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首發】仲維光:再爆自由亞洲電台馮曉明封殺有關維吾爾人報道的編輯手段

如果說這樣的預言三次被言中,就可以讓我基本相信馮曉明有問題,那麼在百分之百地言中了幾十個後,實在說,它們讓我對馮曉明的大膽放肆及愚蠢瞠目結舌。這种放肆地愚蠢甚至讓我懷疑,這個編輯部都已經如奧威爾在《一九八四》中描寫的那樣,被詭異地控制、屏蔽了!

世維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仲維光供圖)

在最近十幾年,有關維吾爾人的消息對中國政府來說,已經超越了法輪功問題、西藏問題而成為最敏感、最必須操縱控制的消息。因此,自由亞洲電台中文部主任馮曉明對於有關維吾爾人報道的封殺及編輯手段,可以極為典型地讓人們看到他究竟是在為誰服務,他是一個什麼人。

在我準備揭露馮曉明對於維吾爾人報道的封殺問題、重新檢索記錄資料的時候,我再次被深深觸動,它們讓我感到,維吾爾人的死者和生者,都絕對不會放過馮曉明!我這樣說絕不為過。因為這些事雖然都是我親身經歷的,但是,重新看到卻依然讓我為他的放肆及無恥感到震驚!而就憑這些事實,說馮曉明在封殺維人、消費維人的苦難及犧牲上天理不容、人神共憤,毫不為過!

長期以來,在共產黨高壓控制下的維吾爾人,比漢族及其它族群處於更不利的地位。這是因為第一,維吾爾人由於伊斯蘭教的信仰以及異於大陸的語言和習俗,在中國大陸地區文化上處於十分邊緣甚至可說是分立的地位。在儒道釋的漢文化傳統中,藏族、蒙族民眾信仰的佛教對占絕對多數的漢人來說是熟悉的,但是維吾爾人的伊斯蘭教信仰基本上可以說是另外一種文化。

第二,在封閉及被嚴密監視的中國社會,邊遠地區的新疆發生的一切更難以被國際社會了解。國際社會獲得的信息基本上都是來自中共官方,以及親中共官方的媒體。這種消息很多或是被扭曲或者根本就是謊言。

第三就是二〇〇一年美國發生九一一事件後,讓信仰伊斯蘭教並且和伊斯蘭世界有著天然聯繫的維吾爾人處於更為不利的地位。不僅中國政府充分利用了恐怖主義問題、醜化伊斯蘭文化、鎮壓維吾爾人,而且它讓為了自身利益的西方政客、商人,實用主義地對於維吾爾人的問題採取了漠視、甚至無視的態度。

為此,在這種形勢下,世界維吾爾人代表大會及多里坤等流亡維吾爾人維權領袖從九十年代末期以後一直被妖魔化為恐怖分子,它們不僅發聲困難,而且甚至身處西方依然還會面臨人身危險。同樣為此,一九九七年發生的伊犁事件、二〇〇九年發生七五烏魯木齊大屠殺事件,在國際社會引起的注意及報道不成比例地微小。

我作為自由亞洲電台在歐洲的特約記者對此有親身體會。所以一直到二〇一四年,多里坤通過了美國安全部門的審查,可以自由出入美國,世維大會正式獲得美國民主基金會的堅決支持前,我對於維吾爾人的報道,為了儘可能地讓世界了解他們,極其謹慎並且加雙倍地注意中性,甚至刻意拉遠距離而避免被封殺。但是,即便如此,在二〇一一年馮曉明擔任中文部主任之後,他幾乎可說是到了見到我關於維人的新聞及世維大會的活動報道,就一定會不顧一切地封殺的地步。而正是他的這種做法導致我很早開始對他懷疑和追蹤。

他不同尋常的愛憎讓我相信,他絕對不是自由社會的記者!

