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被曝助朝洗錢 中國銀行行長竟然是太子黨上海幫大秘

——朝鮮互聯網真奇葩

11月2日,美國政府宣布與涉嫌協助朝鮮洗錢的中國丹東銀行切斷金融往來。近日美媒報導,丹東銀行背後的大魚是中國銀行。而中國銀行行長周小川的助理田國立背景備受關注。此外,朝鮮擁有世界獨一無二的內聯網:大型百貨商店的收銀機連上網路,少數精英可以進行電子購物和使用網上銀行。

丹東銀行背後的大魚是中國銀行

據美國之音11月10日報道,川普總統 訪問中國大陸的前夕,美國財政部宣布正式切斷與涉嫌協助朝鮮洗錢和非法融資的丹東銀行的業務往來。外界似乎把焦點都集中在這家銀行上面。

但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Gordon Chang)表示,丹東銀行只是一條小魚,中國大型國有銀行也在其中有份。章家敦說,2016年,聯合國的報告指中國銀行協助朝鮮洗錢。據悉,這家銀行涉嫌幫助新加坡海運公司在帳目上作假,以協助其將核導彈等武器運往朝鮮。

章家敦還說:“過去,中國最大的銀行在切斷朝鮮的銀行帳戶後又將其恢復。這是一種持續性行為。美國政府不審查中國銀行時,他們就故伎重演。”

“中國銀行是由中共當局控制的,他們可以把業務從一個銀行轉到另一個銀行。因此,我們需要對中國銀行參與這個骯髒的交易有一個更廣泛的認識。”他說。

中國銀行行長周小川及其大馬仔田國立

據公開的資訊,田國立1983年大學畢業後曾在建行北京分行、總行營業部及總行工作了十幾年。周小川1998年至2000年擔任建行行長期間,田國立就是周小川的助理,因此被視為周小川的大馬仔。

1999年,田國立離開建行,出任新組建的信達資產管理公司高層;後又擔任過中信集團任董事長和中信銀行董事長,2013年接替肖鋼成為中國銀行董事長。直到今年7月31日調任建行黨委書記,由原中行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陳四清升任中行黨委書記,並提名為董事長人選。

至於連續“超齡服役”的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則被指其身後有江派背景。

周小川2002年12月接替戴相龍出任中共央行行長後就一直連任該職。2013年65歲的周小川已到退休年齡紅線,不料他竟升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後破例繼續留任央行行長,讓外界深感意外。

2009年香港蘋果日報發表署名李平的評論文章稱,周小川屬身世顯赫的太子黨,其父周建南曾任機械工業部部長,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老上司。周小川仕途順遂,多少與江澤民提攜有關。

據稱,周小川家中掛了一幅父母晚年與江澤民夫婦的合照,2002年12月周小川出任人行行長時,江澤民也表示對周小川的成功“感到欣喜”。

海外中文媒體新唐人報道分析:前中行行長田國立曾是周小川的助手,而周小川又與江澤民派系關係十分密切。因此,這條幫助朝鮮洗錢乃至運送核導彈等相關裝備的暗線背後的政治勢力,很有可能就是一直與朝鮮金家勾結緊密的江澤民利益集團。

朝鮮有獨一無二的網路奇觀

平壤政權採取兩種方案來組建這個國家的互聯網,讓獲得信任的精英層可以相對自由地上網,而群眾被關在國家內聯網之內,與外部世界隔絕。

只有金日成大學的講座串流播放到遙遠的工廠,人們可以使用在線字典,在智能手機上互相發簡訊。大型百貨商店的收銀機連上網路,少數精英可以進行電子購物和使用網上銀行。在朝鮮,幾乎沒有人擁有個人電腦,很多電子郵件地址是多人使用的,試圖繞過政府規定的代價會很嚴重。

“福克斯新聞”報道說,平壤一些高校學生可在電子圖書館查閱資料,經過大學官員授權後,他們可以訪問餐廳網站、大學網站、烹飪和網上購物網站,不過可以訪問的網站並不多,只有168個。

報道稱,與國家相比,朝鮮的國家內聯網概念也是獨一無二的。例如,中國和古巴,政府對公民在網上可以看到的東西進行嚴格控制,但主要是通過審查和封鎖手段,而不是完全隔離。

與大多數朝鮮電腦一樣,電子圖書館的電腦使用由朝鮮計算機中心開發、基於Linux的“紅星”操作系統。紅星使用跟蹤查看器,對屏幕所顯示的內容定期進行截圖。電腦用戶不能刪除或查看這些截圖,但受過訓練的政府官員可以查看它們。

2013年在平壤科技大學教授計算機科學、現為華盛頓大學博士生的斯科特(Will Scott)說,紅星版本反映了朝鮮政權非常特殊的高監視級別,它不會像Android系統一樣收集數據,然而,它的目的是為了讓那些不是程序員專家的地方官員更容易獲得這些信息。斯科特說,朝鮮“非常有效地”利用這種技術實現其目標。

除此之外,報道還稱,像內聯網一樣,朝鮮的手機不允許連入外部世界。朝鮮當地手機允許用戶打電話、發簡訊、玩遊戲、瀏覽國內內聯網和自拍,但是不能接收或撥打該網路外的號碼,即無法連通世界其它地方。

在朝鮮的外國人被歸類到不同的網路,不能撥打或接聽本地電話。他們可以根據需要購買本地電話,但是這些手機上通常附帶的app和功能被取消,並進行特殊編碼設置,使其無法安裝app。朝鮮禁止使用Wi-Fi,並嚴格限制和監控,以阻止民眾接收到外國人發來的信號。

開放技術基金會(Open Technology Fund)副主任科雷春說:“在朝鮮,通訊受到監控,談論錯誤的東西可能會讓你進入政治監獄。”

另外,美國網路威脅情報公司Recorded Future和非盈利互聯網安全組織Cimru分析了朝鮮今年在4月至7月期間使用的IP範圍。他們發現,少數有權使用互聯網的朝鮮人比以前更加活躍。

Recorded Future的戰略威脅發展總監Priscilla Moriuchi介紹說:“朝鮮領導層並沒有與世界隔絕,也沒有與他們行為的後果隔絕。”

至少有一些朝鮮領導層有機會跟上世界事件的發展,並且專業人員允許監視並從互聯網上搜集情報。今年5月份發生的WannaCry勒索軟體攻擊,導致數十萬台電腦受到感染,並使英國國家衛生服務部門受到影響。朝鮮與去年孟加拉國中央銀行和韓國銀行被黑事件有關。2013年,索尼電影公司(Sony Pictures)也發生過被朝鮮黑客攻擊事件。美國當局最近稱朝鮮的網路存在是“隱形眼鏡蛇”。

根據8月份的美國國會報告,朝鮮發動網攻合乎邏輯,因為成本相對較低。雖然平壤否認指控,但開展複雜網路攻擊的能力是一個國家手中強大的軍事武器。正如朝鮮在發展其核武和導彈能力一樣,它正在磨礪其網路戰爭工具。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明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