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大陸歷史學者秦暉:十月革命革了民主的命

前幾天到中文大學聽了一場有關十月革命的講座,講者是歷史學者秦暉教授。演說生動有深度,沒有甚麼政治禁忌,聽得愉快又長了見識。演說雖然是有關俄國十月革命,實質上卻有顛覆的味道,因為通篇演說基本在否定十月革命的歷史意義,暗批過去幾十年官定歷史的說法。秦教授認為,1917年10月25日(俄歷)那天除了布爾什維克黨及列寧奪權外沒有甚麼大事發生,真正的大變該是同年稍早前的二月革命。他指出,二月革命不僅導至幾百年的羅曼諾夫王朝倒台,也為俄羅斯這古老國家開啟了通往民主的大門,令它有機會乘著第二波民主化浪潮擺脫專制走向民主體制。

十月革命後,俄羅斯步入列寧專政的時代

救亡圖存是改朝換代主旋律

根據秦教授說法,第二波民主浪潮發生在一次大戰前後幾年間。當時全球五大帝國先後崩潰(因戰爭或革命),包括清帝國、俄羅斯帝國、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奧斯曼帝國。俄國1917年的二月革命正是繼中國的辛亥革命後另一次動搖百年專制的大動作。二月革命後成立的臨時政府不但逼退了沙皇尼古拉二世,還積極訂立憲法、成立議會、落實普選,讓俄羅斯有機會真正透過人民的力量及參與應對戰爭、飢餓、落後等深層次問題。

可惜,危機特別是戰爭是如此的近,民主商議要達成共識又那麼遙遠,一眾陰謀家、想奪權的人則在旁虎視眈眈,再加上聖彼得堡、莫斯科充滿軍紀散渙的士兵,各種陰謀、政變如箭在弦,二月革命後的議會及臨時政府結果站不住腳,先是在十月革命後被布爾什維克黨奪了權,再在1918年初被列寧建立專政,二月革命後取得的成果如集會、言論自由被取消,請願群眾被血腥鎮壓,俄羅斯跌入比沙俄時代更專制、更嚴酷的時代。換言之,十月革命那一聲炮響帶來的是民主的夭折及歷史的倒退。

其實,秦教授提的第二波民主化是一個籠統的結集。五大帝國在短短八年內先後衰亡是事實,可它們各有敗因,民主化或民主訴求在不同帝國起的作用不一樣,但基本上都不是主導的力量,救亡圖存反而是改朝換代的主旋律。也正因為這個迫在眉睫的主調,五大帝國崩潰後即使曾有過民主的實驗,但都只是鏡花水月。

情況稍好的是德國,成立了威瑪共和國,維持了十多年壽命;但期間受到左右夾攻,幾乎從未站穩陣腳,到三十年代中更被納粹右翼極權取代。中國辛亥革命後有過國會以至總統,但民主總是未起步就死亡,從軍閥到軍事強人,後來更變成共產黨專政。

對俄國人而言,1991年蘇聯瓦解後對紀念十月革命還是儘快忘卻這日子原來爭論不休,到現時還在演化中。普京政府上場後採取中立態度,既不否定也不支持紀念,畢竟以新沙皇自居的他對推翻沙皇的事不會有太大興趣。有趣的是,秦教授特別提的二月革命在俄國頗有點左右不是人的味道。俄共固然不屑一顧,民粹派或民族主義政黨則認為二月革命令好好的俄羅斯帝國倒下,至今不能恢復威勢。

不過,秦教授也提到,二月革命雖沒有成為紀念的標記,但它的理想到底落實了一部份。蘇聯瓦解後一度建立起實質的民主、自由體制,其後普京上場後雖失色不少,終究比百年前有進步,至少在俄國可批評普京入侵烏克蘭的做法。相對於當年同為五大帝國的中國算好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