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梁木:論禍國殃民的公安惡警 (上) 之七

把培訓「問題人」進京上訪、再進京截訪當成套取國家維穩經費的生意做,使相當一部分基層政權組織、與公安、與「訪民」沆瀣一氣。謝暉說:僅涉北京公安局和北京地方政府官員聯手,蓄意安排「問題人」上訪,侵佔國家維穩經費,有據可查的每年超過100萬。粗略計算:全國各地政府、訪民與北京市公安局多方聯手每年套取維穩經費超千萬,令世界震驚。

中共公安交警  (NICO 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導讀:如果說本系列之一是江澤民塗鴉中國法治總則,那麼二~四就是江澤民塗鴉中國立法,五、六是說政法委610即不立法又不執法也不守法卻操縱司法,七~十則是江澤民塗鴉的中國執法。

如前所述,江澤民塗鴉法治,就是由他帶領黨員幹部搶了“公有制”經濟後,糾集一幫法律痞子出台《物權法》,用《物權法》將搶去私有的“公有制”經濟洗白成神聖不可侵犯的公民私有財產;然後,用《物權法》取代《憲法》,以《物權法》作母法,修訂刑事、民事、行政三大法系,500部法律,製造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假法治)、一個專供江澤民集團禍害老百姓的黑幫幫規;然後,江澤民安排自己的親信去執法機關當頭,再去老百姓當中招募“執法者”充當打手。

江澤民塗鴉執法,就是把公安局長、檢察院檢察長、法院院長、司法局長當成親信;把公安幹警當成打手。在江澤民眼裡:拿他制定的黑幫幫規當法,用起來是最趁手的。

江澤民塗鴉執法有個特點:除卻立法本質上保護他們集團利益,在形式上(文字表述上),任什麼人也難看出他出台的法律有什麼不好,卻都是秀(請參閱《江澤民塗鴉中國法治》之三、四)。

以公安為例,原本都有立法規範工作,但是,無一執法。實踐中,就是照著江澤民塗鴉的,去打擊異己、禍國殃民。

接下來,我們看看公安都為江澤民做了哪些惡。

一公安局成“有法不依”的機關

1、不履行職責

公安局,按中共自定義解釋:是政府下設職能部門。但江澤民當政時期,由於賦予了身兼公安部部長的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江辦”610這樣一個迫害法輪功的無上權力,因此,全國各地公安局基本上不接受所在地政府的領導、而是被公安部垂直領導。

打開大陸公安機關網頁:公安機關主要工作職責的線條非常清晰:一是預防、制止和偵查違法犯罪活動;二是防範、打擊恐怖活動;三是維護社會治安秩序,制止危害社會治安秩序的行為;四是其它職責(包括管理交通、消防、戶籍;維護國境;管理公共信息網路安全;指導和監督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企業事業組織和重點建設工程的治安保衛工作,指導治安保衛委員會等群眾性治安保衛組織的治安防範工作)。

事實上,從江澤民塗鴉執法以來,尤其提拔周永康主管政法,公安機關就不再履行這些工作職責,變成了一個專門踐踏公安職責、為江澤民效忠、跟著周永康干違法犯罪勾當、禍害老百姓的黑惡組織。

2、充當“刀把子”

解剖被習打虎的公安官員,發現:江澤民在位期間提拔的,從羅幹、周永康向下,包括孟建柱都是江澤民集團成員、各級公安局局長都是江的馬仔。

這些人替江澤民塗鴉執法有三個特點:

(1)、迫害法輪功,公安局長向江澤民買投名狀

肯不肯替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當政時期,提拔公安系統官員的唯一標準。可以說,從1999年7.20至今,中共公安系統一線官員凡被江澤民提拔起來當的,無一不參與迫害法輪功、無一不雙手沾滿大法弟子的鮮血。

以追隨薄熙來的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為例。圈內人都知道:薄熙來初到大連並末得到江澤民賞識,甚至受排斥。後來其所以被賞識,是因為薄投其所好,向江當面承諾參與迫害法輪功,且為表示忠心:高調發聲,在大連創辦了屍體加工廠。被江賞識提拔遼寧省長後,因償到了迫害法輪功的甜頭,就靠著這一手投機鑽營,從商務部到重慶,為再造更大的業績,精選了遼寧公安系統迫害法輪功的最黑手王立軍作重慶公安局長。

