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匈牙利「恐怖屋」的黑暗記錄 (組圖)

特殊的博物館(三)

“恐怖屋”博物館,位於匈牙利布達佩斯市中心安德拉什大街60號,館內展示上世紀納粹和共產黨統治的罪惡。(Tbachner/Wikimedia Commons)

“恐怖屋”博物館,座落在布達佩斯的市中心。黑灰色的樓身佇立在安德拉什大街,與周圍其它淺色的建築相比,形成強烈的反差。在從屋頂伸展出來的鐵皮外沿的兩側,鏤空刻著“TERROR”(恐怖)的字樣。箭十字和五星符號位於兩排字母的交匯處,分別代表納粹主義和共產極權。這棟房子,收錄了兩段歲月的黑暗。

特殊的博物館

在上個世紀,“恐怖屋”大樓先後是匈牙利法西斯箭十字黨和共產黨的秘密警察總部。它見證了這兩個邪惡政權對人民的迫害。2000年12月,中歐和東歐歷史與社會研究公共基金會購買了這座建築,把它改建成博物館,以紀念匈牙利歷史上這兩個血腥時期。經過一年多的翻修,博物館於2002年2月24日開幕。此館是“歐洲記憶與良知平台”的一個會員機構。

博物館共有四層樓。一入館內,可見兩塊並排的大理石碑,分別刻著象徵法西斯和共產黨的箭十字和五角星,下面用匈牙利文寫著“紀念箭十字和共產黨的死難者2002”。在碑前擺放著花圈和點亮的蠟燭。展覽的內容是關於納粹和共產黨統治的恐怖罪行,包括實物、照片、圖片和音像等展品。

圖為2007年2月25日,在紀念共產主義受難者當天,民眾在博物館的紀念碑前點亮蠟燭。(ATTILA KISBENEDEK/AFP/Getty Images)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最後幾個月里,親納粹的匈牙利極右組織箭十字黨奪取了政權。在其執政的1944年10月到1945年1月,有8萬猶太人被驅逐到納粹的死亡營,大約2萬人被公然殺害──其中數百名死於“恐怖屋”的地下室里。

1945年,蘇聯紅軍“解放”了布達佩斯,匈牙利共產黨上台執政,秘密警察(縮寫為AVH)遷入此樓。在這裡,警察審訊、折磨和處決那些被認為與政府為敵的人。

博物館館長瑪麗‧施密特博士表示,很多人難以想像在極權獨裁專政下的生活情形。她介紹說:“(當年)人們害怕說出共產黨指令以外的話”,“他們不得不在每一個方面都遵照政府的命令,任何人一旦被政權視為威脅就會受到迫害。”“他們被毆打,有些人被活活打死,有的人被帶到水牢里折磨,有些人很多天都不能睡覺。”

博物館的地下室大概是最令人不寒而慄的地方。參觀者們穿過再現的牢房和審訊室,想像著當年的恐怖場景。他們還可以觀看前囚犯講述遭遇的錄像,放映室也播放當時的官方宣傳電影。沉重和肅殺的氣氛,凝結在空中。

秘密警察的審訊通常是酷刑逼供,讓犯人們招認真實或捏造的罪行。一旦招供,這些犯人就會被任意處置。犯人們被拋入水泥牢房,被審問和折磨。囚室的窗戶沒有玻璃,只有柵欄。木頭長凳加上幾條毯子,就是睡覺的“床”。警察的迫害手段多種多樣:在濕牢房,犯人們整天浸在及膝的水裡;在狐狸洞,囚犯必須蜷縮在僅一米高的、全黑的房間。關押室里,上演禁閉的瘋狂。還有電擊房、處決室,一條套索從天花板上垂下來……總之,潮濕、陰暗,這裡曾經是人間地獄。

博物館地下室一間牢房內的絞刑架。(ATTILA KISBENEDEK/AFP/Getty Images)

“大家都知道,進來很容易,要想活著出去可太難了。”Laszlo Regeczy Nagy曾是這裡的囚犯,因為參與了1956年反抗蘇聯的起義而被秘密警察逮捕。Nagy說:“我被關禁閉7個月。除了看守和審訊官,其他一個人也見不到。”在被關押期間,他在夜裡經常多次被叫醒。他說:“不讓我們好好睡覺。”

Nagy表示,這個博物館意義重大。它提醒當今的人們,要知道過去發生了什麼。他覺得,對他那一代人而言,能夠接觸到被掩蓋了半個世紀的物證,是“令人激動”的。

三樓的固定展覽介紹納粹和蘇聯佔領匈牙利的情況。這個國家不幸兩度陷入極權獨裁者的手中。有關匈牙利納粹箭十字黨的部分,一句口號頗具嘲諷意味:“堅持住,我們來了!”結果,他們帶來的是恐怖。接下來的展廳是古拉格和蘇聯強制勞動營,紀念那些被送往蘇聯強制勞動營的匈牙利平民和政治犯。有70萬匈牙利人生活在氣候和條件惡劣的前蘇聯營地,他們的命運可想而知。

還有一個展廳表現共產黨統治的手段。人們看到50年代共產專政穩固後的社會常態:在所謂的一黨執政的“社會主義民主”下,是官方宣傳的樂觀氛圍,人們似乎都“情緒高昂”。最後一個展廳突出了十分重要的、長期被掩蓋的話題──匈牙利民眾反抗共產主義的勇氣行動。

在博物館的一樓,豎立著一面直達三樓的高牆,上面貼著3,200名在此被迫害致死的受難者的相片。他們沒有被遺忘。

在“恐怖屋”博物館的一樓,陳列著一輛前蘇聯的坦克,後面牆上貼著3200名在此地遇害的受難者的相片。(ATTILA KISBENEDEK/AFP/Getty Images)

