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夏侯:蘇共黨團員禁用卍字元的惡果

——布爾什維克禁用卍字元的惡果

在古老的斯拉夫文化體系中,有一個重要的符號“卍”(讀萬)字元。據俄國學者所說,卍字元是“光明之神”的象徵,他能“能改變人的思想,凈化心靈,使人從私慾中獲得解脫。”(出自Символы-оберегиславян)

卍字元作為俄羅斯民族文化的重要圖案,在上千年的歷程中,曾被廣泛的繪製在基督神像、建築、文學創作、服飾首飾、日常用品等上面,也曾出現在俄國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專車上,以及俄國盧布大面額的紙幣上。在蘇共統治俄國以前,卍字元一直作為傳統文化中的主要圖案出現在社會各階層。

但是,後來這一現象發生很大變化。自從列寧將暴力革命引入俄國後,逐漸的卍字元被禁止使用。

布爾什維克聲明禁用卍字元

1917年-1923年,列寧主導的布爾什維克對俄國展開大規模的鎮壓恐怖活動,這段時間是俄學界公認的“紅色恐怖”時期。如果有人使用卍字元,或者研究卍字元,會被當成共產黨的公敵受到打壓,或被流放,或被槍斃。這在俄羅斯歷史和民族學研究中是一段很慘烈的經歷。

1922年11月,俄羅斯蘇維埃喉舌報紙《新聞報》刊登了一份聲明《警告》。在這份聲明中,布爾什維克第一任教育委員盧那查爾斯基(A.V. Lunacharsky)公開聲明禁止使用“拐角的十字元號”,即卍字元。(ЛуначарскийА.,1922,с.5)這份聲明雖然沒有經過立法,卻在全俄產生了猶如“立法”一樣的效應。於是,俄國社會各階層和卍字元的久遠關係,就被這份說明生生割斷了。卍字元也漸漸從俄羅斯的日常生活中消失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人們早已忘記了此事,但這份帶有“禁令”色彩的聲明產生的影響,依然留在人們的心中,沒有自動消去,反而成為蘇共的無形的監督機制,深深刻在人的腦海里。

俄國學者為了自保,會想盡一切辦法避開這個符號。如果真的萬不得已,學者就以“彎角的十字”、“鉤狀圖”、“旋轉的玫瑰”、“旋轉的插座”或“太陽的符號”等來代稱。因而1930年以後,在學術作品中已經很少再看到卍字元。(出自:Ярга-свастика–знакрусскойнароднойкультуры.Часть1)

布爾什維克禁穿民族服飾

蘇共意識形態的根扎在無神論和鬥爭哲學上,而民間傳統的風俗習慣都帶有強烈的有神色彩,這一點也表現在他們的服飾上。德羅諾娃(T.I. DronovaТ.И.Дронова)回憶到,1950年左右,蘇共當局加大力度清除民族風俗傳統,和民俗有關的一切被清理後,民族服飾也被列為禁項。蘇共地方黨組織全面實施禁止穿戴民族服裝,禁止在服裝上綉制卍字元。在農村,穿著民族服裝的鄉民會被趕出家園。

在實地調查布爾什維克摧毀俄國文化的研究中,庫金科夫(P.I. KutenkovП.И.Кутенков)講到一些實例。彭扎州有位歷史見證人戈拉辛娜(A.S. GerasinaА.С.Герасинa),她親眼目睹了上個世紀30年代,蘇共共青團以暴力手段銷毀民族服飾的過程。這些共青團員先是圍攻一座教堂,當時人們正在教堂內舉行新年慶祝活動。傳統的民族服裝上都綉著很多的卍字元,當穿戴著傳統服裝的婦人走出教堂後,這些共青團員就在街上調戲非禮她們,強拉硬扯她們的衣服,併當場燒毀。蘇共黨員到基層,在村民家裡吃飯,因為看到一塊毛巾上綉著卍字元,立刻勃然大怒,咬定這家人是德國特務。一位郵遞員穿的鞋和衣服上都有卍字元,被人強行脫下來。

相同的一幕也曾在中國上演過。十年文革時,共產黨借口破四舊,即破除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引爆了一場巨大的浩劫。雖然小到停止出售“資產階級生活方式”的生活用品,比如香水、口紅、香皂等,但是大規模在全國展開,就成為極其恐怖的活動。紅衛兵手拿剪刀、鐵鉗等工具,佔據大街小巷,專門去剪人們身上的漂亮衣服,專門去砍人們腳上的高跟鞋。

