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中共高官青睞器官移植專家與產品的背後

在國際社會持續曝光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滔天罪惡,以及中共原衛生部長黃潔夫明確宣布從2015年起全面禁止使用死囚器官後,中國大陸每年的器官移植數量仍遠遠超過其所公布的實際器官捐獻量,這不能不讓人高度懷疑其供體的來源,而對此中共仍諱莫如深。

事實上,中共的器官移植業隨著其建政開始發展,最初的器官移植醫生通過為中共高層保健服務而得到特權,並利用國家機器,特別是軍隊系統發展器官移植技術。中共則利用這些醫生進行器官移植的培訓和推廣,形成共產黨體系內特有的器官移植系統。

關於文革前後器官移植的案例公開的很少見到,但還是有一些透露出來。如1977年10月,301醫院泌尿外科醫生李炎唐進行腎移植,活體取腎,取腎車由警車開道,一路開綠燈,通過通訊兵部隊架一條線,從取腎地點直接通到手術室,當腎取下可用時,立即通知手術,病人開始準備並開刀等待,兩不耽誤。再如1978年,江西小學教師鍾海源被活體取腎,移植給高幹子弟飛行員。

顯然,早在文革前後,利用軍隊系統搞器官移植,特別是使用活體器官來提高移植品質成為了中共器官移植的特色,而罔顧倫理正是中共器官移植的罪惡所在。毫無疑問,這背後的黑幕遠超人們的想像。不過,或許我們從眾多中共高官青睞器官移植專家與產品,可以尋找到蛛絲馬跡。

中共高官多次接見肝膽移植專家吳孟超

今年95歲,現海軍醫院附屬東方肝膽外科醫院院長、亦是福建醫科大學名譽校長的吳孟超,剛剛獲得“上海醫學發展終身成就獎”。他先後受到鄧小平、江澤民等高官的接見,2012年吳孟超的“先進事迹”被大力宣傳並要求對其學習,死去的中共原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也對其大加誇讚,坊間還有消息稱,他被視為江澤民的“大功臣”。

根據官方報導,吳孟超先後完成了國內第一例肝臟外科手術和世界第一例中肝葉腫瘤切除術,創下了切除腫瘤重量最大、肝臟手術年齡最小、術後存活時間最長等多項世界紀錄,開闢了肝癌基礎與臨床研究的新領域,因此被譽為“中國肝臟外科之父”。

2012年2月,吳孟超還獲得中共央視頒布的2011感動中國人物獎。官方簡歷上介紹說,那時“他已親手完成了1萬4000多台肝臟腫瘤手術,其中肝癌切除手術9300多例,成功率達到98.5%……90歲高齡依然奮戰在腫瘤手術第一線”。這其中有多少是肝臟移植手術?有多少供體來自法輪功學員?

不過官方不敢介紹的是,吳孟超治療晚期肝癌,最常用的手法就是做肝移植來取代被切除的癌變肝臟,他一人就做了1.4萬例,這就存在一個問題:他是從哪裡得到匹配的肝臟呢?作為全軍器官移植會議的首席顧問,並曾在一些醫院的器官移植慶祝大會上發表賀詞的吳孟超,他會不知道供體來源嗎?顯然不是。

同樣,中共媒體不敢披露的是,他是江澤民最為關心的醫生,曾被江至少四次接見。有知情人2014年向海外《新紀元周刋》透露,江和吳的關係很特別,每次江參加醫學界開會,只要江到會,必定要問一句,上海的吳孟超到了嗎?這其中的潛台詞大家都懂的。據說,2011年,在江瀕死之際,也是吳孟超給其做器官移植手術。

而在江澤民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並將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產業化、軍事化後,吳孟超帶領的東方肝膽外科研究所解決了器官移植中的某些問題,這使得江提出的強摘器官產業化成為可能,且利潤豐厚。吳孟超為此得到江和軍委徐才厚的多次嘉獎和獎勵。

除了在東方肝膽外科醫院做器官移植手術外,吳孟超還在福建醫科大學開設孟超肝膽醫院,在上海建吳孟超醫學中心,在寧波醫院建上海吳孟超醫學中心分支,等等,而這些醫院都涉及器官移植。哪裡來的那麼多供體?

