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孫政才案進度更新信號釋放?

十九大後卸任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收場不收聲,11月7日在《人民日報》二版半個版刊文首批“政治腐敗”。這還引發關注王岐山今次“現聲”是否如同以往釋放大案推出或推進的信號,比如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案的推進。

孫政才被公告落馬是在今年7月24日。在此之前的5月13日,王岐山在北京會見外賓後就一直沒有公開露面,直到6月22日,媒體報導王岐山前往貴州視察。

也就是在王岐山那次隱身40天後,孫政才以“大老虎”之姿落馬,尤其還被指為是“江派隔代總理接班人”。

眾所周知,五年前,在中共十八大的人事安排上,當時習近平還沒有形成自己的力量,而江澤民也仍然作為十八大主要出牌手,江的愛將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還是獲得了提拔當上了政治局常委,並且成為孫政才在十八大進入政治局、出掌重慶的高層後台。

再以《吉林日報》公開報導過的,2009年12月1日吉林省委書記孫政才上任的首個工作日,首先專程到長春市一汽集團考察。雖然孫政才向來三句不離本行農業,但這個行動也已經充份反映了他心裡想的是什麼,從北京到吉林,不忘先拜江澤民的碼頭。

仕途驟升驟降的孫政才,落馬還有一個獨特現象,那就是他被雙開後,多地在第一時間表態之外,還特地翻舊賬,如重慶、吉林兩地官場爭攬“餘毒”,就連早年工作的北京官場也不遑多讓,指“孫政才的嚴重問題,在北京工作時就開始了”。

曾有港媒報導指出,近年坊間關於孫政才多有議論,其一是他2002年任北京市順義區區委書記期間,以候選人身份參加北京市黨代會常委選舉,原本是內定的“陪選”(差額選舉中的預定落選者),未料最終竟以“黑馬”身份當選。

還記得十九屆一中全會後,官媒《新華社》26日刊登長文揭露孫政才曾搞“拉票賄選”。如果孫政才2002年那次選舉中也有搞“小動作”,那就表示他早有前科,而這個前科的“幫凶”按中共規定,顯然是未就此事件做調查的時任北京市委和中組部負責人。

諸多公開報導,孫政才仕途軌跡和坊間劣跡傳聞的兩條線是重疊的:孫政才主政順義區時透過在北京搞房地產的曾偉攀上曾慶紅,曾偉低價取得順義區地皮開發了幾個大型建案,孫政才亦由此進入曾慶紅“關愛”的視線。這同樣可以理解何以後來孫政才初到吉林就拜江澤民碼頭。

十九大後王岐山不入常,但其角色仍讓外界關注。其在媒體的聲音很可能代表某種信號。而十九大前夕9月29日遭火速雙開的孫政才,接下來要面臨最高檢立案偵查、提起公訴、審判等。由於周永康和令計劃二人的雙開和最高檢立案都在同一天,所以比照薄熙來2012年9月28日被雙開到同年10月26日最高檢立案,僅一個月不到時間的話,最高檢對孫政才案或許即將有動作。當然不會搶川普訪問中國大陸的焦點。也許川習會後,孫政才案的進度就要往前推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