在關於維吾爾人的新聞報道的對壘中,我和馮曉明的關係真的可謂是一場獵人和狐狸的智斗。我丟了幾隻雞,一些對維吾爾人來說急需的報道被他封殺,可他露出的是“尾巴”。

有心的讀者、尤其是維吾爾人很清楚,二〇一一年維吾爾人所處的難以發聲的困境,為此維吾爾人的問題迫切需要曝光率,以引起國際社會及中國民眾的關注。對於這個問題,早在二〇〇九年我就開始特別注意,極力從各個方面報道有關維人的消息及反饋。但是,就是這不多的消息,在二〇一一年馮曉明就任中文部主任後,立即就遭到他直接和間接地可說是全方位的封殺。

法國著名知識分子姜友陸先生(仲維光供圖)

我在本網發表的曾經被他封殺的報道,極其典型地代表了他封殺的全面性。大家可以看到,其中包括對八〇年逃亡到法國的著名知識分子姜友陸先生,九十年代末期就開始支持多里坤、世維大會的資深民運人士張英先生,以及國際社會的非政府民間組織聯合在歐盟舉行的對於維吾爾人問題的支持的會議採訪報道;還有世維大會第一時間對於維吾爾地區發生的事件的揭露及呼籲;以及德國社會最重要的人權組織對於維吾爾地區事件的關注和呼籲。這些被封殺的消息,每一個都是中國政府最不願意聽到的聲音。因此人們不得不懷疑,馮曉明若不是心領神會地遵從中國政府的意向,就一定是授有直接的命令。因為如果封殺的只是一個,他還可以用偶然以及甚至任何別的借口來為自己搪塞,但是,每逢事關維吾爾人的敏感重大事件必封殺的事實,讓他絕對無法再為自己辯解。而這也使得那些倘若還說相信他的人,根本無法為他辯護。

資深民運人士張英先生(仲維光供圖)

事實上,為了證實我的預感並且獲得更多的證人,我幾乎在每次發這樣的報道的時候,每當我感到這個報道一定會讓中國政府不快而可能遭到馮曉明封殺的時候,我都會事先知會一些朋友,如世界南蒙古大會主席席海明、世維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漢族民運領袖及異議人士張英、吳江、陳忠和、姜友陸、貝嶺……。我告訴他們,雖然我會如實地報道,但是我知道,馮曉明肯定會封殺這個報道!而事後,我的預言總是不幸被言中。

如果說這樣的預言三次被言中,就可以讓我基本相信馮曉明有問題,那麼在百分之百地言中了幾十個後,實在說,它們讓我對馮曉明的大膽放肆及愚蠢瞠目結舌。這种放肆地愚蠢甚至讓我懷疑,這個編輯部都已經如奧威爾在《一九八四》中描寫的那樣,被詭異地控制、屏蔽了!所以自從二〇一一年夏天以後,尤其是在一五年,以前的主任退休後,我從不敢隨便和編輯部中的人,乃至台里的其他負責人聯繫!

我附在文後的五個報道,對於這些附件,讀者尤其要注意報道的日期及當時的形勢,為此,我希望讀者自己判斷,這些報道是否如我所說,都是讓中國政府感到極端不快,以至會直接或間接地指令馮曉明一定要封殺?這些報道是否即使到今天,也仍然沒有失去其現實意義及重要性?

1.被封殺的2011年8月2日對巴黎姜友陸先生的採訪報道:

姜友陸先生直接針對中國政府宣傳的維吾爾人地區的所謂恐怖活動真相,進行了解析。他告訴廣大漢人民眾,維吾爾地區發生的事件的性質不是恐怖和反恐,而是政府的民族政策,對民眾普遍施行的迫害及控制的反彈,維吾爾人所面臨的問題實際上是所有中國人面臨的問題,只不過他們的問題更為嚴重和尖銳。維吾爾地區發生的每個事件,都是大陸發生過的事件的再現,如北京八九年的六四大屠殺及普遍存在的維權事件。這個看法讓漢人消除對對維吾爾人的誤解,而這是中國政府最不願意看到的。

2.被封殺的漢族民運人士及團體對於世維大會和多里坤的支持:

流亡荷蘭的資深民運人士張英先生,是最早支持維吾爾人流亡組織的漢人。他從九十年代末期就開始聲援、支持多里坤及維吾爾人的活動。在2013年3月1日採訪報道中,他特彆強調了他所多年熟識的多里坤先生絕對不是恐怖分子,世維大會是受到包括美國民主基金會等海外一百多個民間組織支持的合法組織。由於事實上,中國政府利用反恐的說法,妖魔化世維大會和多里坤至今也沒有停止,而且在很多地區,例如台灣至今還受這種說法的很大影響。每一個讀者和聽眾都會看到,這個四年半前的報道,至今仍然沒有過時。

3.被封殺的歐洲政界及人權團體對於世維大會及新疆地區人權及環境問題的關注和支持:

