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普京揭幕首個政治迫害紀念碑 但被警告政治迫害在持續

俄羅斯最近揭幕了名叫「悲傷牆」的首個全國性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碑。普京總統呼籲人們不應忘記過去。但批評人士說,普京統治下政治迫害在持續,不應把今天的政治迫害與斯大林時代切割區別。

“悲傷牆”紀念碑。

俄羅斯最近揭幕了名叫“悲傷牆”的首個全國性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碑。普京總統呼籲人們不應忘記過去。但批評人士說,普京統治下政治迫害在持續,不應把今天的政治迫害與斯大林時代切割區別。

“悲傷牆”揭幕承認蘇共犯罪行為

今年是斯大林大清洗80周年和十月革命爆發一百周年。一個星期前,名叫“悲傷牆”的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碑在莫斯科揭幕。蘇共垮台和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全國各地豎立了許多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碑,但“悲傷牆”是第一個全國性紀念碑,因此它的落成揭幕具有重要意義,顯示今天的俄羅斯政府承認蘇共政權的犯罪行為。

普京呼籲牢記悲劇

參加紀念碑揭幕儀式的普京總統說,當年的政治迫害波及到了每一個階層,工人、農民、學者、神職人員、軍人、公務員等都無法倖免,憑空捏造和想像出來的罪名可被用來指控每一個人,那是整個民族的悲劇,俄羅斯更應牢記那場悲劇和悲劇產生的原因。

普京說,自從赫魯曉夫的解凍時代起就曾試圖豎立類似的紀念碑,這一願望終於成為現實。前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曾在1956年的蘇共二十大上首次揭露大清洗和政治迫害,並批判斯大林和斯大林的個人崇拜。在這之後,許多人被平反,古拉格集中營的囚犯被釋放,蘇聯社會開始去斯大林化,斯大林式對社會的監控,以及對民眾的迫害被解除,政治和文化領域出現解凍,蘇聯因此進入了解凍時代。

美好意識形態製造血腥和政治迫害

斯大林統治時期遭受迫害打擊最嚴重的是俄羅斯東正教會。東正教大牧手基里爾在紀念碑揭幕儀式上發言說,在紀念十月革命百年之際,俄羅斯應該反思,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悲劇?為什麼那個曾呼籲把全人類建設成為公正和自由世界的意識形態能夠製造如此血腥和非法的政治迫害?

70年統治血流成河

商人廣播電台說,十月革命之後到蘇共垮台前夕70多年的共產黨統治期間,蘇聯遭受政治迫害的人數估計能達到1千2百萬人。

分析人士說,這一數字還不包括十月革命後人為因素造成的蘇聯幾場大饑荒的死亡人數。此外,俄羅斯還將陸續迎來其他一系列紀念日。12月是秘密警察克格勃前身肅反委員會創立100周年紀念日。明年還將紀念末代沙皇及其全家被布爾什維克處決,以及俄國內戰爆發,開始紅色恐怖一百周年等,所有這些紀念日都充滿了血腥和悲傷。

紅色恐怖無人倖免

1917年曾與列寧一起結束流亡生活乘火車返回俄國的蘇共早期領導人基諾維耶夫在十月革命後1918年4月的全俄布爾什維克大會上發言時曾表示,布爾什維克政府應該團結當時全國1億人口中的9千萬人,剩下的1千萬人應被消滅,全場隨後立刻想起熱烈掌聲。

歷史學家們認為,與較激進的十月革命領袖列寧和特洛茨基相比,基諾維耶夫還算是布爾什維克中較理性的溫和派。即使如此,基諾維耶夫,以及布哈林、特洛茨基等許多著名老布爾什維克都在大清洗中被紛紛處決,或是流亡國外後被暗殺。早期參與政治迫害的秘密警察頭目雅果達和葉若夫也先後被處死,可見紅色恐怖和政治迫害除了針對布爾什維克的對手和普通人外,自己人也難以倖免。

警告或再走大清洗之路

在“悲傷牆”紀念碑揭幕的同時,一批俄羅斯知識界人士發表公開信警告說,普京政府承認蘇共政權的犯罪行為並不意味著能就此畫上句號,因為斯大林的政治迫害首先從批判異議人士開始,然後是逮捕關押,最後在秘密警察地下室中處決。今天的俄羅斯也正在批判反對派和異議人士,如果不緊急剎車,俄羅斯將重新走上大清洗的軌道。

公開信說,“悲傷牆”紀念碑應該確保過幾十年後,不會為普京統治時代政治迫害的受難者再建立新的紀念碑。

政治迫害無區別克格勃上校揭幕紀念碑可恥

由幾十名前蘇聯持不同政見者和活動人士簽署的另一封公開信說,不應把普京統治下今天的政治迫害與過去的政治迫害切割區分。同前蘇聯的持不同政見者和政治迫害受難者一樣,今天遭受普京政權迫害的俄羅斯政治犯也應同樣受到關注、幫助和同情。

公開信說,俄羅斯今天的政治迫害在變本加厲,不應對此視而不見,克格勃上校普京為“悲傷牆”紀念碑揭幕的舉動喪失道德也非常可恥。一位簽名者說,普京此舉是為了宣傳。

想顯示政治迫害與普京無關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目前在互聯網上發帖,因言獲罪的人越來越多,俄羅斯又出現了政治犯,因此許多人批評俄羅斯正重複過去歷史,克里姆林宮因此想說明,他們與蘇共政權不同。

尼科里斯基:“普京借揭幕紀念碑想展示,政治迫害是過去時代的事情,俄羅斯目前已處在新的時代,過去時代不會重返,而政治迫害都是別人乾的事情,與普京和克里姆林宮無關。”

紀念碑揭幕斯大林捲土重來

尼科里斯基說,普京政權想與蘇共切割。另一方面,蘇共政權不垮台的話,普京集團也不會有今天。

尼科里斯基說,還在不久之前,提起斯大林人們還都嗤之以鼻,為斯大林辯護會招致反感,但今天斯大林塑像接二連三又被豎立了起來。

還有一些評論認為,普京和親克里姆林宮的東正教大牧手基里爾在“悲傷牆”紀念碑揭幕儀式發言中甚至不敢明確點名列寧、斯大林和共產主義。

用精確定點迫害取代血腥迫害

“紀念碑人權組織”說,今年被列入俄羅斯政治犯名單的人數已達117人,比去年增加了15人。研究調查蘇共政治迫害歷史的“紀念碑人權組織”也同樣遭到當局打壓被列入了外國代理人黑名單中。這家人權組織在卡雷利阿的一名地方領導人目前也被逮捕判刑。

目前流亡捷克的俄羅斯政治學者和記者莫羅佐夫說,普京政權正以定點和精確性的政治迫害取代過去血腥和大規模的政治迫害。

“悲傷牆”紀念碑由一組人臉模糊的青銅人牆浮雕組成,象徵著已經離去和仍然健在的人們,浮雕兩翼雕刻了用俄文、中文等不同文字書寫的“記住”一詞。“悲傷牆”紀念碑廣場上的石塊來自俄羅斯58各地區,170個前古拉格集中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