在上個世紀30年代,俄國加里寧州的共產黨政權要求居民拆掉雕刻在房屋、門上、窗戶和其他一些器具上的卍字元。對一些穿著民族長袍的婦人,蘇共以流放的名義威脅她們脫下長袍,改穿其他服裝。

紅色恐怖後效應迫使學者修改卍字元

列寧發動“紅色恐怖”時,如果有人使用或採用卍字元,會被流放或槍斃,這些殘酷的經歷帶給俄學界難以泯滅的恐怖印象。

在一些地方藝術博物館,通常會收藏大量的民間圖飾,比如屋檐、建築上雕刻的圖案,或者其他的藝術形式。在講解具體的製作時,需要講到這些圖案的名稱,但是工作人員一次都不敢說那是卍字元。在別剌烏瑟娃(E. Belousova)的文章中提到,對於一些重要的具有歷史價值的卍字元,當時確實不敢公開的說出它的名稱。

雷巴科夫(Rybakov)有一部出色的學術著作,講到古代斯拉夫和古羅斯的文化,裡面搜集了很多的史料。雷巴科夫講到古代的世界觀,需要深刻剖析世界觀對古文字形成體現的本質意義,這時需要配以大量圖解加以說明,其中就包括卍字元。

雷巴科夫收集史料過程中,採用了Gorodtsov的拍攝作品,表現的是20年代俄民間傳統的刺繡圖案。刺繡圖上有兩個清晰的卍字元。這個圖案在1981年出版時,上面的兩個卍字元就被改成了十字架。沒有接觸過原始文獻的讀者,是很難看出在“科學”的外衣下,原始的攝影作品就被改動了。雷巴科夫的著作出版了上百萬冊,就要面對上百萬的讀者,於是上百萬人就這樣被歪曲的史實蒙蔽了。另一位學者安布洛斯(Ambrose)也同樣採用了這幅圖,但在1966年出版時,上面的卍字元被改成了波浪形。

1984年,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贊助,在莫斯科出版的外文國際學術研究彙編。其中,收藏了俄國民族學家扎爾尼科娃(S.V. Zharnikovoy ZharnikovaС.В.Жарниковa)對俄羅斯民間和印歐模式的研究文章。在她的學術研究中引用了61個圖案,其中包括卍字元。

由於文章內容很吸引人,很多讀者就到出版社要求刊印俄文版本。令人訝異的是,一部分插圖消失的無影無蹤,另一部分插圖被別的圖案所取代。書中本該出現的20個卍字元也全都消失了。經過許多年後,研究員通過原著作者獲悉其中的原因。扎爾尼科娃說已經準備好印刷,但是蘇共中央看到裡面出現的卍字元,就強行讓出版社取消了。作者也被迫修改文中的圖案,就以傾斜的十字架來代替卍字元,這才得以出版。

俄國著名歷史學家古賽娃(N.R. GusevaН.Р.Гусева)回憶蘇聯時期,整體的社會學術思想對卍字元的態度,她說到:“在出版物,特別是戰後出版物,卍字元被從書中全部刪除。對這一做法雖然可以理解,但是很難原諒。一些裝飾圖樣是嚴格的按照歷史原圖繪製下來,但在傳達這些史料時,要對卍字元做一些改動,這就意味著在歪曲歷史原圖。而且,經過改動後的圖樣出版後,會影響學者做出正確的應有的結論。”

她認為,蘇共當局禁止卍字元的行為,很像著名諷刺藝術家薩爾蒂科夫.謝德林(Saltykova.ShchedrinaМ.Е.Салтыкова-Щедрина)筆下描寫的格魯波夫鎮鎮長的行為。她說,格魯波夫鎮鎮長焚燒體育館,禁止科學。作為一個無知的人,或許可以寫禁止太陽的法令,但是你無法禁止太陽每天升起照射地球放出的光芒。

參考資料:

帕維爾·庫亭科夫(Pavel Kutenkov)《Yarga-卍字元——俄羅斯民族文化的圖案》第一部;2008年出版(ПавелКутенков《Ярга-свастика–знакрусскойнароднойкультуры.Часть1》,2008г.)

Yarga:俄文中是指對所有旋轉圖案的總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