2012年2月歐洲議會的一些議員和非聯合國會員國家及民族組織、世維大會計劃在29號聯合在歐洲議會舉辦題為,“在五十年五百九十六次核試驗後:中國在東土耳其斯坦的核計劃及對今天的影響”。就我的了解,這個活動在歐洲地區、歐盟可以說是最近三十年關於維吾爾地區環境、人權問題最重要、最有影響的一個活動。而正是因為它們重要、敏感且影響重大,所以2月24號的這條報道和前述兩條一樣立即遭到馮曉明的封殺。而我之所以也立即記錄下來,並且一直在等待著重新發表的一天,不僅因為封殺這樣的報道,是一個不用論證的說明馮曉明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證據,而且也同樣是因為信息“重要”,它事關環境、人生的根本問題。現在我希望,通過這過去的一禁及現在的一發,把它們的影響重新發揮出來,並且更大。

4.被封殺的、最迫切地並且最具時間性的採訪報道:

2013年4月24日對迪里夏提的採訪報道涉及的是,關於三月一號被捕的維族青年努爾買買提•司馬義在被關押五十天後必須依法釋放,世維大會即時發出的聲明,而更嚴重的情況是,就在這個報道的同時,在新疆再次發生有二十多人死亡的暴力衝突事件。由於我知道,這是一個極其敏感的時機,馮曉明絕對不會在第一時間,在社會最需要真相的時候發出有關新疆的新聞,因此採訪時我就明確地告訴迪里夏提:這個新聞有可能被封殺。他不十分相信,而事後證明果然如此。為此在報道被封殺後,為了讓迪里夏提更深刻地記住這件事,我又給迪里夏提寫信重複提醒他說:“你看,這個廣播他們真的沒用,儘管如此,我還是轉發給你過目,因為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你能說出毛病在哪裡嗎?”現在,在重新發表的時候,我也務請讀者,尤其是維吾爾人讀者仔細閱讀這個報道,看看它是否真是一則在自由社會不應該發表的報道?

2014年9月23日,中國政府宣布判處維吾爾族著名維權教授伊利哈木教授無期徒刑(仲維光供圖)

在有關維吾爾人的報道中,當然最令人髮指的是,我一個月前發表的,馮曉明居然對2012年6月28號的採訪進行的無恥偽造,但是無獨有偶,還有另外一則馮曉明在最關鍵的時刻不顧一切、更為瘋狂地下毒手的事件——這就是2014年9月23日在伊利哈木被判刑後,我第一時間發出的對於德國人權團體的採訪報道。對於這則報道的處理,不僅顯示出在前述的628以及本文提到的幾個報道的那種在關鍵信息報道問題上,馮曉明的喪心病狂,而且更顯示出他的處心積慮、在手段上的無所不用其極!而這也就一而再地讓我們看到,他的封殺都絕非偶然!

2014年9月23日,北京時間的上午中國政府宣布判處維吾爾族著名維權教授伊利哈木教授無期徒刑。由於時差,消息傳到德國恰好是早晨,德國的人權團體立即做出了極為強烈的反應。《德國支援受迫害族群協會》(GfbV)譴責中國政府的同時向德國政府和社會發出強烈的有針對性的緊急呼籲。我認為,這應該說是國際社會人權團體在第一時間發出的最直接、有力的反應。為此,我未敢有任何遲緩,在德國時間中午就把這則報道發到了台里。因為這樣的新聞,不是第一時間就幾乎完全失去了它本來的效應。

《德國支援受迫害族群協會》亞洲事務部主任德利奧斯(仲維光供圖)

我知道,由於六月中旬後,我已經獲得了馮曉明的上級的支持,按照我對他的印象,他應該不敢直接封殺這個報道。但是我卻也不相信,他會不製造任何麻煩地放行。果然這個最早發到台里的報道,如以往任何他無法直接封殺、而只能夠消弱它的影響的報道一樣,被拖延到最後一刻,即德國時間晚上二十二點多,美國時間下午五點下班的時候才上網。而上網的時候,當然又是一如既往地把我原來的有力度的題目改成了一個老生常談,誰都不會注意的題目,即把“德利奧斯(Delius)針對對伊力哈木的判決,認為德國政府應該立即停止和中國的人權對話”,改為“伊力哈木被判無期徒刑,德人權團體發聲明譴責抗議”。儘管如此,我還是鬆了一口氣,退而求其次慶幸這次報道正常地上網、播出。但是,讓我始料不及的是,十月初,我收到九月份稿費賬單,核對的時候居然發現在這則報道沒有被列入,為此,會計查對之後告訴我,文字雖然上了網,但是實際上沒有廣播,所以沒有被記錄到賬單上。我目瞪口呆,這才知道,對於這樣一個如此重要的即時報道,馮曉明竟然採取了如此非常的方法阻止的它的傳播和影響:它居然上了網卻沒有被廣播!難道這是在美國,在一個號稱向亞洲地區宣揚民主自由的電台發生的事情?

