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維洛:習近平的生態環保理念 真有人認同嗎?

長江流域上、中、下游規划了雲南「滇中引水工程」、陝西「引漢濟渭工程」、湖北「鄂北水資源配置工程」和「引江濟漢工程」、安徽「引江入巢濟淮工程」,僅下游長江幹流就有600多處引江調水工程。這是和習近平的生態文明建設理念完全背道而馳的,如果這些工程實施,長江這個獨特的生態系統將被完全摧毀。

一、重要的話說三遍

“生態文明建設”是習近平“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一個不可缺少部分。有人認為習近平與其前任在執政方面最大的區別就在於兩個方面,一是大力反腐,一是強調環保。

2016年元旦剛過,1月5日習近平在重慶召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第一次提出:“長江擁有獨特的生態系統,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寶庫。當前和今後相當長一個時期,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要把實施重大生態修復工程作為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項目的優先選項,實施好長江防護林體系建設、水土流失及岩溶地區石漠化治理、退耕還林還草、水土保持、河湖和濕地生態保護修復等工程,增強水源涵養、水土保持等生態功能。要用改革創新的辦法抓長江生態保護。要在生態環境容量上過緊日子的前提下,依託長江水道,統籌岸上水上,正確處理防洪、通航、發電的矛盾,自覺推動綠色循環低碳發展,有條件的地區率先形成節約能源資源和保護生態環境的產業結構、增長方式、消費模式,真正使黃金水道產生黃金效益。”

把長江作為一個獨特的生態系統,作為一個重要的生態寶庫,習近平提出的“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對中國人來說是一個全新的理念,特別是相對於他的前任,無論是毛澤東、鄧小平,還是江澤民和胡錦濤而言。

有人說,重要的話說三遍。

二十多天之後,在1月26日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二次會議上,習近平再次指出:“長江是中華民族的生命河。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理念要先進,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把生態環境保護擺上優先地位,涉及長江的一切經濟活動都要以不破壞生態環境為前提,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思路要明確,建立硬約束,長江生態環境只能優化、不能惡化。要促進要素在區域之間流動,增強發展統籌度和整體性、協調性、可持續性,提高要素配置效率。要發揮長江黃金水道作用,產業發展要體現綠色循環低碳發展要求。推進要有力,必須加強領導、統籌規劃、整體推動,提升發展質量和效益。”

習近平強調的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把生態環境保護擺上優先地位,思路明確,理念非常先進。並且要建立硬約束,似乎已經有了具體措施,並要堅決執行。

兩個月後,在2016年3月25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審議通過《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習近平第三次指出:“長江是中華民族的生命河,也是中華民族發展的重要支撐。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戰略定位必須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要按照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要求,建立生態環境硬約束機制,列出負面清單,設定禁止開發的岸線、河段、區域、產業,強化日常監測和問責。要抓緊研究制定和修訂相關法律,把全面依法治國的要求覆蓋到長江流域。要有明確的激勵機制,激發沿江各省市保護生態環境的內在動力。要貫徹落實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決策部署,在改革創新和發展新動能上做‘加法’,在淘汰落後過剩產能上做‘減法’,走出一條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道路。”

在短短的三個月中,長江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這句話,習近平重複了三次,足見其對保護長江生態系統的重視。

二、長江是條龍,龍頭在哪裡?

在經濟上,習近平特別重視所謂的三大戰略:

——長江經濟帶;

——京津冀;

——一帶一路。

中共官方媒體是這樣介紹長江經濟帶的:

長江經濟帶覆蓋上海、江蘇、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慶、四川、雲南、貴州等11省(市),6億人口,面積約205萬平方公里,GDP佔全國45%。

長江是世界第三長河,亞洲第一長河,也是中國的母親河。很多人把長江比作一條龍,但是許多人不知道哪裡是龍頭,哪裡是龍尾。

有人認為上海是龍頭,有人認為重慶是龍頭,其實真正的龍頭在長江的源頭,在西藏高原,也就是中國中小學教科書中說的青藏高原。在中國的神話傳說中,龍是管水的。長久天旱不下雨,老百姓就把龍王抬出來求雨。西藏高原是亞洲的水塔,也是造雨者(RAINMAKER)。黃萬里教授比較了中國和美國的降雨分布,美國雖然兩面臨海,但是在距離海岸線一、二百公里的地方,降雨就很少;而中國,四川、重慶距離大海一千多公里以上,降雨量依然在1000毫米以上。這正是由於西藏高原的存在。如果沒有西藏高原存在,長江流域的大部分地區可能就是乾旱地區、是沙漠。再說龍的圖騰,它的頭永遠是高昂向上的,而不是向下的。所以,長江是一條龍,龍頭就是西藏高原。

上面的那張長江經濟帶示意圖,最大的缺點就是沒有包括長江源頭地區。習近平說,長江擁有獨特的生態系統,是重要的生態寶庫。生態系統就必須包括長江流域的全部,從源頭地區到入海口。沒有源頭地區的長江經濟帶是不完整的。

三峽工程的建立,是截斷了黃金水道,是腰斬了長江這條龍。2016年1月7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號“俠客島”刊文指出,圍繞長江這條“黃金水道”的開發,多年來始終難以突破部門和地方利益的藩籬,好好的一條水路,被各路“財神”吃拿卡要,奄奄一息。長江這條龍,奄奄一息,中國能有未來嗎?

