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SOS!我們是開源集團騙到尚比亞的強迫勞工

福建開源集團在尚比亞的一處建築工地

8月初的一天,經過兩天的顛簸,裝載建築材料的卡車把­­劉星揚和一位同事拉到尚比亞東方省首府奇帕塔市郊的一片荒地。那天晚上,他和同事擠在公司給的一張舊席夢思床上露天而眠。此後的半個月里,他倆白天建鐵皮屋,晚上就睡在這同一張床上。

幾個月前,劉星揚在網上看到福建開源集團正在為其駐尚比亞的分公司尋找“志同道合的夥伴”,“圓夢非洲”。

這家名為陽光股份投資有限公司(Sun Share Investment LTD)的企業自稱擁有100多中方員工,近千名非洲員工,產品涉及商業物業、房地產開發、工程建築、建材等。公司承諾為員工提供“具有市場競爭力的薪酬”、“豐厚的年終獎金”,“五天七小時工作制”、“免費的酒店式食、宿、生活服務”。

2)中國員工自己準備的飯菜

到福州總部面試錄用後,劉星揚簽下一份三年的合約,啟程前往尚比亞首都盧薩卡。

“下了飛機,到了尚比亞空軍基地,我們同行四人的護照就被老闆陳承耀的外甥收走了,一直到現在都沒還給我們,”劉星揚告訴美國之音。

這以後的日子裡,他越發感到在當地的工作、生活和公司招聘時的宣傳大相徑庭。劉星揚覺得自己上當了。

“公司上層對中方員工非常刻薄,老闆天天開會到深夜12點左右,每次開會就罵人,”劉星揚說,公司還隨意扣工資,不給報銷除瘧疾外的醫藥費,員工沒有休息日,每周工作7天,每天至少10小時,“有時晚上睡下了,車輛回來沒油了,又要起床去給車加油,甚至凌晨1點到5點還要去巡夜當保安。”

按照公司規定,員工每年可以回國休假一個月,劉星揚說,有人申請了兩年半還沒獲得批准。

“公司管理混亂,沒有人情味,不把員工當人看,”另一位員工說。有時他晚上10點回到駐地,第二天早上6點半又要爬起來出工。

“不管你有多大的能力,在老闆眼裡,你只是垃圾一枚!”一位前員工在網上留言說,“隨時隨地你都要面臨高額罰款,兩千到一萬元不等,覺得你不爽時會把你開除。開除的價格就沒那麼簡單了!輕則一至兩萬,重則三到四萬。”

“不滿意的員工哪裡都有,我又不是神仙,公司也不是神仙,”陽光股份投資有限公司經理陳承耀對美國之音說。

“去非洲的中方員工,十個肯定有八個是混蛋的,”他說,“我原來在大使館也講過,去非洲的中方員工一般大部分不優秀,而且有一部分還真的是人渣。”

不過他轉而又說,自己對90%的員工都是滿意的,每年只有十人左右被辭退或主動離職,因為有些人不做事,“像爛蘋果一樣,我們不得不把他丟掉”。

陳承耀承認,根據合同,被開除或離職的員工要向公司繳納一筆費用。“你想想看,如果有個人想過來旅遊,或者過來混日子,機票有人出,簽證有人出,吃住行,連擦屁股紙我都給他預備好了,那誰都願意過來到此一游,那我們公司怎麼辦?我又不是做慈善!”他說。

陳承耀說,公司這幾年在非洲發展很快,作為一家民營企業,靠的就是技術過硬,工程質量好,“我們建的寫字樓都是世界500強企業進駐的。他們又不是傻子,為什麼選擇我們!”

劉星揚則向美國之音透露,這家公司原是生產鐵皮瓦的,根本沒有­­能力搞建築,但是通過向尚比亞政府和中國大使館的利益輸送,拿下了很多建築承包合同,其實工程質量根本不過關,到處都是偷工減料,弄虛作假。但是和其它在非洲的中資企業一樣,公司奉行“錢能搞定一切”的策略,用行賄手段擺平一切,比如一擲千金請監理吃上一頓中餐,或是聘用當地一位部長的女兒出任房地產項目的銷售經理。

2016年1月,尚比亞全國建設委員會(NCC)下令暫停陽光股份投資有限公司一處工地的施工活動。這裡正在建造一座十層的寫字樓。該委員會說,這家公司沒有合法的註冊文件。委員會發言人說,他們還發現由於組織不善,現場工作環境不安全,工人也沒有按規定配備全套的防護服。

劉星揚已經決定從公司辭職,儘管這意味著他可能要交兩萬元左右的違約金。他說,在這裡人格得不到尊重,健康得不到保障,回到中國至少還能做些自己喜歡的事。

“天堂地獄一念之間”是公司餐廳里懸掛的一句標語。經理陳承耀說,這是為引導員工看正面的東西,不要天天接受負面信息,“我是很苦心教他們的。”

劉星揚說,這個標語卻時時提醒他,對於中國員工說,進入這家公司等於來到地獄。

“如果只是我一個人認為公司不好,那可能是我的問題,但100多號中國勞工面對強權忍氣吞聲,那是哪裡出了問題?”他問。

應受訪人要求,文中劉星揚為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君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