共產極權的罪惡

匈牙利共產黨成立於1918年11月。1945年,“莫斯科派”代表人物拉科西‧馬加什出任匈共中央總書記。當時,匈共力量薄弱,因此它採取了聯合民主力量的方針,提議組成“匈牙利民族獨立陣線”,由在民主派中聲望很高的拉伊科‧拉斯洛出任“匈牙利陣線”的總書記。

1945年,匈牙利舉行戰後的第一次選舉,小業主黨(小農黨)獲勝,贏得57%的選票。1947年1月,共產黨內務部下令逮捕所有小業主黨的部長,指控其陰謀顛覆政府。1947年2月,小業主黨總書記Kovacs被以陰謀反蘇聯紅軍的罪名逮捕,關押在蘇聯直到1956年。隨著迫害範圍的擴大,小業主黨的所有重要領導人都被逮捕或被迫流亡海外。

1947年,匈牙利修改選舉法,限制右翼團體和個人參加選舉。共產黨在那年的選舉中成為第一大黨。1948年6月,共產黨兼并了社會民主黨,更名為匈牙利勞動人民黨。此後拉科西一人身兼國防委員會主席、政府總理和匈共總書記三職,獨攬大權。到了1949年5月,匈牙利的其它黨派被解散、清除、消亡,共產黨一黨專制形成。

拉科西照搬蘇共模式,大搞政治恐怖,經濟上實行單一公有制,強制推行農業集體化。他的指導方針是斯大林的“社會主義越發展,階級鬥爭越尖銳”理論。1948年,共產黨開始“大清洗”,首先向“本土派”開刀,有19萬人被開除出黨。

1949年5月,拉伊科‧拉斯洛被逮捕,被指控為“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匈牙利的代理人”、“南斯拉夫間諜和特務”,他的罪名有“陰謀武裝暴動”、“推翻人民民主國家制度”等等。他被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同年10月被判絞刑處死。拉伊科的妻子被判處5年徒刑,小兒子被送入孤兒院。

據統計,匈牙利在1948年至1953年期間,有幾十萬人被起訴;另據估計,大約有70萬至80萬人被判刑,他們大多數的罪行是侵犯國家財產罪。當時整個社會籠罩在一片恐怖氣氛中。

在大清洗期間,共產黨同時鎮壓和迫害天主教會。1948年12月,匈牙利總主教、紅衣主教明曾蒂‧約瑟夫因反對教育世俗化和關停所有宗教學校遭到逮捕,1949年2月以“反國家陰謀罪”被判處無期徒刑。一年後,當局侵佔了絕大多數教堂和清真寺。1951年6月,格雷斯大主教也因捏造的罪名被處無期徒刑。在1948-1950年間,有225名天主教牧師、僧侶遭到拘捕和判刑,2500名(約佔總人數的25%)神職人員被放逐。

1956年10月23日至11月4日,在匈牙利發生了反對共產主義、反抗蘇聯的運動。事件最初以在布達佩斯的學生集會遊行開始。新成立的匈牙利全國大專院校學生聯合會提出了16點要求,包括罷免在斯大林-拉科西時代犯有罪行的領導人並審判拉科西,釋放無辜的被捕者並為他們恢複名譽等,在納吉領導下進行政府改組,反對蘇聯干涉內政等。23日晚,秘密警察向人群開火,殺死了上百人。後蘇聯軍隊入駐、配合匈牙利國家安全局進行鎮壓,造成大約3000名平民死亡,1萬3000人受傷,20多萬匈牙利人成為難民。教皇庇護十二世曾連發三個“通諭”,支持愛國民眾。

民主之聲與拒絕遺忘

在那些共產黨執政的國家裡,存在著相同的社會問題:政治嚴苛、經濟困頓、人權受侵犯、信仰被迫害、環境被污染。將近30年前,東歐劇變,匈牙利終於迎來了民主之聲。

1989年2月,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黨宣布放棄執政位置,重新評價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定為“人民起義”。

1989年11月26日,匈牙利全民公決投票決定,結束共產黨的一黨專制,改行總統制和多黨制議會民主的政治體制。新政府宣布,將共產黨組織清除出政府機構,清查共產黨(社會主義工人黨)的財產,解散匈共的“工人衛隊”,宣布從此禁止政府機構中存在任何政黨組織。

1990年3月25日和4月8日,經過兩輪國會民主選舉,民主派大勝,匈牙利民主論壇得到42.75%的席位而組閣。匈牙利和平地告別了獨裁體制。匈牙利共產黨不復存在。

美國外交官尼克拉斯羅斯福曾說:“希特勒曾給匈牙利帶來一場災難,但1945年後蘇聯的共產統治卻摧毀了匈牙利民族的靈魂。”

“恐怖屋”博物館自2002年開放以來,已經成為熱門景點,每天有超過1000名遊客到訪。一名參觀者寫道:“這是一個‘必看’之地。你會籍此了解匈牙利這個國家,而不僅是遊覽布達佩斯。你會難過,也會被感動。你將看到和聽見那些你希望不曾發生的事情。我想每位遊客都會流淚、哽咽。博物館直白的展示出納粹和共產主義佔領時期的恐怖。”

一位英國遊客說:“它不僅是一個博物館,而是一個人民的紀念館,提示民眾遭受過的痛苦,讓我們感激目前所擁有的。”

面對過去的深重苦難,人們在恢復歷史、重建記憶的過程中,尋找民族的靈魂。“恐怖屋”博物館,是匈牙利人民拒絕遺忘、對抗強權的物證。這一座建築,隱藏過恐怖,再曝光醜惡。重新審視過去的黑暗,才能更加珍惜光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