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二大爺:祖國沒有生日

————常識的陷阱(一)

一個人要正確的看待歷史,不是去學什麼辯證法,而是首先要有基本的人類價值觀,在尊重史實的前提下,你所歌頌的、你所鄙夷的才有基本的立足點。否則,只會墮入莫名其妙、前後矛盾的低級仇恨中去。

一、祖國有沒有生日

作為日常慣見的內容之一,我們可能已經對“祖國媽媽生日快樂”這種話語習以為常,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但是單從概念上來說,就有很多說不過去的地方。

我們知道祖國的英文辭彙有很多種,熟悉的有motherland、fatherland、homeland、nativeland等等。這些辭彙翻譯起來,並不是把母親、父親、家或者民族等同於祖國,而是說家人、族群之所在謂之祖國。所以把祖國比作母親這種說法就十分不妥,祖國是媽,他爸是誰?把一個地理概念強行扯上血緣倫理,根子上就錯了。祖國再好,也不會從天上掉下乳汁來養育你,這跟血親觀念不可類比。

再者,祖國有沒有生日?一個人、一個組織或者一個政權有生日是可以理解的,祖國的生日怎麼算?你是算周朝、秦朝、漢朝、唐朝、宋朝……這幾十個朝代,你算那個的?

之所以產生這樣的常識錯誤,原因就在於混淆了祖國、國家、政權的概念。中國人從進入黃河流域算起五千多年,從那個時候開始這片土地可算得上祖國。他是一個概念性的地域內數千年文明的集合,沒有誰能舉手強行代表。秦始皇、漢高祖、唐太宗、宋太祖們的政權不管多偉大,都沒有資格代表祖國。那些一時一地、註定過客的概念更不消說。

蒙古人可以把鐵木真稱大汗的日子當做蒙古帝國的生日,滿清可以把努爾哈赤七大恨告天當做大清帝國生日……但那隻能說是某國的生日。你的祖國幾千歲,從來沒有什麼生日。

二、中華民族是個什麼族

於此類似的還有所謂的“中華民族”。這個梁啟超臆造出來的辭彙根本是個偽概念。

什麼是民族?民族是指在文化、語言、歷史與其他人群在客觀上有所區分的一群人,是我們用以區分不同的族群緣起、文化體系的一個概念。你不能強行的胡亂糅合。

如果把印第安人和現代美國人混成“美利堅民族”;把蘇格蘭、愛爾蘭、英格蘭合成大不列顛民族;把蒙古人、哈薩克人、斯拉夫人合成“俄羅斯民族”……這些概念必成笑柄。民族這種在漫長的歷史中自然形成的、極其堅固的概念,既不是你想合就能合,也不是你想分就能分。

當年梁啟超造出中華民族這個辭彙,更多的是從團結一切的革命立場去考慮,是一種功利性的權宜之計,所謂的臨時性提法,絕不是嚴格的學術定義。連他本人後期也不說這個詞了。

如果我們真的以現代的民族平等的眼光,那麼根本就不需要區分所謂的民族,但凡在此國盡到了公民的義務,不管族群如何,理所當然的就是本國的公民,享有平等的權利。一方面要顯示自己的博大胸懷,刻意模糊民族概念,一方面又要大張旗鼓的搞什麼特殊民族政策,這在根子上就是一種民族不平等。公民的權利難道還要靠人多、人少,甚至信什麼教去區分嗎?這種偽概念的盛行,既不能解決已有的民族問題,又不利於現代法治理念、公民概念的推行。

所以根本就不該存在所謂的中華民族,有且只有中國公民。

三、歷史能不能抹殺醜惡

繼續深入一點說,民族英雄怎麼認定呢?或者說我們怎麼客觀的看待歷史上不同民族的立場、利益問題?

我們經常見到的一種可笑的論點是,一提蒙古屠中原,滿清屠江南,立馬有人跳出來說,那是內部矛盾,現在都是一家人了。更為匪夷所思的是,居然把當年五胡亂華、神州陸沉說成是“少數民族南下”。

成了一家人,人類的價值觀難道就發生變化了?屠殺就能變得正義?抵抗就成了違背歷史潮流?

如果按照這種邏輯,為什麼還要歌頌岳飛、史可法、文天祥呢,這些都是對抗歷史統一潮流的罪人才是啊。再進一步說,又為什麼還要痛恨日本人呢,如果日本人二戰獲勝佔領中國,大和民族就是第57個自己人了啊,那些個屠殺又為啥念念不忘呢?都是屠殺,是怎麼分高下的?還是說只是區分哪些是主人殺的?

一個人要正確的看待歷史,不是去學什麼辯證法,而是首先要有基本的人類價值觀,在尊重史實的前提下,你所歌頌的、你所鄙夷的才有基本的立足點。否則,只會墮入莫名其妙、前後矛盾的低級仇恨中去。

可以肯定的說,蒙元和滿清的一統都是中國不折不扣的亡國史、被殖民史、文化湮滅史,歌頌、模糊這樣的歷史,毫無廉恥可言。和認賊作父是沒有絲毫區別的,說別有用心也不為過。

(To be continued)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