二零零八年六月,薄熙來、王立軍到重慶任職,重慶便成為迫害最嚴重的地區:王操縱公安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關押、酷刑,進行嚴重的肉體和精神迫害,造成眾多法輪功學員致傷、致殘、致死。同時對眾多法輪功修煉者家庭也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據悉薄熙來曾對江保證,要把中央政委610制定的“2010-2012年轉化攻堅”所謂“三年計劃”改為兩年,策劃兩年內要對重慶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抓光、洗腦轉化、斷根,以撈取晉陞政治資本。

為了達目的,薄對民眾推行文革式洗腦,製造紅色恐怖:耗資170億,安裝50萬個監控攝像頭、建世界上最大的監控系統。2010年在重慶建了“高精尖”裝備的交巡警平台約150個,高薪招聘晝夜循環的交巡警4000名。他們拿著納稅人的錢,通過警察、便衣、保安、城管、“紅袖標”等各類惡人和各種攝像頭來對付納稅人,乾著迫害法輪功、迫害手無寸鐵的老百姓的壞事,還下發了紅頭文件,給各街道辦分攤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名額指標。

組織實施迫害的負責人王立軍說:可以用打黑的方式對法輪功修煉者實施打壓。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報道:王立軍為薄熙來晉陞鋪路,在重慶市市區和各區縣秘密私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16個:瘋狂綁架、操控洗腦、勞教,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慘無人道。

江錫清,原重慶江津區稅務退休幹部,因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被王立軍手下警察非法劫持到重慶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重慶市勞教局搞所謂“摸底考試”,當時江錫清等二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全部填寫了:“法輪功是正法”。惱羞成怒的警察開始以酷刑折磨這些學員,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家人剛去勞教所見過江錫清(身體健康的他還好好的),不到二十四小時,突然接到勞教所電話,稱他突發“心肌梗塞”已死亡。子女被告知去殯儀館向遺體告別。

家人趕到時,人已被警察在殯儀館的冰櫃里放了七個小時,子女們在告別遺體時突然發現:老人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還都是熱的!於是他們對現場的警察驚呼道:“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沒死!”(其實,人是被推進去活凍的、根本沒死)兒女們想救父親,但被在場的勞教所警察二十多人強行將子女拖出殯儀館的凍庫大門,隨後將老人活活推進火化爐燒了。

(2)、參與江習斗,公安局長為江澤民站台

如前所述,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

習近平曾在多種埸合和會議呼籲“宗教自由”“信仰自由”和“司法錯案終身追責”,卻被公檢法不予理睬,可見:國家司法權並未被習掌控。

這些公安的官員,是江澤民集團抵制習近平政策的惡勢力。這裡,僅以2012年王立軍事件後出任重慶公安局長的何挺為例。

前《文匯報》記者姜維平發文,引述重慶消息人士透露,曾被媒體視為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嫡系人馬、接班人何挺,已經被中紀委專案組“雙規”,指控他的主要罪名是貪污受賄和包庇薄熙來、王立軍時期涉嫌犯罪的警察。姜維平指,何挺到重慶任職公安局長,本應對薄熙來的犯罪問題撥亂反正,但由於領受到的是時任重慶市委書記“一把手”張德江“捂蓋子”“保江派”的旨意。因此,何挺在領導重慶公安工作期間,除了帶領重慶公安幹警大肆抓捕、瘋狂迫害法輪功外,對薄熙來在重慶犯下的罪行實行全方位保護。

姜維平稱,對“薄王時期”被整肅的數千名警察的申訴進行復而不核的冷處置;對遭受“黑打”的640個所謂黑社會,無一平反;另有2000多起重慶民企遭受“黑打”,其申訴不僅被置之不理。相反,何挺調動警力採取威脅,恐嚇,欺騙等手段,阻撓冤案平反,並致薄熙來的手下,搞黑打的“091專案組”許多參與徇私枉法,搶錢買官的涉案警察,有時間銷毀證據,並逃脫法律的追究。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何挺主政重慶公安局5年,對被薄王冤打的案件,特別是民企被黑打案平反不力,被投訴到北京,致東窗事發。

