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有錢都保護不了自己的孩子 還能怎麼辦?

昨天攜程託兒所虐童事件剛出時,哥問一個二孩媽媽:你不擔心你家娃在幼兒園被欺負嗎?

她說:大城市的幼兒園不敢,地方上才會出這種事。

我告訴她事發地就在上海,她震驚了,很快又再次找到平衡:正規幼兒園裡應該不敢,現在家長們都可厲害了。

我跟她說出事的單位不光有資質,還是大公司給自家員工準備的內部託兒所。

她無語了:那也…只能給老師多送點禮了。

有人說:之所以大家會格外關注,是因為進這所幼兒園的都是大公司的不差錢人家的孩子。沒想到連有錢人都保護不了自己的孩子,所有人都怕了。

01

我們通常是很自私的,壞事只要不發生在自己身上,就當八卦講講,很小就懂得“各人自掃門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同時我們又很善於從自身找原因。即便是遇到不公,第一反應不是除掉它,而是繞過去:為什麼別人沒遇上這事?是我地位不高沒有威懾力?還是我送禮沒送到位人家沒在意?

二孩媽媽曾講過這樣一件事:幼兒園老師時常在家長微信群發孩子們在班上活動的照片,她老也找不到自家孩子的身影,心裡直犯嘀咕,終於忍不住偷偷給老師塞了張大閘蟹的券,第二天,果不其然看到了孩子的特寫。她欣慰極了:錢沒白花,大閘蟹發功了……

02

比金錢更好使的是權利。

我們已經習慣於安分排著隊,隨時會被位高權重的人卡在後面,頂多只心裡暗自罵個傻*。但是,當你看到班主任會對家裡背景硬、她能用得到的家庭里的孩子更關注、更寬容的時候,你會狠狠的錘著胸脯說:老子一定要出人頭地!不能讓孩子因為我受了委屈!

為了能給孩子更好的成長環境,你擠破了頭在北上廣站住腳。

聽說私立幼兒園的老師對孩子更有耐心,你不惜搬進月租一萬二的房子,只為了臨近每月入托費一萬塊的土豪幼兒園。

為了家人,你毫不猶豫的往金字塔尖上爬,你堅信人越強大,社會越公平。

然而,當攜程託兒所事件一出,上海、大公司、高管…加在一起都沒能保護得了孩子,你發覺你能達到的上限都解決不了你的恐慌,於是怕了。

03

其實正是我們自己習慣了跟不公和平共處,接受了“越強大越公平”歪理,才縱

容了怪現象的野蠻生長。原本哪壞就修哪裡,多簡單的道理。

今天看到疑似攜程公關總監的朋友圈,大概其意思是說,攜程才是受害者,原本建託兒所也是恩惠,不料被保姆給坑了,你們要罵得我撤攤了,就自己回家帶孩子去吧!

就好比中秋節單位給發過期月餅,結果員工吃出病來,單位說:這只是福利,有就不錯了,我又不是做月餅的,你應該去找月餅廠家。

作為攜程,應該表達的難道不是嚴懲虐待兒童者,為家長討回公道,追究託兒所委託方的責任,並尋求更優質可靠的委託方,並加強監管力度和完善監管制度么?把槍口對準民眾做什麼?

04

作為婦女之友,哥身邊有許多年輕母親:

有的人辭職在家做全職媽媽,靠老公一人掙錢養活全家。她原本是個買衣服從不看價簽的職場金領,回歸家庭後不好意思向老公伸手要錢,每月為家用精打細算快憋出內傷。她為了看孩子常忙得連飯都顧不上吃,老公還問她“整天在家無聊嗎”,心高氣傲的她三不五時就吵著要離婚。

有的人家裡老人沒退休,幫不上忙,自己生活壓力大又不能辭去工作,只好請保姆,結果孩子剛1歲半保姆就換了5個,竟然還有個保姆偷錢被她從監控中抓了現行。隨著孩子越來越懂事,拒絕保姆,只得她、她媽、她婆婆輪流請假,直到把孩子帶到上幼兒園才算解放。

還有朋友是高齡產婦,雖然很幸運的有老人能幫忙,但畢竟已經六十多了,才一年不到老人就累倒住院了,結果她不光要照顧孩子還得照顧老人……

然而養娃難並不是我們特有的國情,在國外也同樣難,以哥在美國俄亥俄州生娃的婦女朋友為例,她的單位只給6周無薪產假,但好在美國有daycare服務,嬰兒滿六周就可以交給託兒所看管,雖然收費貴到哭,至少有了政府的嚴密監管,她可以放心的去掙錢養娃和交稅。

說了這麼多隻想表達,託兒所的出現是時代發展的必然結果,不應當因為個別惡性事件而被擱置,更不應該蒙住眼封住口,相反,更應當藉此機會,在廣大民眾的“緊迫盯人”下該打的打該抓的抓,只有有了完善的制度和有效的監管,才給孩子一個溫暖的港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聞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