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澳洲人報》:從北京到澳洲 中共如何影響地方議會?

本文譯自《澳洲人報》11月11日的報道。當John Hughes得到哈里斯公園居民的認可,成為(悉尼郊區)帕拉馬塔市議會議員的時候,這開啟了他的政治生涯。

選民希望地方議員努力工作,但是,有關如何收垃圾、設減速帶和當地分區的法律與來自遙遠東亞的政治力量相距甚遠。

然而,Hughes驚訝地得知中國政府官員對他的勝出不是一時的興趣。

“他們對不大有親中社區資源的人勝選感到驚訝”,Hughes說。他不願談細節,因為他仍有許多朋友在中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傳給他的信息變得清晰起來:“他們有興趣成為我的朋友。想要和我交朋友。”

從某種意義上說,Hughes不是一個尋常的政界人士。他是澳大利亞華人,雖然公開懷疑親北京路線,但他成功勝選。

他與法輪功團體建立了關係,儘管北京鄙視和恐懼該團體。對於Hughes來說,這是當地政治工作的一部分:儘可能多地與選民建立連接,希望他們能助你勝選。

但是在中國政府和悉尼的許多中國僑民看來,這讓他們起疑。

許多年來,於1989年天安門廣場屠殺事件後形成的澳洲華人社區在逐漸變化。曾致力於組織文化或社會活動來為成員提供故土文化情感紐帶的社區組織已變得政治化。他們似乎也在更向中共靠攏。

Hughes說,他在地方政界的四年工作讓他毫不懷疑中國政府在澳大利亞政治中扮演著越來越活躍的角色,不僅僅是通過政治捐款,還通過向受青睞的候選人提供物質支持。持此觀點的並非只有他一個人。

悉尼科技大學的馮崇義教授說,這些工作大部分是由中國駐悉尼領事館組織的。馮教授認為,中領館官員通過充分利用與眾多華人協會和社區領導人的關係,在澳洲地方事物中日益活躍。

馮教授說:“中國領事館在華人社區,尤其是各種團體中非常有影響力,通過這些團體的活動來發動(對他們的)支持。”

Hughes說,中領館已成為一種外來干涉的中樞,這是公開的秘密;這種干涉遠遠超出大多數國家軟實力觸及的範圍。他說,北京在培養處於事業萌芽階段的初級政客,他們在打持久戰。

“他們已經鼓勵了他們的一些親密夥伴加入我們的地方政黨,成為積極的成員,與當地候選人和政客建立密切關係”,Hughes說。“當下,實際上有中國背景的人當中,幾乎沒有人能有足夠的社會資源去競選州議員和聯邦議員,因此主要的焦點是地方議會。”

Hughes對中國大使館感到北京的利益受到威脅時所下的重手有親身了解,即使這是在看似微不足道的悉尼當地政治層面上。中國大使館沒有對此做出回應。

Hughes是2014年帕拉馬塔市議會前往中國大陸和台灣的代表團成員。大約有8人進行為期6天的訪問。Hughes是其中之一,當時的市長John Chedid也在其中。

在他們動身前一個月,Hughes給中領館發了一封電子郵件。Hughes於1997年成為澳大利亞公民,根據中國的法律,當時他就自動失去了中國公民身份。這次他是單獨申請簽證。他說,該電子郵件是禮節性的。幾天後,他接到一名中領館官員的電話,邀請他聊一聊即將到來的出訪。

Hughes獨自一人前去赴約。屋裡有三名官員,會談是用普通話進行的。

“他們直接了當地說我與當地一個華人社團,即法輪功,有密切或友好的聯繫。他們表示關注,說我不該去觀看他們在悉尼的《神韻》舞蹈演出”,Hughes說。

對於Hughes來說,這是一種無恥的侵擾。他於1990年作為學生從上海來到澳大利亞,1997年成為澳大利亞公民。他甚至改了他的名字。他本來姓胡(音)。

他說:“我是澳大利亞人,我是一名驕傲的澳大利亞人。”

Hughes拒絕了這一要求,讓中領館沮喪。更糟的事來了。

幾天後,市長Chedid接到一個電話,邀請他到中領館會談。當時忙著的Chedid市長拒絕了。反過來,他邀請中領館官員到議會辦公室來。Chedid是西悉尼政壇強硬派的老手,他也對發生的事情感到驚訝。

在議會會議室里進行了長達45分鐘的會談,中領館派來的一男一女官員表達了對Hughes的擔憂。

為了說明他們的觀點,他們製作了一系列文件。

Chedid說:“他們給他出示的文件,是Hughes在一些法輪功活動上講話及一些社交媒體截圖……我不記得準確的數字,但他們出示給我看的至少有三四頁不同的紙”,Chedid說。“我相信他們在監視他的行動。”

完了之後,那些官員單刀直入,他們希望Chedid市長把Hughes從代表團中去掉。Chedid說“我說我不會的。”

Hughes被第二次叫到中領館會面,在那裡,他們提出了兩個要求。“一、不要支持法輪功團體,尤其是不要去觀看《神韻》在悉尼或澳大利亞的演出。第二個要求是不要去支持在中國摘取器官的指控。”

為了確保,這些官員想要Hughes做出書面承諾。“他們試圖讓我簽署一份書面聲明”,他說。“他們要求我寫下來並用電子郵件發給他們。”

他們明確表示:如果他拒絕,就很可能拿不到去中國的簽證。

Hughes堅持不寫。最後他拿到了簽證,代表團前去中國,沒有發生什麼事。

對於Hughes來說,中國政府對地方事務的興趣已經超越了軟性外交。他說:“他們就是不希望人們對他們有任何負面的評論。”

原文From Beijing to Parramatta:how China muscled up to council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君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