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幾年之後 你的家可能靠電池供電

太陽能發電與住宅儲能技術的結合使得普通家庭「脫離電網」成為可能。

在不遠的將來,一組電池也許就能滿足你的家庭用電所需。

如果你居住在紐約州、加利福尼亞州、馬薩諸塞州、夏威夷州、佛蒙特州、亞利桑那州或者其他試行電網改造的都市圈,這一天更是指日可待。

由於電池可能被藏到小區周邊類似接線盒的裝置里,或者被放置在變電站的圍欄之後,你可能都不會留意到,你家電燈的供電方式變得和智能手機的供電方式一模一樣。現在,在一些創業公司和電力公司的努力下,你也可以直接在家裡裝一個超級電池。而創業公司和電力公司的關係可謂亦敵亦友。

家用電池的興起並非只是人類迷戀新技術的產物。來自GTM Research的Ravi Manghani指出,驅動家用電池市場的,是人們對可再生能源的強烈需求。

電力公司若不推出電池或其他儲能方式,其供電資格終將受到威脅。

太陽能往往只能在特定時間發電——通常又與家庭用電需求不同步。在有些州,如加利福尼亞州和亞利桑那州,每年涼爽季節,正午時分的太陽能過剩,但到晚上卻又無法獲取,而晚上恰恰是人們回家後的用電高峰期。

太陽能板往往只能在特定時間內發電——很少與家庭用電需求同步。上圖是佛蒙特州拉特蘭郡(Rutland)的Stafford Hill太陽能項目一角,該項目由Green Mountain Power在2015年9月開發。

對於電力企業而言,這是一個頭痛的問題。跨州輸電市場的電價某些時候甚至會低至負數,迫使電力企業廢棄過剩的電力或者反過來花錢讓用戶接收這些電。

亞利桑那州第一大電力公司Arizona Public Service的客戶技術總監Marc Romito指出,“這不是理論層面可能發生的長遠問題——這是當下的既成事實。”

安裝家用電池與個人主義和根深蒂固的美國精神不無關係。按銷量計算,家用電池領域最大的兩家企業是德國製造商Sonnen和特斯拉。正如兩家企業的客戶在颶風厄瑪(Hurricane Irma)過後所說,災難來臨時家用電池能很好地確保持續供電。一旦和屋頂的太陽能板結合,家用電池可以讓人們擺脫對電網的依賴——一種被學界稱為“脫離電網”(grid defection)的行為。

“脫離電網”切實出現的可能性正改變電力公司與其客戶之間的力量格局。

上周,房地產開發商Mandalay Homes宣布將建造4,000棟超級節能房屋——其中2,900棟建在亞利桑那州的普雷斯科特(Prescott),這些房子將配置由Sonnen供應的8千瓦時電池。Sonnen公司高級副總裁Blake Richetta稱,這可能最終成為全美最大的住宅能源儲存項目。

Richetta指出,這些將提前裝配Sonnen電池的房屋將是由該公司管理的“按需虛擬電廠”(virtual power plant for demand response)的一部分,該項目能促進電網穩定、降低房屋碳排放、緩解高峰壓力。

位於亞利桑那州普雷斯科特市的Mandalay Homes開發項目外觀圖。Mandalay Homes此前宣布,計劃建造至多4,000套超級節能房屋。

雖然這個項目仍在規劃階段,截至目前只建造了一套試驗住宅,但在佛蒙特州,這種基於電池儲能、對傳統電網的根本性反思已經真實發生。

Green Mountain Power(GMP)正攜手特斯拉能源(Tesla Energy),向2,000名客戶提供每月花15美元在家裡安裝一個特斯拉家用電池Powerwall的機會。GMP首席執行官兼總裁Mary Powell指出,這種13.5千瓦時的電池零售價為5,500美元,但是由於它能幫助電力公司節約在其他電網設施上的投入,電力公司有動力將其推廣至千家萬戶。例如,尖峰負荷機組只在電網承載能力達到上限時才會啟用,是成本最高的發電方式之一,有了家用電池,GMP就無需使用尖峰負荷機組發電。

Mandalay建造的這些房屋將配備由德國製造商Sonnen生產的8千瓦時電池。圖為Sonnen公司CEO Christoph Ostermann(左)和 Mandalay Homes公司CEO Dave Everson站在一個 Sonnen電池旁。

GMP還使用由Sonnen、SimpliPhi和Sunverge等公司生產的電池。Powell女士稱,家用存儲電池的大規模競爭將主要圍繞這幾家企業——以及十幾家其他企業——如何做到與眾不同,如何針對不同住宅、企業及電力公司出售不同尺寸的電池而展開。

來自Arizona Public Service的Romito先生表示,這些電池並非按同一水準生產——但他不願指明是哪家。

家用儲能電池面臨的最大挑戰仍然是經濟性。在當前的電價結構之下,電力企業並不會向用電量過多的戶主收費,也不會根據用電時間調整電價。對於絕大多數戶主而言,安裝了配置有儲能電池的太陽能系統之後可能要幾十年才能收回成本。

Romito稱,要減少對“應急能源”(short-order energy),或者所謂“需求響應”的需要,電池並非唯一途徑。由電力公司管理的智能恆溫器能在太陽能處於生產高峰時對房屋進行預冷,降低晚間的用電需求。

在某些情況下,這種恆溫器不僅和電池一樣有效,而且可能性價比更高。其他的選擇包括遠程設定電動汽車的充電時間,甚至是將大負荷工業用電轉移至一年內的不同時間。

在電價較低的州,家用儲能電池的普及尚需時日。但是Romito認為,由於新能源併網規模的增長勢不可擋,用戶和電力公司將繼續加快家用儲能電池的使用。

來自GTM Research的Manghani對此表示贊同。他密切追蹤採用新能源發電的各個州和地區,對儲能電池的使用前景進行預測。

電池價格的下降也助推了這一趨勢。自2010年以來,電池組價格平均每年下跌24%。電池價格的下降相應地縮短了投資回收期,因而新能源電力對戶主們的吸引力也大大提升。據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稱,2016年太陽能發電的增長速度超越了其他任何一種能源。

如此種種趨勢的交疊之下,我們看到的是這樣一個簡單的事實:自從發現火以來,人類獲取能源的方式將首次發生根本性的改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