馮曉明難道不是太放肆了嗎!!

這樣的、只有在噩夢中經歷的事情,絕對不僅只是發生在我對維人的報道中,在馮曉明上任後,在我和他打交道的六年多中,已經成為我工作中的一個夢魘!凡是在敏感的時候,在中共需要不遺餘力地封鎖的時候,馮曉明一定是儘力,一定有各種反常的“編輯”行為,我不止一次地經歷過。為此,在每個敏感時機,在對我蒙古人維權活動的報道中,在對台灣民主社會動向的報道中,在對法輪功及異議人士活動的報道中,在對歐洲政界重要人物特別對中國問題的言行的報道中,我都不僅充滿警惕,而且白紙黑字地記錄下他的舉動。對此,我將還會繼續有專文揭露。

市之訛言,寧莫之懲……哀今之人,胡為虺蜴?為人如果服務於殘暴、為虎作倀,不僅封殺死人靈魂,而且往活人傷口撒鹽,令人髮指。為天倘若有眼,不會看不到這姦邪,為神假使有靈,不會縱容這邪惡,人間只要還有一絲正氣,就一定會有人出來剪除這類齷蹉奸佞之人!為此,我相信,槍炮下的維人及其受難者絕對不會放過馮曉明!

子故待之……。

附件:五個被馮曉明封殺的報道

1.2011年8月2日:巴黎姜友陸認為新疆近期發生的事件絕非恐怖分子事件

七十五歲的流亡巴黎的著名漢族知識分子姜友陸先生認為,最近新疆喀什、和田發生的事件並非是恐怖分子事件,而是和中國大陸不斷發生的民眾反抗事件一樣的事件。充分尊重維吾爾族人民的生存權利是解決新疆問題的根本方法。以下是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道。

七月中下旬,在中國維吾爾族地區的喀什和和田分別發生了民眾衝擊警察等流血事件。事件有蔓延,並且有形成民族間衝突的可能。關於如何看待在新疆發生的這些事件,記者採訪了流亡法國的七十五歲的著名漢族知識分子姜友陸先生。

關於新疆發生的事件是否是恐怖分子事件,姜友陸先生對記者說,“在我看來,共產黨是利用本拉登襲擊美國商業大樓這樣的恐怖襲擊,讓人們有這樣的聯想。我覺得,首先這就是共產黨宣傳方面的引導。其實,我相信絕對不是恐怖分子的恐怖襲擊。要是恐怖襲擊,有手拿砍刀、斧頭這樣的恐怖分子?我相信如果真是恐怖襲擊的話,那些恐怖集團一定會有相當的周密的安排、準備。而且絕對不會只是拿著砍刀、斧頭。這樣的恐怖襲擊有多大的效果呢?”

對於如何看待這些事件,姜友陸先生說,“我想,這完全是共產黨在新疆的民族政策的結果,對當地人沒有真正考慮到他們的習俗,他們的利益的結果。這個統治集團在那裡實行的是跟中國全國各地的剝削、欺壓、掠奪老百姓的政策完全一樣的政策。所以他們根本就不可能維持一個正當的能夠讓維族人保障他們的利益的政策,本來人家有自己的習俗、自由,但是都被共產黨限制了。所以我覺得實際上和前兩年在上海發生的楊佳殺警事件應該是同樣性質的事件。”

姜友陸先生認為,對於這些事件不是民族之間的矛盾,而是共產黨的政策在不同地區的不同反應結果,“因為他們向那裡移民了大量的漢人,而這些漢人完全在那裡掠奪人家的利益,那麼人家當然不滿意,而共產黨只會鎮壓。越鎮壓,今後新疆也好,當地維族、百姓的反抗就會越激烈。我想,共產黨應該想到它在那裡的後果,和全國是一模一樣的。”

以上是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道。

2.2012年2月24日

歐洲議會議員和非聯合國會員國家及民族組織,以及比利時維吾爾族協會、世維大會,二十九號將聯合在歐洲議會舉辦題為,“在五十年五百九十六次核試驗後:中國在東土耳其斯坦的核計劃及對今天的影響”。以下是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道。

