然保持高速增長,完全無法自控,去槓桿也成了一個無法完成的任務。中國債務的負債主體主要是中央及地方政府和他們直接掌控並背書的國有企業,背負著超過80%的債務,相比私營企業負債寥寥,私人負債的急劇上升引起筆者強烈關注,截止2017年5月,中國居民私人的長期貸款高達22.2萬億,這個數據基本上都是房貸,加上車貸及信用卡消費貸款等,中國私人債務總額應該超過30萬億甚至更高,中國私人債務危機到底有多嚴重?其實直接關係到每一個普通公眾的切身利益。

全國樓市的高歌猛進,幾家歡喜幾家愁。中國城市化進程的加速,也讓很多人擁有一套或多套房產,很少人全款買房,絕大多數人都通過槓桿使用銀行按揭貸款,這也是為何中國房貸總額超過22萬億的原因。然而房地產市場醞釀的巨大風險,普通公眾未必知曉,甚至還因為房地產價格的急劇上升而沾沾自喜。筆者在即將出版的新書《中國危機大逃亡》中特彆強調了中國私人債務的高風險,中國普通公眾因為貸款購買一套或多套房產,其個人或者家庭的資產負債率可能高達70%甚至90%,這都是一個非常危機的負債水平,如果房地產泡沫破滅,這些高負債的人群將成為首批遭受重創的犧牲品;在泡沫破滅前,當前經濟持續低迷的局面下,如果遭遇失業或收入下降,也將給當事人造成巨大壓力和沉重打擊。筆者強烈建議,每個中國公眾都整理一下自己個人或者家庭的資產負債表,一定要趕在全國性的債務危機爆發前去槓桿,降低資產負債率到50%甚至30%以下,處於一個相對比較安全的水平。除了自住的房產,高槓桿高月供的房子能出手盡量出手,不然很有可能將來變成負資產,痛苦萬分。

坦白說,擁有房產的人大多屬於正當的剛需需求或投資行為,都屬於比較理性的範疇,因為大量支付首付款,加上比較沉重的月供壓力,購房者的日常消費會受到制約,對於整個社會的經濟發展其實有一個負面的擠出效應,這讓消費成為經濟增長的驅動馬車難上加難。對於個人來說,高負債潛藏巨大風險,特別是中產階級,但他們還有一些時間來採取措施盡量避免損失。還有兩個群體也背負著沉重的負債,他們大多是社會的草根階層,一步錯步步錯,完全看不到明天,隨時都有可能倒下,甚至無人問津,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引起政府和社會的重視,筆者會重點分析。

第一個群體就是響應政府號召勇於創業的大學生和其他社會人員。為了緩解就業壓力,中國政府倡導大眾創新創業。中共官方公布的所謂城鎮登記失業率一直在5%以下,實際上真實失業率可能在20%以上。經濟持續不景氣,很多大學生畢業即失業,僅僅最近幾年累積下來未能充分就業的年輕大學畢業生可能高達千萬人。處於青春躁動期的年輕人大量失業,一直是中國政府的心頭之患。除了鼓勵大學生繼續念碩讀博之外,政府出台了很多鼓勵青年學生大眾創業的政策,也提供了一些政策性的引導和支持,試圖激發年輕人的創業活力,改變在家待業啃老的被動局面。或許這項政策的初衷不錯,但可能事與願違。制定政策的官員和身處象牙塔的學生們可能都不知道,創業本來就是一項高風險的事情,曾有統計數據顯示,三年內幾乎90%的新創企業最終都會關門大吉,可謂九死一生。創業成功,除了夢想和激情,還要有資本、能力、社會資源等諸多要素的強強組合。如果是在經濟上升階段,各行各業市場需求劇增,處於一個比較有利創業的時機,相對比較容易創業成功。但在最近幾年可謂百業蕭條的市場環境,讓這些找工作可能都很困難的大學生和普通大眾去積極創業,簡直是一個騙局,數百萬的並不完全具備創業能力的普通人通過借款或貸款開始做起了創業夢,成功的案例只會是鳳毛麟角,絕大多數人在一年或兩年內都會夢想破滅,血本無歸甚至債台高築。但在短期內,可以造就一種虛假繁榮的景象,也確實可以緩解大量失業的窘境,但絕對是飲鴆止渴。據筆者了解,全國範圍內的這股青年大學生大眾創業風可謂哀鴻遍野,有的新創小企業不到三個月就已經不得不倒閉,可能數以百萬計的普通人不但再次失業,還因此背負了幾萬到幾十萬不等的負債,對於當事人而言,基本是破產或者負資產的狀態,但中國沒有私人破產法,這些債務將是他們未來三五年甚至十年八年沉重的負擔。這些債務的總體規模很難統計,有些來自於銀行貸款,有些來自於私人借款,甚至也有些來自於民間高利貸,筆者保守估計也可能超過幾萬億的規模。希望那些躊躇滿志的青年人引以為鑒,在現在的經濟狀況下,不要盲目衝動去創業,試圖證明自己的能力和才華。

中國私人債務危機還有一個容易被忽視的群體,那就是全國各地的年輕的信用卡客戶。他們很多人都是在校大學生,也有一些剛踏入社會的年輕人,因為信用卡市場的開放和發展,各家銀行為了爭奪市場,紛紛給這些沒有穩定收入甚至零收入的年輕人發放不同信用額度的信用卡。現在的大學生,因為整個社會氛圍的影響,非常喜歡攀比,熱愛名牌,還有其他各種高消費,當來自父母提供的生活費不足以支持他們的攀比性的支出時,刷卡消費就應運而生,他們並沒有持續穩定的還款能力,久而久之,他們都會欠下銀行一大筆本金,還有高昂的信用卡利息費用,不光影響了他們的個人信用記錄,更是可能毀掉他們未來幾年的正常生活。還有去年開始在互聯網上曝出的“校園裸貸”,也不是個案,很多年輕的女大學生根本不計後果的借款,導致自己隱私泄露,甚至還會引發其他社會問題。另外,網路信貸的門檻也越來越低,很多年輕人都會借款消費,滿足自己的慾望,最終背上沉重的債務,這些案例都發生在人們身邊,也經常被媒體報道。這些以信用卡非理性或惡意透支消費為主的債務總額可能也有數萬億之巨,其社會風險也在急劇上升,目前還沒有全面爆發。

總而言之,中國私人債務風險已經非常之高,很多人甚至在靠借貸度日,未來前景不敢想像,隨時都可能會倒下。如果說當中國的明斯基時刻來臨,中國債務危機全面爆發後,中國政府和國有企業的巨額債務最終可能被轉移由十四億老百姓埋單,但背負私人債務的老百姓就沒有如此幸運,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中國私人債務危機到底有多嚴重?雖然總體規模比政府及國企債務小很多,但是承受風險的能力非常弱,幾乎是不堪一擊。希望有機會看到這篇文章的人,未雨綢繆,懸崖勒馬,儘快將自己的負債率調整到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不要裸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天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