自從三峽工程投入運行以來,長江流域的生態災難不斷,許多災難被壓住不予報道。就拿這次黨的第十九次代表大會來說,從中央到地方,花了大量的資金,採取了最嚴厲的措施,如工廠停產、外地車不準進京、飯店停止開火、百萬軍警進京等等,防止一切不利於大會勝利召開和閉幕的非常事件發生。全國電視千篇一律地播放習近平的講話(除一家電視台外),組織大家觀看,連幼兒園四歲的小孩子也必須安安靜靜地坐著,聽完三個多小時的報告。

但是,會議期間還是發生了嚴重的死人事件。這個事件就發生在長江三峽庫區。2017年10月21日凌晨3時重慶巫溪大河鄉廣安村發生山體滑坡,為保證十九大會議的召開,不讓國內媒體報道滑坡事件,更不讓報道死亡人數。據新加坡《星島日報》報導,傾瀉的山泥600多萬立方米,造成兩河口至寧橋的省道交通中斷,稱有9人失蹤。據說,災情發生後,身在北京的市委書記陳敏爾、市長張國清第一時間作出批示,嚴防發生次生災害。

有消息說,陳敏爾和胡春華本是第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熱門人選,他們兩人是在最後一刻被王滬寧和趙樂際替下。那麼在10月21日山體滑坡之前陳敏爾應該還是常委的熱門人選,而三峽庫區山體滑坡之後,陳敏爾失“常”。

在這之前,十八屆七中全會閉幕後、十九大開會之前,2017年10月15日上午在三峽庫區旅遊景點三峽人家附近發生一次岩崩,造成三名台灣遊客死亡和兩名受傷。

三、600多處引江調水工程

筆者曾指出,三峽工程的最後也是最大受害者將是長江三角洲、將是中國的經濟中心上海市。

習近平2016年1月5日提出的長江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講話,得到了上海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堅決支持。

2016年3月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上海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張兆安等八名代表提交了《關於加強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和水污染防治的建議》,並利用提案的機會向習近平告御狀。

張兆安等八名代表指出,“長江流域的水資源矛盾在上游、中游、下游均有體現:長江上游地區三峽及干支流水庫群的調節庫容不斷擴大,已超過600億立方米,梯級水庫群蓄泄矛盾日益尖銳,急需統籌協調、科學調度,消除對中下游水文情勢的不利影響;中游地區南水北調工程中線剛剛投運,上游水庫群和中游洞庭湖水系、鄱陽湖水系控制性水庫的建設運行引發兩湖水系水文情勢、江湖水量交換關係深度調整,兩湖地區水資源供需矛盾日益凸顯;同時,長江流域上、中、下游規划了雲南‘滇中引水工程’、陝西‘引漢濟渭工程’、湖北‘鄂北水資源配置工程’和‘引江濟漢工程’、安徽‘引江入巢濟淮工程’等區域性水資源配置工程,僅下游長江幹流就有600多處引江調水工程,跨流域調水與流域內用水、流域與區域用水矛盾日益尖銳。”

老百姓向習近平告御狀,習近平看不到,因為他不接地氣。那麼上海市八名全國人大代表利用提案的方式向習近平告御狀,告訴習近平,長江流域上、中、下游規划了雲南“滇中引水工程”、陝西“引漢濟渭工程”、湖北“鄂北水資源配置工程”和“引江濟漢工程”、安徽“引江入巢濟淮工程”,僅下游長江幹流就有600多處引江調水工程。這是和習近平的生態文明建設理念完全背道而馳的,如果這些工程實施,長江這個獨特的生態系統將被完全摧毀。張兆安等的這個御狀是否能到習近平的手裡,不得而知。

四、長江上的大開發、大折騰依然不斷

中國媒體宣傳說,習近平的執政理念得到各級政府的積極支持,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是眾望所歸。事實並非如此,起碼在對待習近平講過三次的長江“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上,不是這樣,長江上的大開發、大折騰依然不斷:

2016年12月29日從長江調水至淮河的“引江濟淮工程”正式開工建設;

2017年8月4日從長江調水至雲南的“滇中引水工程”正式開工建設;