去年一月底,關注中國維吾爾族地區的歐洲人權、環境保護團體、流亡海外的維吾爾族團體和歐洲議會的議員,聯合在布魯塞爾歐洲議會舉辦了有關新疆地區文化古城喀什保護問題的報告討論會。報告討論會吸引了四五百聽眾參加。時隔一年,記者獲悉,二月二十九號,一個題為,“在五十年五百九十六次核試驗後:中國在東土耳其斯坦的核計劃及對今天的影響”的報告會將在歐盟議會大廈舉行。為此關於這個報告會的情況,二十三號記者採訪了會議籌備組。

該籌備組的德語發言人雅娜女士對記者介紹說,“這次會議是由多位歐洲議會議員聯合總部設在荷蘭海牙的非聯合國會員國家及民族組織,以及比利時維吾爾族協會、世維大會聯合舉辦的。地點是在布魯塞爾歐洲議會大廈,時間是二十九號上午。

組織者認為,雖然人們都知道中國在東土耳其斯坦地區進行了五十年的核試驗,但是對於中國的核計劃在這一地區所造成的各種災難性的影響,卻一直被世界所忽視,中國政府一直禁止專家和國際組織到這一地區進行公開的調查和研究。人們至今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到損害。據日本的一個研究機構說,至少有十萬人以上受到直接的原子污染,如癌症、畸形兒,更廣泛的危害則涉及幾百萬人。為此,我們希望通過這個會議這個問題引起國際組織的注意。”

對此,關於會議的目的,雅娜女士具體說,“通過會議我們的第一個要求是,中國政府公開獨立的專業的調查研究國際組織到這一地區進行調查。其二對於受害者提出賠償。”

關於在會議上的報告人,雅娜女士說,“報告的有一位專門研究核輻射醫學的維吾爾族醫生,一位關於中國政府在西藏地區開發鈾礦問題的專家,法國一位專門從事核輻射危害賠償問題組織的代表,以及德國支援受迫害族群協會的代表。會議已經受到中歐地區各國很多人權,環境保護團體的關注和支持,究竟會有多少人參加還很難估計。”

以上是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道。

3.2013年3月1日,歐洲漢族民運團體預祝世維大會在日內瓦的研討會取得成功

世界維吾爾族代表大會三月十一號將在瑞士日內瓦舉行國際研討會。二零零三年該組織及其主要領導人曾經被中國政府定為恐怖分子組織,為他們製造了很多莫須有的困難。對此,十幾年來一直支持他們的流亡歐洲的資深民運人士張英先生對此有深切體會,並且為此預祝會議成功。以下是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道。

二零零一年九一一事件後,二零零三年中國政府宣布世界維吾爾族代表大會和其一些主要領導人為恐怖分子。儘管德國及很多歐洲國家並不接受這個判定,但是在國際上還是給世維大會和其一些領導人造成了很多困難。去年十一月,該組織領導人多里坤在經過多年審查後,終於再次獲得美國簽證訪問美國,這意味著該組織和它的一些領導人確立了自己的形象。三月十一號,該組織將在瑞士日內瓦舉辦一次大型國際研討會。

流亡歐洲的漢族民運團體負責人張英先生,多年來一直支持世維大會。關於這次會議,張英先生接受了記者的採訪。他首先對記者說,“世界維吾爾人代表大會主板的,由美國民主基金會(NED)支持,聯合國無代表國家及組織(UNPO)和世界支持受威脅民族協會等的協助,以‘東突厥斯坦、西藏、南蒙古;人權、民主、自由——中國新一代領導人面臨的挑戰’為主題的學術研討會定於三月十一號到十三號在瑞士日內瓦舉行。與會會有100多位來自各國各界的精英代表。我因病不克與會。在這裡代表中國民主黨中央委員會和中國民主聯合陣線預祝這次國際學術研討會圓滿成功。”

對於世維大會及其一些領導人所經歷的困難,張英先生說,他自己也體會很深,因為他為此多年來也受到孤立和封鎖。對此,他介紹說,“中共污衊多里坤是所謂的新疆四大恐怖主義頭子之一。我是一九九八年接觸了維吾爾族精神領袖,聯合國無代表國家組織的主席阿肯先生,並經過阿肯先生介紹認識了多里坤先生。二零零零年十月我應多里坤主席邀請,率領中國民主黨中央代表團出席了在愛沙尼亞首都塔林召開的世界維吾爾族青年代表大會。所以我是了解並且深知多里坤先生是一位溫和、理性和非暴力的族群領袖。二零零九年烏魯木齊發生中共國家恐怖主義製造的七五事件。第三天我們代表中國民主黨中央和中國民主聯合陣線發表萬言嚴重聲明,指出七五事件是中共長期對維吾爾人的政治迫害、文化摧殘和暴力鎮壓的邪惡結果。”