中共高官大讚器官移植外科主要創始人裘法祖

說完吳孟超,不得不說說他的導師、中共器官移植外科主要創始人裘法祖。他早年留學慕尼黑大學醫學院,獲醫學博士,抗戰勝利後回國,主持創建了中國最早的器官移植機構——同濟醫科大學器官移植研究所。中共建政後,高官早期的器官移植的背後都少不了他和弟子夏穗生的影子。1993年,他當選中科院院士。

2001年,裘法祖獲得了中國醫學基金會“醫德風範終身獎”。2004年,他90歲生日的那一天,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吳官正、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路甬祥等發來賀信,彼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湖北省委書記俞正聲在講話中代表省委、省政府向其表示祝賀,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吳階平在發言中大讚裘法祖,而湖北省省長羅清泉向其頒發榮譽證書。

無疑,裘法祖是因為為中共器官移植做出了突出貢獻,才獲得如此帶血的“榮譽”的。

給江綿恆換腎的移植專家黎磊石跳樓後眾高官發唁電

日前,身在美國的富商郭文貴曾大曝中共高官為何得了癌症還活著的秘密,這是因為他們可以換器官續命,“活摘器官,按需殺人”。他曝出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換腎三次,殺了五個人;原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為母親換腎,殺囚取器官;北大方正的李友換肝,供體選了幾十個。他並指南京軍區總醫院副院長黎磊石就是給江綿恆、孟建柱之母換腎的醫生,而他2010年“跳樓”而亡的背後鬼影憧憧。

黎磊石堪稱中國腎移植的鼻祖。官方媒體報導其頭銜包括:中國工程院院士,解放軍腎病研究所所長,南京大學醫學院臨床學院副院長、教授,國際著名腎臟病專家,中國腎臟治療創始人,一代醫學宗師。官方媒體還稱,2004年,在他和學生進行的腎移植手術中,人、腎存活率達100%。可以推測,以江綿恆父子在中國的權勢,為江綿恆換腎,非請黎磊石不可。

至於其腎移植中心,則從最初的每年移植十幾例發展到一百多例,成為國內最大的腎移植中心之一,到2004年腎移植手術突破一千例。黎磊石還主持編寫了《中國腎移植手冊》,大陸很多腎移植醫生都是讀這本書出來的。

如此替中共效命的黎磊石不僅獲得了江澤民的親自接見,而且2007年中共軍方還下發《向黎磊石學習的決定》,他亦立二等功五次,三等功八次。

耐人尋味的是,黎磊石死後,中共包括劉延東、李源潮、徐才厚、蔣樹聲、梁光烈等在內的高官紛紛發唁電、唁函或敬獻花圈和花籃。是什麼原因讓這些高官如此做的呢?

中共器官移植“掌門人”黃潔夫背後的高官

提到中共原衛生部部長、中共器官移植的“掌門人”、現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國內外移植屆都不陌生。他歷任中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肝膽外科主任,副院長、院長,中山醫科大學校長兼黨委書記。學術方向為肝臟移植和肝膽道惡性腫瘤外科學治療。2001年11月任衛生部副部長,2005年7月升任中央保健局局長,是負責中央保健委員會專家組、中央保健會診專家的總管,負責所有中共中央領導人的醫療保健。

而黃潔夫的前任吳階平是泌尿外科醫生。從1960年吳階平進行第一例腎移植開始,利用活體器官進行移植手術,滿足中共黨、政、軍界高級人員健康需要便成為慣例。

要知道,老年人的保健以心血管、慢性病為主,是內科醫生的專長,泌尿外科醫生和肝移植外科醫生成為中共高級領導的保健總管,本身就是違背醫療常識的。這背後的貓膩中共高層心知肚明。黃潔夫背後有多少中共高官的支持也就可想而知了。

自然,黃潔夫這樣的背景也使其成為了中共當局應對國際社會指責其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最佳人選。

在這幾年的公開表演中,正是黃潔夫公開承認中共使用死囚器官,也是他公開否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正是他在2009年9月公開宣布“中國目前已累計開展器官移植超過10萬多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器官移植大國。我國每年開展的器官移植手術已超過1萬例次。其中,開展最多的是腎移植,累計8萬6800例。目前每年進行腎移植手術6000例左右”,也是他避而不談供體的來源。

而2005年9月,黃潔夫曾參加以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為團長的中央代表團前往新疆,為一名46歲的肝癌患者進行手術,手術中需要備用肝臟作移植準備,24個小時內就取來了兩個匹配的肝臟,在醫學界上創了世界記錄。

