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整倒老乾以實現黨天下向家天下的轉變

一貫善於發動群眾,通過群眾運動的方式來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毛,終於找到了一個被後來的事實證明確實是行之有效的方法,那就是聲稱黨內存在無產階級路線和資產階級路線的鬥爭;黨內存在一個以毛為代表的無產階級司令部和另一個資產階級司令部(毛開始沒有點明是以劉、鄧為代表的資產階級司令部)之間的鬥爭。

毛利用自己被林彪和各級老乾們吹捧起來的巨大聲望,發動一場聲勢浩大的大規模的群眾運動——“文化大革命運動”。煽動學生、工人、一般幹部和農民成立各種紅衛兵組織、造反派組織起來造各級資產階級司令部和它們的代表人物即以劉少奇、鄧小平為首的各級老乾們(從黨中央到各部、委、省、地、市、縣的黨政軍老乾們)的反。

為此毛不惜中斷正常的鐵路、公路、水路運輸,讓這些交通工具全部用來從全國各地運送“紅衛兵”們到北京接受毛的檢閱和鼓動。在一九六六年毛先後八次分十批接見從全國各地蜂湧到北京天安門廣場來朝拜他的紅衛兵,總數達一千二百萬人。

在毛和中央文革的鼓動之下,全國成立了數以千計的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紅衛兵、造反派組織。在毛的煽動之下學生不上課、工人不做工、幹部不辦事、農民也有許多不種地,一心一意跟隨毛“鬧革命”。致使全國的工農業生產幾乎無法正常進行,全國的社會生活也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在毛和中央文革小組的指使、煽動和支持之下,紅衛兵們紛紛揪斗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老幹部,老乾們被隔離審查、被批鬥、被打倒、被奪權、被羞辱、被關押,其中有許多被打死、整死或被迫自殺,弄到家破人亡的地步,這正是毛要達到的主要目的之一。

處於這種狀況下的老乾們彼此被單獨隔離審查,使他們自顧不暇,成天惶惶不可終日,寫那些永遠也寫不完的檢討、交待那些永遠也交待不清的歷史問題、交待自己反黨反毛的罪行。並要隨時接受紅衛兵和革命群眾的批鬥、毆打和羞辱,哪裡還有什麼時間、精力和可能來關注其他老乾,更無法彼此串聯、密謀、團結一致來對抗毛。

在毛的慫恿、支持下,毛利用紅衛兵的暴力批鬥、羞辱和毛、周及“四人幫”掌控的情治系統成立的“專案組”以整“黑材料”污陷的方式,毛順利地將劉少奇、彭德懷、陶鑄、賀龍、陳毅等一大批老乾們打倒、迫害致死。鄧小平及其他許多黨政軍的老乾們被剝奪權力,或蹲監獄、或遣送偏遠地區監管勞動。

面對突如其來的滅頂之災,老乾們也曾試圖“反抗”。在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一日至十六日周恩來主持在懷仁堂招開的政治局碰頭會上以李富春、陳毅、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李先念、譚震林、余秋里為首的老乾們與陳伯達、康生、謝富治、張春橋、姚文元、王力等文革派成員發生了激烈的衝突,雙方在會上爭吵到拍桌打椅的地步。

老乾們指責中央文革和紅衛兵、造反派:你們把黨搞亂了,把政府搞亂了,把工廠農村搞亂了,你們還嫌不夠,還一定要把軍隊搞亂,你們想幹什麼!你們的目的就是要把老幹部統統打倒。老幹部被搞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老乾們指責“造反派”、“紅衛兵”頭頭是反革命。

老乾們哪裡知道,毛髮動“文化大革命”的真實目的,就是要通過“文化大革命”這種群眾運動的方式,在短時間之內把所有的老乾老帥們統統打倒並剝奪他們手中的權力;或是把他們整得服服貼貼成為護衛毛家天下的忠實奴才。

老乾老帥們這次大鬧懷仁堂,被毛和中央文革定性為“二月逆流”。為鎮懾老乾、老帥們的反抗,毛於二月十五日下令調林彪的嫡系部隊三十八軍從吉林通化到北京地區“勤王”。

二月十九日毛召開政治局會議,毛指定周恩來、葉群(代表林彪)、康生、李富春、葉劍英、李先念、謝富治參加會議。毛在會上大發雷霆,宣稱中央文革97%都是正確的。誰反對中央文革,我就堅決反對誰!

毛挑撥林彪與老帥老乾們的關係,稱有人要奪林的權,要林作好準備,這次“文化大革命”失敗了,毛就要和林重上井岡山打游擊。毛還提出要召開政治局會議討論老帥老乾大鬧懷仁堂事件。

毛之所以指定葉劍英、李富春、李先念這三位大鬧懷仁堂的參與者參加,是因為毛深知這三個人都是有名的牆頭草、見風駛舵、膽小怕事,毛有絕對把握通過大發雷霆鎮懾住他們,並通過他們把毛的震怒和堅決支持中央文革的態度轉達給大鬧懷仁堂事件的參與者,對他們形成心理上的壓力。

毛髮完脾氣,唯毛的馬首是瞻的周恩來立即作檢討,並秉承毛的旨意提議陳毅、徐向前、譚震林請假檢討(實際上就是撤銷他們的職務、剝奪他們的權力),獲毛同意。

待毛的“勤王”部隊三十八軍進駐北京地區後,毛已掌握克敵制勝的王牌,於是毛與老帥老乾們攤牌。毛從二月二十五日到三月十八日連續七次以召開政治局生活會為名,由江青帶領她的中央文革成員對徐向前、陳毅、葉劍英、聶榮臻、李富春、李先念、譚震林逐個進行批鬥。在大兵壓境,和被老帥老乾們自己吹捧起來的毛的絕對權威的威懾之下,老帥老乾們紛紛繳械投降,作出檢討,違心承認中央文革成員強加在自己頭上的莫須有的反黨、反毛、反“文化大革命”的罪行。

這樣一來,毛已將政治局委員中的劉少奇、朱德、鄧小平、陳雲、陶鑄、賀龍、陳毅、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李富春、李先念、譚震林等全部打倒或剝奪權力靠邊站,只剩下早已不理政事重病在身的劉伯承,此外就只剩下毛、林彪、周恩來、康生、陳伯達等五人。毛有意使中共中央書記處、政治局陷入癱瘓,以便他御用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取代書記處和政治局。這樣毛自己便“名正言順”獨攬黨政大權。至此毛已成功實現將阻礙他由黨天下向毛家世代天下轉變的最大障礙——中共黨政軍的元老集團全部打倒或靠邊站的目的。

毛在這些生活會上,不僅大發脾氣威懾老帥、老乾們,還挑撥林彪與老帥、老乾們的關係,毛對葉群說:“葉群同志你告訴林彪,他的地位不穩當啊,有人要奪他的權哩!讓他作好準備,這次文化大革命失敗了,我和他就撤出北京,再上井岡山打游擊。”毛的這一番話經葉群傳到林彪耳里,令林彪憂心忡忡,懷疑老帥們中真有人要奪他的權。

毛成功地挑撥離間了林和老帥們之間的關係,使林彪與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對抗中央文革的聯盟土崩瓦解。毛的陰謀得呈。但當林彪為鞏固自己“接班人”的地位而對以徐向前為首的紅四方面軍和四野之外其他野戰軍將領進行打擊、整肅時,毛又出面充當好人,保護這些將領,令這些遭林彪打擊整肅的將領們對毛感激涕零。毛以此來阻止林彪在軍隊系統勢力的過度擴張,並贏得這些遭林打擊整肅的將領對毛的忠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