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周曉輝:「十月革命一聲炮響」原來是政變

列寧十月政變奪權後,為確保政權的穩定,他親自發起並由政治局集體決定,將一批知識份子驅逐出境,還鎮壓了要求實行自由選舉、自由貿易等的客琅施塔得水兵。到1921年上半年,任何出版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都被認為是「致人死命的葯」和「自殺」的行為。1922年,列寧在黨的十一大上表示:「凡是公開宣傳孟什維克主義者,我們的法庭應一律予以槍決。」同年8月蘇共通過了《關於行政驅逐》法令,至當年年底,有二百多萬人被驅逐或被迫逃亡國外。而對於曾經相對仁慈對待自己的沙皇,列寧則將其全家殘忍地殺害。

“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1949年的中共黨魁毛澤東如此描述“十月革命”對中國的影響。的確,當時一些處於迷茫狀態中、急於改變中國現狀的知識份子,正是在“十月革命”後被馬克思“迷人”的共產主義等理論所欺騙,全盤將其接受,並成立了中共,從此為禍中原大地至今。

也正因為如此,在中共的宣傳中,“十月革命”被描述為: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勝利的社會主義革命,建立了第一個無產階級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它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消滅了剝削和壓迫的不平等社會,第一次嘗試建設公平正義共同富裕的美好社會。蘇聯拍攝的電影《列寧在十月》、《列寧在1918》等也成為中共在建政後宣傳“偉大的十月革命”、“偉大的列寧”的重要利器。

在日復一日的宣傳灌輸中,絕大多數中國人接受了中共對“十月革命”作用的描述。然而,這真的是“十月革命”的真實歷史嗎?它帶給人們的真的是一個美好的社會嗎?

曾經是“十月革命”誕生地的俄羅斯,在蘇聯垮台後,開始反思並重新研究、評判歷史。對於“十月革命”,俄羅斯史學界以至當局的看法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認為“二月革命”仍然屬於革命,而“十月革命”則是屬於政變性質。如今,這一觀點業已寫進了學生課本。

“政變”顧名思義就是非靠正常手段上台的,而是靠武裝暴動來奪取的政權。事實究竟是怎樣的呢?

1917年,俄國爆發了二月革命,這是人民自發起來推翻沙皇專制統治的民主革命。革命成功後,成立了由立憲民主黨組成的臨時政府。當時流亡在瑞士的列寧在德皇威廉二世的金錢支持下,返回俄國,並在十月發動了政變,推翻了臨時政府,掌握了政權。可以說,沒有德皇的支持,布爾甚維克黨就不可能有錢有槍,就不可能擴大《真理報》這樣的輿論工具來影響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

而掌握了政權後的列寧,馬上回過頭來,鎮壓了支持自己奪權的孟什維克和社會革命黨,從而使蘇共、或者說列寧獨掌權力。同時還立刻與德方和談,簽訂了《布列斯特和約》,將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大片土地拱手割讓給德方。按照和約的內容,這些土地是永久割讓的。只是後來一戰中雙方的力量對比發生逆轉,德軍全線崩潰,俄國才意外地重新贏回了這些土地。關於這段歷史,不妨參見2007年德國《明鏡周刊》的文章《德皇陛下的革命家》。

此外,根據俄國學者的證實,“十月革命”進攻冬宮的浩大場面,都是後來的藝術加工;實際情況是一支不到兩千人的布爾甚維克武裝人員佔領了彼得格勒全市的戰略據點,部分武裝人員採取了逼宮行動,阿芙樂爾巡洋艦當時並沒有實彈炮擊,而是發射了一發禮花炮彈。由於主張民主自由的臨時政府軍備羸弱,所以沒有進行任何抵抗。

列寧十月政變奪權後,為確保政權的穩定,他親自發起並由政治局集體決定,將一批知識份子驅逐出境,還鎮壓了要求實行自由選舉、自由貿易等的客琅施塔得水兵。到1921年上半年,任何出版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都被認為是“致人死命的葯”和“自殺”的行為。1922年,列寧在黨的十一大上表示:“凡是公開宣傳孟什維克主義者,我們的法庭應一律予以槍決。”同年8月蘇共通過了《關於行政驅逐》法令,至當年年底,有二百多萬人被驅逐或被迫逃亡國外。而對於曾經相對仁慈對待自己的沙皇,列寧則將其全家殘忍地殺害。

關於迫害知識份子這段歷史,可以從2003年俄羅斯舉辦的一個展覽中一窺究竟。該展覽展出了當年列寧的指示、親筆信函、會議記錄和決議等。在這些資料公布之前,人們在公開的出版刊物里,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篇記敘此類事件的文章。

曾經是列寧導師的普列漢諾夫(1856-1918)正是通過十月政變看到了列寧殘忍、狂暴的一面。他在臨終前口授了一份《政治遺囑》,預言了俄國社會的基本走向。在遺囑中,普列漢諾夫說道:“列寧為了達到既定目標什麼都幹得出來,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結盟。”

列寧的確是這樣一個人。為了打擊異己,列寧和斯大林還創建了古拉格勞改營模式,並在後來成為各社會主義國家勞改營的典範。數以千萬計的人民在勞改營中從事繁重的苦役,大量的人犯在飢餓、寒冷和病痛中死亡,其中包括許多詩人、作家、學者、科學家和藝術家。對此,普列漢諾夫寫道:“列寧為了把一半俄國人趕進幸福的社會主義未來中去,竟能夠殺光另一半俄國人。”而正是由於列寧制定的專制路線為以後的斯大林獨裁治國鋪平了道路。

為世界人民描繪了人間天堂的“十月革命”,就這樣建立了歷史上罕見的人間地獄。從列寧時代的恐怖屠殺和饑荒到斯大林時代的大饑荒和“肅反”擴大化;從東德的六一七鎮壓、波蘭的波茲南慘案到匈牙利的1956年事變;從柬埔寨的大屠殺到中共建政後的“三反”、“五反”運動;從中共的“文革”、1989年鎮壓學生運動到迄今仍未停止的針對法輪功的迫害······這人間地獄的重大悲劇,不絕如縷。而這均拜共產黨所“賜”。顯而易見,“十月革命一聲炮響”帶給各國人民的不是美好的生活,而是綿延不絕的苦難。

不過,這人間地獄如普列漢諾夫梭預言的那樣:“將像紙牌搭成的小房子那樣坍塌,而且幾乎沒有幹部站出來為黨抗爭。”蘇聯如此,東歐如此,焉知中共的下場不是如此呢?讓我們期待著自由的鐘聲敲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