諸多高官紛紛前往參觀威高集團

中共十九大前,有消息稱,山東威海首富董事長陳學利的代表資格被取消,而這十分蹊蹺。資料顯示,在過去的十多年中,有多名中共高官先後考察過該集團,他們中有吳官正、吳邦國、羅幹、李鵬、劉雲山、王樂泉、薄熙來、張高麗、回良玉……如2003年8月,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羅幹來到威高;2004年8月10日,時任商務部部長的薄熙來到威高;2005年5月,時任新疆一把手的王樂泉率自治區黨政考察團視察威高;7月6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委員長的吳邦國來到威高;2007年9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回良玉也來到威高;2013年11月,劉雲山亦來威高調研……

為何高官們如此青睞威高集團?這極有可能與其產品中用於血液透析或器官移植所產生的排異反應的免疫吸附柱有關,這是2005年威高集團與中科院大連化物所合作開發的,此產品打破了德國費森尤斯公司的壟斷。

可以佐證威高集團深度介入器官移植的證明之一是,2016年6月,威高集團與紅基會共同成立博愛基金,包括中國器官移植髮展基金會理事長黃潔夫在內的若干官員和器官移植醫生參加了成立儀式。

另外,2007年12月威高集團與世界500強之一的美國美敦力公司簽署合作協議,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也不容忽視。在雙方成立的合資公司中,美敦力公司控股51%。美敦力是世界最大的醫療科技公司之一,主要為慢性疾病患者提供終身治療方案。

美國記者安妮·切尼(Annie Cheney)曾在她的《人體經紀人:透視美國的人類器官地下交易市場》披露,在美國,人體器官的市場很大,是個有數十億產值的產業,支撐著尖端研究和每日的醫療過程。對於發展科學知識、完善醫療技術這樣利潤豐厚的重要事業而言,死者身上的組織、臟器、腱、骨骼、關節、四肢、手、腳、殘缺部分和頭顱是不可或缺的。強生、美敦力醫療產品等大公司需要依靠人類器官來指導他們開發醫療設備。研究者們依靠它們磨礪自己的外科手術技巧,甚至製造化妝品。醫生們則用它們來替換心臟瓣膜、治療燒傷病患、換骨甚至墊高嘴唇、消除皺紋。

根據1968年美國通過的《統一組織捐獻法》,買賣死者遺體都是非法的。但是這同一部法律又規定,如果是為了填補由保護、運輸、儲存和加工屍體而發生的成本,這樣做是合法的。這樣的漏洞也就意味著,骨骼、組織、臟器、關節、四肢、頭顱甚至是殘缺不全的遺體在市場上都是緊俏商品,研究人員、產品開發者和醫生的需求遠遠超過供應。如頭顱可以賣到900美元以上,腿將近1000美元,手、腳和胳膊每個幾百美元。全部肢解和掏空以後的一具屍體在公開市場上可以賣到將近10,000美元。

在美國獲取屍體需要高額代價的背景下,美敦力公司和生產用於器官移植排異反應產品的威高集團合作,儘管沒有明確的證據,但很難不讓人聯想這背後是否存在一些黑幕,比如將被強摘的屍體、器官賣到美國?

結語

除了郭文貴曝出中共強摘器官的黑幕一角外,今年9月20日,互聯網上出現的“國安委骨幹與某紅二代的神秘對話”也部分涉及了這一話題。對話稱,中共統治者爬到頂尖位置後,就只有兩個目地:一是保持政權的永久穩固,二是琢磨如何長生不老,怎麼能活得更長、更高質量的活下去。為了延長壽命,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對話中提到,中國最大的資源就是人口,那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DNA儲存庫。領導們都有幾千億、上萬億元的巨額財富,現在科技發達了,有了那麼多錢後,都想延年益壽,想長生不老。經濟上受益,身體也要受益!能換腎,能換肝,心、肺什麼都能換,於是換完內臟換腦器官。人在接受器官移植後,會產生難以避免的排斥反應,因此需要定期的換血清、換血,而部隊里的年輕戰士就是第一梯隊,他們的血清被源源不斷的、無償地輸送給中央領導們。

另據海外追查國際組織報告:中國存在著龐大的活人器官供體庫,以法輪功學員為主體,同時也有藏族、維吾爾族、基督徒和其他中國人。強摘器官是中共集團操控整個國家機器而進行的,黨、政、軍、武警、司法和醫療系統等都有涉入。他們對普通百姓進行隱秘屠殺、盜取器官,從而為中共權貴的健康和利益服務。這也意味著有大量中共高官身上都不同程度沾染了這樣的罪惡,而上天之眼已一一記下。他們需要記住的是,靠罪惡延長的生命並不能真正延長生命,反而招致惡報,遭天懲。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個世界上人是說了不算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