何挺如此囂張的替江澤民集團漂白薄熙來以抗習,可見:在江澤民集團眼裡:只要還有與習近平肉搏的空間,薄熙來就可能用得著。

(3)、瘋狂斂財,公安局長億萬富貪司空見慣

拋開公安部部長、政法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常委家族擁有千億資產的周永康不論,旦就省市公安局長,從被習近平打虎的身價看,其中很多家族資產過億。

這裡,以2014年7月因涉嚴重違紀違法被查的天津市公安局前局長武長順為例。據河南鄭州中院發布消息:武被控貪污、受賄、挪用公款、濫用職權及徇私枉法等六項罪名,涉案金額合計高達5.38億元人民幣,創下十八大後下台省部級官員的“最高涉案金額紀錄”。被河南鄭州中院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武長順於1954年1月出生,天津市人,在公安系統工作44年,稱霸天津政法、執掌公安局超過十年,綽號“武爺”。

武長順決非今天中國大陸公安官員中的個案。

3、食“江”之祿,忠“江”之事。

今天的中國大陸,在習近平權力之下,江澤民提拔的各級公安局局長們,還在替江“押鏢”。他們的活命哲學:只要習近平不給指條活路,無論是就地當官、還是交流調轉,都只能替江效忠。

他們忘了:他們手中的權力並不是江澤民的,是國家、人民的。他們本應當為國家盡忠、為人民盡孝。可是他們卻去投靠了人民的公敵。

試想:國家用這些只效忠江澤民的民族敗類來領導公安工作、來操縱警察、來塗鴉執法、來禍害老百姓,會給國家民族人民帶來什麼?

二公安惡警是國家不穩定的真正黑手

1、為騙取國家對維穩經費的投入,不惜把老百姓當成不穩定因素。

眾所周知,江澤民當政時國家維穩經費投入超過軍費。那麼巨額的維穩經費投入都幹什麼用呢?據研究此類問題專家分折,時任公安部長、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操縱的維穩經費,主要是用來對付被周永康自己敲定的“國家不穩定因素”。

據王立軍報料:中央政法工作會議圈定的大陸五類不穩定因素,包括:“維權的律師、主張民主憲政的大學教授、小城鎮建設中拒絕動遷的“釘子”、常年上訪老戶和弱勢群體(包括無業游民、小商小販)”。周永康將中國大陸包括弱勢群體在內的五類好人(主流社會民眾)劃為:不穩定因素。其決策性質,等於是自己把自己自決於人民。

在這種罪惡決策指導下,再唆使公安大量招募秘密情報員、針對所謂不穩定因素開展工作,並以資助活動經費等借口套取資金,那就是更大的犯罪。據透露:僅周永康用來維穩的特務和秘密情報員有數百萬之眾,遠遠超過中國軍隊人數。

周永康騙取國家對維穩經費投入的辦法就是製造不穩定因素。而被製造的不穩定因素,就是公安或利用、或打擊的對象。

2、公安利用“不穩定因素”斂財

其一,如北京公安與地方基層政府結成關係,由政府出經費、公安提供上訪者,合夥瓜分維穩經費。

要麼在年初由政府把大把維穩經費一次性直接打入北京公安有關派出所,往往上百萬、甚至數百萬,要麼北京有關派出所提供一位“上訪者”,地方付其兩到三萬元。導致北京公安內部把上訪者當搖錢樹,甚至專門培訓上訪者、養著上訪者,需要時,通知熟悉的“上訪者”到京上訪,給其些微薄好處,以反過來大賺截訪不義之財,維穩經費養黑了北京公安。謝暉說:其中有一次,北京公安和武警因為爭搶由地方提供的涉及十三人截訪成功“假案”的“報酬”,兩家一度鬧的翻了臉,影響很惡劣。

其二,公安製造國家“不穩定因素”斂財

把套取國家維穩經費當生意。一方面,利用接受他們發展為特務的、願意替他們作內線的“上訪人”,與這些人合作;另一方面,他們自己人為的製造“問題人”、培訓“問題人”、並動員“問題人”上訪,以套取維穩經費。套取方法是:先將“問題人”培訓成訪民,再安排“問題人”上訪,再以截訪名義將“問題人”拿下,然後,用這截訪成功的“問題人”作資本,在京大開、亂開各類發票,把平時不好報銷的經費報銷掉,大量維穩費用就這樣進入公安官員和工作人員私人腰包。謝暉說:“有一個十多人的基層政權組織,該地一年耗國家費維穩經費居然達1000萬”。

