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岩井公館」內幕——中共特務辦事處

“岩井公館”是上海最大的公開的日本特務機關。奇怪的是,它怎麼會以中國人當領導,這是什麼原因?(網路圖片)

袁殊以對日情報的貢獻,懂日文日語,又在中國社會有廣泛的聯繫而為日寇信任,把特務機關全權交他管理。“岩井公館”一開張,“中共中央特科”領導人周恩來就囑咐潘漢年把惲逸群派去協助袁殊,(據惲逸群向筆者透露:潘漢年還傳達周恩來指示:“叫惲逸群在政治上多幫助袁殊”,意思是要惲監督袁不要把漢奸角色演得太過份,對中共造成不利影響,可見周恩來處理問題的細心周到。)光有袁惲兩人還不夠,還缺少主管經濟的人,潘漢年立即緻密電給“八路軍駐桂林辦事處”主任李克農要求派人,李克農就商於在桂林出版的《救亡日報》社長夏衍,為了黨的需要,夏衍割愛把該報經理翁從六派去,翁既是可靠的共產黨員,又是袁的老朋友,於是袁殊、惲逸群、翁從六“三駕馬車”開動了,這事反映了“岩井公館”實際是中共與日寇合作創辦的機構。

以岩井英一的姓氏命名的“岩井公館”,是上海最大的公開的日本特務機關。令人奇怪的是,它怎麼會以袁殊為首,惲逸群、翁從六為副手的中國人當領導,它有幾百個工作人員也全是中國人,沒有一個日本人,這是什麼原因?知情人會告訴你:“岩井公館”實際上是中共設在日佔區的代表辦事處(誇張點說等於是大使館)。潘漢年作為中共代表,經常往來於延安、淮南和上海,通過秘密電台或直接指揮袁殊。日寇明知袁、惲、翁三人是中共黨員,為什麼還會如此重用?原因是毛澤東既然“聯日反蔣”,就是日寇的合作夥伴(幫凶),日寇的意圖是,先與中共聯合消滅堅決抗日的國民黨政府,然後再來收拾實力較弱的中共,因此才把中共人員當作自己人,支持他們積極開展賣國活動。

惲逸群曾告訴筆者:日寇雖信任袁殊,但仍存戒心,對袁監視和防範,因此袁和他不能在“岩井公館”內商談機密的事,到外面去談,袁外出總有日本特務跟著,為了安全,袁和他常到福州路“紅燈區”會樂里的“長三堂子”(高等妓院)去,妓院管事人見他們兩個熟客來,就會高喊“袁先生惲先生來了”,就派當紅妓女招待。他們兩人走進房間,關上房門,在床上並肩躺下,假裝抽鴉片,在吞雲吐霧中,商討如何執行黨的指示和其它機密事。岩井等見他們兩人經常出入妓院,認為他們生活糜爛,思想墮落,不會懷反日的異志,就對他們更加信任了。

“岩井公館”設在上海閘北的一個大院內,有四幢獨立的小樓,所有辦公室都掛著袁殊手書的“忠誠”兩字標牌,忠誠於日寇嗎?忠誠於中共嗎?其實心照不宣,反正是一樣的。

其中一幢小樓是“興亞建國運動本部”,袁殊任總幹事,他用“嚴軍光”的假名發表了“興亞建國運動”宣言和不少文章,大肆宣傳“中日和平”“共存共榮”,還號召亞洲各國要在日本領導下建設“大東亞共榮圈”。它的活動很受日寇讚賞,日外務省邀請袁組織代表團赴日訪問,受到日方隆重接待。其實這個“興亞建國運動”還有一個隱秘的目的,就是與汪精衛一派唱對台戲,因為日寇雖利用汪精衛,又擔心汪派勢力坐大,難以控制,才設立“興亞建國運動”的對立面,對汪派進行監視和壓制,“以華制華”,必要時廢掉汪而扶植袁殊或別人代替之。

有一幢屋是“上海編譯社”社址,社長惲逸群,副社長袁殊,有眾多編輯和社內外作家,專為袁殊主持的《新中國報》《雜誌》《政治月刊》提供各種專稿,還創辦了自修大學等。它們當然是宣傳漢奸親日言論的,但惲逸群發揮他擅長的“曲筆”,經常在文章中透露抗戰信息和反日言論,為此被日寇懷疑他有反日活動而遭逮捕,關進日寇憲兵隊蘇州監獄半年,遭受酷刑,後因查無實據而獲保釋。

還有一幢小樓是幾十名武裝特務的駐地,他們是袁殊用來自衛和抗衡汪精衛勢力的。

有一幢小樓的頂層設著秘密電台。中共派駐香港重慶的特務,把國民黨和英美的情報發往延安,由延安發到“岩井公館”再轉送給日寇,並把潘漢年、袁殊、惲逸群收集的情報,發往延安和蘇北新四軍。這個電台的工作人員都是從延安派來的黨員,十分可靠。這個電台除袁、惲、翁三人外,是任何人不能進去,對外也是絕對保密的。袁通過這個電台,為中共提供了不少重要的戰略情報,如:德國即將進攻蘇聯;日寇決定放棄北進攻蘇聯的計劃,而改為南進攻英美;日偽的兵力部署、內部情況及掃蕩新四軍的計劃……這些情報中,有一些受蘇聯和延安的的表揚,有的則為新四軍擺脫被圍剿的危局……

袁殊的種種努力,很受日寇讚賞,於是安排他在汪偽政府中擔任許多重要偽職,如清鄉政工團團長、教育廳長、宣傳部長、保安司令等,他成為僅次於汪精衛的大漢奸了。

“岩井公館”對中共的幫助是很大的。除了情報和政治上的幫助外,袁還從日寇手中解救了魯迅夫人許廣平,鄒韜奮患癌症從蘇北到上海就醫,范長江和中共黨員赴上海,上海地下黨領導赴蘇北,過長江封鎖線時都得到袁派人保護。對中共在經濟上也有很大幫助。如夏衍在桂林創辦《救亡日報》面臨經濟困難,“岩井公館”立即撥巨款去資助;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淪陷後,“岩井公館”派人出錢,把大批左翼和中共人員安全撤退到上海和新四軍地區去;上海地下黨經費困難,有時也得到資助……為什麼日寇如此慷慨?因為它無限制地濫印“軍票”,又可向汪偽銀行予取予求,反正是剝削中國人民的血汗,對它毫髮無損。1945年抗戰勝利,“岩井公館”解散,袁、惲、翁三人把“岩井公館”的所有土地房屋金銀證券物資等價值約一億多元(如今的幾十億)全部交給中共,用來在上海開辦了一家小銀行,為中共內戰提供資金。所以說,“岩井公館”又是中共的小金庫和輸血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