2017年9月25日——26日,長江委在武漢組織召開長江崩岸治理與河道整治技術交流會。三峽工程清水下泄威脅長江航運安全,即將開始向葛洲壩下遊河段拋水泥沉排工程,抬高長江宜昌處枯水期水位;

江西省提出的鄱陽湖攔湖大壩即將批准正式動工;

湖南省提出的洞庭湖攔湖大壩即將批准正式動工;

三峽工程第二船閘工程即將批准正式動工;

從三峽水庫向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水源丹江口水庫調水工程即將批准正式動工;

……

還有張兆安等八名代表提到的下游長江幹流600多處引江調水工程。

看來在長江“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上,地方各級政府,和水有關係的多個專業部門的領導人,和習近平的生態環保理念還有很大的差距,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兩股道上跑的車。

五、為什麼習近平的長江“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理念得不到認同?

從2016年1月5日到2016年3月25日習近平三次談到的長江“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其理念相當好。為什麼得不到認同?

首先,在中國共產黨的語言體系中,開發、大開發、發展、大發展是常用詞,下面的官員都知道是什麼意思,大開發、大發展就是大發財的意思。大家知道,要大開發、大發展就要做工程、做大工程,而倒賣工程是最發財的。周永康號召西部大開發,他用紫坪鋪水庫大壩工程吹響了西部水電大開發的號角,周永康的兒子從其中一個水庫大壩工程中就拿到幾億元人民幣的回扣。所以中國的各級官員喜歡大開發、大發展、大發財。

其次,在習近平自己的語言體系中,也是偏好開發、發展,而不經常使用保護。比如在十九大的工作報告中,他240次使用發展或開發這個詞,而保護這個詞只使用了28次。

最後,習近平的理念來自他的智庫來,習近平的講話更需要靠他的智庫來注釋。人民日報2016年7月19日發表四川大學教授鄧玲的文章《大保護促進大發展》,文章最後說,大保護就是大發展。文章還引用了習近平2013年9月7日在哈薩克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演講時說的:“我們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而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中國宣傳媒體把這段講話稱為習近平的“兩座山論”。如果把習近平關於長江“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也套入“兩座山論”的模式,應該是這樣:“我們既要大保護,也要大開發。寧要大保護,不要大開發,而且大保護就是大開發。”這也就回到了鄧玲的大保護就是大發展的結論。

中國古代文人批評項羽,說他既要江山又要美女,所以最後輸給了劉邦。而今中國流行的思想理念既超過西方現代的思想理念也超過中國古代的思想理念。中國流行的一首歌叫作《愛江山更愛美人》,歌詞中有“東邊兒我的美人哪,西邊兒黃河流”,換個唱法就是:“東邊兒我的大開發哪,西邊兒的大保護”,這隻能是喝醉酒後做的中國夢。

六、如何評價習近平的領導智慧和才能以及執政能力和成績

如何評價習近平的領導智慧和才能以及執政能力和成績,這是一個重要的也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因為你我都生活在當今社會中,無論立場怎樣中立,觀點怎樣客觀,評價方法怎樣周全,這種評價都可能是不夠中立、不夠客觀、不夠全面、不夠準確。

老子道德經第十七章中的“太上不知有之”為人們提供了最好的判別標準。老子生活於公元前6世紀初至5世紀初期,因此他的判別標準是中立和客觀的。原文很短,全文摘錄如下:

“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而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悠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

白話文的解釋大致如下:

“最棒的國君治理國家大事,但人民卻不知道他做了什麼;

次一等的國君,用道德的感化教育人民,人民親近他而且對他評價很好;

再次一等的國君,用刑罰政令治理人民,人民聽到他的名字就心生畏懼。

最次等的國君,以為可以欺騙人民而愚弄人民,人民都想反抗他。有的國君自己說話不算話沒有信用,那人民更不可能相信他。

最上等的國君悠哉悠哉,非不得已不輕易發號施令,等事情大功告成圓滿完成了,人民都還不知道這是國君的功勞,反而都覺得說本來就是這樣的。”

寫到這裡,想起故鄉杭州的黃龍洞,上學時常去那裡玩,因為那在上學的路上。到北大荒插隊落戶後,每次回杭州,都會陪爸爸去那裡。黃龍洞的大門口有對聯:“黃龍不竭,老子其猶。”爸爸說,其猶是孔子對老子的評價:“其猶龍邪”,像是一條龍。孔子多次向老子求教。孔子對學生說,鳥,我知道它能飛;魚,我知道它能游;獸,我知道它能跑。會跑的可以用網捕獲它,會游的可以用絲線去釣它,會飛的可以用箭去射它。至於龍,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它是駕著風雲而飛上天的。我今天見到老子,他大概就像一條龍吧!

如何評價習近平的領導智慧和才能以及執政能力和成績,就留給讀者自己去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