把培訓“問題人”進京上訪、再進京截訪當成套取國家維穩經費的生意做,使相當一部分基層政權組織、與公安、與“訪民”沆瀣一氣。謝暉說:僅涉北京公安局和北京地方政府官員聯手,蓄意安排“問題人”上訪,侵佔國家維穩經費,有據可查的每年超過100萬。粗略計算:全國各地政府、訪民與北京市公安局多方聯手每年套取維穩經費超千萬,令世界震驚。

這就是周永康忽悠維穩的要義所在。也是中國大陸維穩維而不穩的原因所在。試想:在江澤民操縱的政權下,周永康敢公開用這些下三濫手法套取國家維穩經費,各級公安局長還有什麼不敢幹的呢?

說到底,這也是各級公安局長敢帶領公安幹警無法無天作惡的原因所在。

3、公安成國家內亂的策劃者。

與供養“問題人”相反,公安對真正含冤上訪者採取的是暴力。這裡,以陝西訪民康素萍被公安定為恐怖分子的遭遇為例。

據海外網站2015年5月8日發表康素萍“請習主席終止信訪機制和維穩機制的公開信”稱:康素萍,47歲,是陝西省地質礦產局西安探礦機械廠的單身女工。工作努力、遵紀守法,卻不明原因突然一天被廠長崔高漢宣布:停薪停職。作為國有企業員工,廠長不給任何理由、不給任何手續、不給分文補償,一句話就打發回家,康素萍咽不下這口氣,從此,就開始依法依規逐級上訪直至中央,但上訪至今非但無果,卻反過來遭受無盡迫害。

康素萍說:在尋求維權過程中,我被迫跳過樓、開過瓢、切過腕、服過毒。吃橘子被抓、旅遊被抓、上廁所被抓、獻花被抓、打110被抓……。

進出過很多派出所、馬家樓、久敬庄,被暴打、虐待、綁架;先後6次被關黑監獄,次次都經歷精神上的摧殘、肉體上迫害、生活上虐待;4次行政拘留,1次刑事拘留(期滿之日起取保候審一年);足跡幾乎踏遍所有的信訪窗口,郵寄和遞交過無數封信件和材料;信訪案被三級信訪部門作了終結處理,卻不告訴我,誆我不停的上訪。

如今,公安把我納入反恐之恐怖行列。維穩單位為了套取維穩經費竟然以莫須有加罪,監視我的居住,住店被查房、被跟蹤,實施24小時全方位監控到戶,無隱私全透明,我過著沒人權、沒尊嚴的生活,至今仍在被監視中。

我的經歷和遭遇絕非偶然,上訪路上,有很多人與我相同、相似,有的人更慘,身體致殘、家破人亡。多少訪民稀里糊塗鋃鐺入獄,身負冤案的鞏進軍命運未卜、張小玉音信全無、范木根被判8年、徐純合手無寸鐵、扶老攜幼卻在大庭廣眾之下被鐵路警察擊斃。

康素萍不禁想問:習主席,依法治國法在哪裡?今天的中國之亂,究竟誰源頭?

康素萍的遭遇告訴我們:她的不幸完全是廠長一個人搞出來的。可是,卻讓國家在她身上花了多少維穩經費?康素萍現身說法,揭露了今天中共政權下被江澤民集團搞亂了的國家信訪機制和司法體系。康素萍被廠長處理,是江澤民將國企搶歸黨有後連帶出來的問題。按理說,企業不履行法定程序廠長無權隨便開除員工,但企業被江澤民搶歸黨有了,那就是打著共產黨旗號的江澤民集團說了算。這也是筆者認為:對江澤民集團哄搶瓜分國家經濟、塗鴉法治需要撥亂反正的原因之一。

說到底,今天落到習近平手裡的“維穩問題”是個亂攤子,因為,從周永康主持公安、政法工作至今,國家整個維穩系統都不是為老百姓排憂解難,恰恰相反。

(未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