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畫家陷冤獄提起申訴 律師會面受阻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北京畫家、法輪功學員秦尉被非法判刑二年半,現被非法關押在前進監獄,他委託家屬請律師提出申訴。十一月二日,兩位律師,在秦尉家人的陪同下,前往會見秦尉,卻因秦尉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被前進監獄拒絕。

秦尉

秦尉畢業於中央工藝美術學院裝飾繪畫系。他為人正直、樂於助人,修煉法輪大法後,工作上不計名利,在家庭中,也能善解矛盾,學生、家長、同事和朋友都說,秦尉可是一個大好人呀。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八日,秦尉因向路人贈送《九評共產黨》一書,被海淀區曙光派出所便衣綁架,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北京第一中級法院維持北京海淀法院對秦尉兩年半的冤判。之後,秦尉被移送到北京朝陽區豆各庄北京市第二監獄。

八月十七日,家人在第二監獄見到秦尉。他說這個地方是中轉站,大約呆三個月,然後去茶淀。然而家人見過後兩天,北京第二監獄就將秦尉轉送北京前進監獄。

九月二十八日,秦尉家人聯繫前進監獄,問接見的事情,電話那邊問:“是頑固的吧?”那邊人回答:“是頑固的。”之後回復讓家屬等通知信。家屬再問在哪個監區,回答在第三監區。

十月十一日,秦尉家人一直沒有等到任何前進監獄的接見通知,家人更加擔心秦尉的狀況,直接前往監獄。拿號等待時,秦尉家人把給秦尉戴的眼鏡交給出來接待的姚姓警察。他對秦尉家人說:提醒你一下,不管你們親人怎麼看秦尉,接見時,別說不利於秦尉“改造”的話,不然下次或一段時間就會停止接見。家人問,法律方面的可以說吧?他問哪些方面的,家人說比如申訴什麼的。他說:我建議你不要說。重複了兩遍。

接見時,秦尉第一句話就問自己申訴的事情。家人告訴他已經聘請了律師,讓他記住律師姓名。家人告訴秦尉,讓他從監獄裡面要求委託家人聘好的律師,律師就可以從外面去會見他。秦尉說他已經快寫好申訴了,這裡不像北京第二監獄那樣隨便讓你寫。

家人得知給秦尉的兩封信,他都沒有收到,他也不能往外寄信。秦尉無奈的說,這裡的情況你可能不知道。

家人告訴秦尉說:查了法律條文,你們在裡面可以往上級單位寄信,他們無權拆看,他點頭。

十一月二日,秦尉家人陪同兩位律師前往前進監獄。上午十點多,到達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分局,辦好了會見信,然後直奔前進監獄。

接待人員問是什麼案子,律師說,就是一般的案子,對方又追問什麼罪,梁律說“破壞法律實施”,對方看了會見信,知道是法輪功(學員被構陷)案子,就說得上級決定,就打了好幾個電話,層層上報、等待。在等待過程中,值班人說秦尉屬於沒寫“揭批”的,思想沒“改造”。秦尉家屬說:真善忍有什麼錯?人家思想里想什麼都不允許?他說:這裡不就是改造思想的地方嗎!法輪功違法。家人說共產黨那麼多貪官,兩個軍委副主席、前政法委書記都是罪犯,要說違法要說邪,這不就是最邪的嗎!他帶著威脅意味的說:你別在這裡宣傳法輪功,否則的話你們別想會見,你也該去哪去哪。

直等到十一點四十左右,來了一位馮姓警察,應該是監獄610人員,拿了會見信就走了。家人和律師又等到快十二點了,馮回來了,一進門直接衝著家屬走過來,盯著家屬,惡狠狠地問:你對法輪功什麼態度?家屬淡然的看著他說:我什麼態度有什麼關係,今天是律師會見,又不是我會見。他又更惡毒的眼神盯緊家屬問:你怎麼看法輪功?家屬面帶笑容,正視他說:“一煉法輪功身體就好了,可以祛病健身,發生在我身邊的真事太多了,都是親眼所見;法輪功還要求做好人,教人向善,煉法輪功的人都很善良。”家屬說到這裡,馮姓警察又突然轉身問律師:你們怎麼看法輪功?律師說我們就是律師,按法律程序辦案。

姓馮的這時彷彿“正式宣布”一樣說:秦尉在裡面沒提出要申訴,所以不能會見。律師說:家屬也可以委託我們進行申訴。馮姓警察說不行。秦尉家屬說:秦尉肯定提出申訴了,因為上次我接見時,他第一句話就是讓我請律師,我說律師已經請好了,他記住了律師名字,說肯定會馬上提出申訴。馮姓警察矢口否認,咬定秦尉沒提出申訴。家屬說:你問他了嗎?你怎麼知道他沒提出來?我們知道需要從裡面提出來,所以才等到現在,不然我們早就請律師過來了。是不是你們不讓他提?馮冷冷說:你要這樣說,我們就沒辦法聊天了。

接著,馮姓警察又說律師開的證明不行,需要“反×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辦公室的證明。家屬問是不是610?馮說“反×教”辦公室(可以看出他忌諱承認610的說法)。律師問:是不是我們開出了證明,就可以見了?馮不置可否。律師接著說:你明明知道不會給我們開。家屬說:我們開車二個多小時,大老遠的路程,你給我們指條明路,我們怎麼就可以會見了?馮說:我做不了主。

家人問馮:你也是這裡的老人了,你認識秦尉吧?多好的一個人啊,多老實啊。馮隨即走出了房間。在外面律師接著向馮要我們的會見證明,馮說他們收了,因為是給他們看的證明。馮對家屬說:我認識秦尉,我還去過你們家呢。(上次秦尉在茶淀遭迫害時,他們為了用親情欺騙“轉化”秦尉,去家裡給秦尉媽媽錄像)家屬說:哦,那次你也去了?我媽現在八十多歲了,天天在家想兒子。

律師接著去司法局解決會面事宜。

原文鏈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