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但願中共一黨專政別再持續 不然我們就要關心別的了

Vanessa:新聞發布會不允許記者提問,這在西方國家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這本身就是件大新聞。白宮新聞秘書說是中國政府不想讓記者提問。前總統奧巴馬的新聞秘書Jay Carney發推說,中國的要求是在測試(西方國家的)的意願和原則,讓中國政府決定新聞採訪的方式,是一種令人尷尬的投降。

cskun1989:川普一定很羨慕這個偉大的國家,沒有什麼想不到也沒有什麼做不到,偌大的故宮抑或是綿延的長城,只有幾個孤孤單單的人,平日擁擠喧鬧的名勝古迹景區,說關就關了說停就停了,川普恐怕做夢都想不到抑或是不敢去想。

hjjohnson17:“過去100年都沒有演戲了”。也就是說,暢音閣自從中國沒了皇上那天起,就再也沒有演過戲。今天,又演上了!而且演的都是以前皇上和老佛爺看的戲。

badiucao:#TrumpInChina where*realDonaldTrump should be and know.#川普在北京

《環球時報》指責報道709家屬李文足的遭遇的英國《衛報》記者Tom Philips“‘絞盡腦汁’想要刺激特朗普去攻擊中國”。但由於規避微信審查機制,又不得不將自由亞洲電台寫成“自x由x亞x洲x電x台”,讓高調批評文章顯得不倫不類。

王曄Ken:所以目前官方的態度是:我們從來沒封過境外網站,只是境外網站不受中國法律保護,你為什麼上不去我不知道,也跟我沒關係,你自己想辦法是你的事情,我假裝沒看見,但你要敢把方法說出來告訴別人就是違法犯罪。

【川普來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被禁止出行】今天李文足準備去最高檢時,樓道里石景山八角街道居委會雇的數名流氓阻止並出語骯髒下流。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我們第二十一次去最高檢控告直接被十幾個人堵在門口,這個時間我們應該是出現在最高檢的,但現在我們三人被困在家裡!709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王峭嶺:李文足被一群流氓堵在家門口。李文足報警,警察來了一個。說領導說解決問題的方法是:“李文足回屋裡待著。”我們說出警得兩個警官,得亮警官證。這位呂姓警官說,他下樓去車裡拿警官證。然後一去不見蹤影了。文足又打電話給派出所,派出所讓再等等。

惡徒浣熊:真滴不行///美國人問蘇聯人:我們可以在美國評論我們的總統,你們可以嗎?蘇聯人:我們也可以在美國評論你們的總統。美國人:……吃一塹長一智,美國人問中國人:我們可以在自己國家評論我們的總統,你可以嗎?中國人:我們也可以在自己國家評論你們的總統。美國人笑道:你再試試。中國人:……

Hu Ping:現在有不少人認為,照目前的趨勢下去,中共一黨專政還有可能繼續存在十幾二十年。然而我不得不說的是,如果中共一黨專政再繼續十幾二十年,那麼我們要關心的就不是中共專制政權的命運,而是自由世界的命運了。(一個不可忽視的信號)

二號專線4:十多年過去了依然沒有找到正確的洗地方式,心疼。

williamlong:目前在新浪微博,發布包含“特朗普”的信息都會被自動禁評。

馬伯庸:這種企業出錢、主管部門審核資質、指定主管部門關係供應商提供服務的模式,見過太多。層層進貢,層層剋扣,到末端基本上沒剩多少了。虐童這事到底誰的鍋,只要查一下攜程一共投入多少錢,再看阿姨多少錢招聘進來的,就一目了然了。

江寧婆婆:上海婦聯的官方微信公眾號下面她們人工精選出來的評論很精彩,表達了兩個意思:1.婦聯好婦聯妙婦聯努力呱呱叫。2.攜程屎攜程渣攜程全責別想跑。厲害。

7k_QYS:湖南法官當庭醉倒視頻正在網上瘋傳,想想也是“醉”了,假設這醉鬼法官強挺著走完判決,絕對的又一“葫蘆僧亂判葫蘆案”。今日天朝其實還是“賈府”,中國夢就那紅樓夢,只是門口兩隻石獅更不幹凈了……

【奧巴馬現身法院當陪審員卻沒被法院選上...】8日上午10點,奧巴馬身穿深色外套和白襯衫,從他位於芝加哥南部的家中出發前往法院,履行陪審員職責。他先觀看了20分鐘的關於陪審員職責介紹的視頻。但不到兩個小時,經過法官及控辯雙方的決定,奧巴馬得到的回答是,“你沒被選上”。

hunteryan1219:上周六,牆國“國歌法”被列入港澳基本法附件三,規定在公共場合嚴重侮辱國歌,最重可判三年。昨晚香港足球隊和巴林隊比賽,巴林國歌響起時,大部分球迷都有肅立,等到“義勇軍進行曲”響起,有部分觀眾報以噓聲、轉身背向球場……

【這種人還有臉活在世上】局面:2016年11月3日,青島女留學生江歌在日本被殺害,凶手是室友劉鑫的前男友。凶案發生時,劉鑫先江歌一步進門得以倖存,江歌在門口被殺害。江歌遇害第200天凌晨,江秋蓮在微博發文,把劉鑫全家人的信息和照片公之於眾。一時間,眾多騷擾電話和簡訊湧向劉鑫,其中不乏指責和謾罵。江秋蓮說,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我就想把她逼出來,因為我私下找不到她。”幾個小時後,在微信上消失了157天的劉鑫,給江秋蓮發來信息指責她給自己和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壓力……江歌母親:“殺人者自有中日法律制裁,躲在門口的劉鑫,沒有任何責任嗎?現在我掐死她的心都有。”劉鑫:“我們家受到了比殺人犯更嚴厲的懲罰,我都知道錯了。”江歌母親和劉鑫1小時53分見面的最後一幕:劉鑫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東西交給江歌母親。江歌母親看到後,瞬間悲慟難抑,對劉鑫哭喊出一句話:“我現在求你離開,我現在求你離開。”——如果說鎖門是本能反應,那為什麼在門內不報警,不叫救護車?江歌是失血過多死的,劉鑫躲的是江歌的家,因為她說怕前男友來找她,讓江歌去車站接她,結果她自己回去了,江歌是因為她才那麼晚回家的,她卻反鎖門不讓江歌進去。報警還是鄰居報的。劉鑫無論當時是不是出於害怕不敢開門,事發後都應該積極的面對江歌的媽媽,別人的女兒因你喪命了,不是應該愧疚然後陪著她一起處理後來的事情,有點良心的人甚至會把她當成自己母親一樣去照顧她下半生,這才對得起因你而去的人。而她還穿著紅褲子去見江歌媽媽,就想問一句:你這是誠心道歉嗎?為什麼不能給江歌媽媽一個真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