為此,張英先生說,“奧巴馬總統政府弄清真相,去年十一月終於修正了拒絕多里坤入境美國。這次世維大會主辦的日內瓦學術研討會,美國民主基金會給予強力的支持,我們表示肯定並且為之高興。”

以上是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道。

4.2013年4月24日

迪里夏提,你好!

你看,這個廣播他們真的沒用,儘管如此,我還是轉發給你過目,因為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你能說出毛病在哪裡嗎?

天溢(維光)上

世維會強烈譴責中國政府非法逮捕維族青年努爾買買提•司馬義,德國報刊廣泛報道新疆地區的造成二十多人傷亡的暴力衝突。

中國政府三月一號逮捕喀什市的青年努爾買買提•司馬義,至今五十多天。對此總部設在德國慕尼黑的世界維吾爾人代表大會發表聲明譴責這一毫無法律根據的迫害事件,再次指出,中共當局壓制和禁止維吾爾民眾的信仰直接將會繼續刺激當地局勢的動蕩。以下是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道。

因為維護自己的信仰和生活方式而遭受到中國政府迫害而不得不流亡到海外的維吾爾族民眾,在二零零四年四月聯合成立了世界維吾爾人代表大會,總部設在德國慕尼黑。成立後密切關注中國境內的維吾爾族民眾生存問題。四月二十三號,世維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針對喀什市二十三歲的維族青年被逮捕事件向歐洲和國際社會發表了聲明和呼籲。

關於這個事件,迪里夏提先生說,“世維會根據當地反饋的消息說,二十三歲的當地維吾爾青年努爾麥麥提•司馬義在喀什市艾提尕爾清真寺附近開了個百貨店,在3月1日在店裡營業時被喀什市國保大隊的人員張琪帶走,指控他在店裡非法出售《古蘭經》,實際上是古蘭經點讀筆。現在已經五十多天。家屬多次試圖探望都遭到中共當局拒絕至今,當局也沒有告訴家人關押的任何消息,只是告訴他們案件正在調查。”

關於這個案件涉及的當地的情況,迪里夏提進一步介紹說,“世維會從喀什反饋的信息是,中共當局在整個該地區所有範圍的書店當中不準出售古蘭經,此外當地警方在喀什地區在進行拉網式的搜查維吾爾人的房屋,強行收走古蘭經。”

對此,迪里夏提代表世維會聲明說,“我們世維會強烈關切維吾爾青年努爾買買提•司馬義目前的狀況。超過五十天的關押本身就嚴重地踐踏了中國自身的法律。”

第二,迪里夏提說,這件事讓人們再次看到當地對維吾爾族民眾所採取的非法的殘酷的迫害。他說,“另一方面從這個案例中可以看到中國在維吾爾人居住的地區所採取的長期非法關押,在關押期間對關押者採取的各種酷刑折磨。這樣的案例在當地非常普遍。”

為此,迪里夏提說,世維會特別譴責中國政府對於當地民眾信仰的壓制和禁止,並對可能帶來的後果再次發出警告。“中國在整個維吾爾人居住的地區對於所有的書店,所有的音像製品商店都進行拉網式、地毯式的搜查,嚴禁所有的商店出售古蘭經,或者涉及古蘭經的電子點讀筆,圓珠筆,點讀器等。也嚴禁人們在家裡收藏任何涉及宗教的刊物、光碟,或者是圖片等物品。中國對於維吾爾族民眾信仰的壓制和禁止將會直接刺激當地動蕩的形勢。世維會強烈譴責中共當局在當地對於維吾爾人的宗教信仰採取的非法的壓制。”

據記者了解,二十三號大約與世維會聲明的同時,中國新疆再次發生有二十多人的暴力衝突死亡事件。到記者發稿為止,二十四號中午,幾乎所有德國各大媒體,電視台都報道了這一嚴重衝突。

以上是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道

5.2014年9月23日

原標題:德利奧斯針對對伊力哈木的判決認為德國政府應該立即停止和中國的人權對話

(筆者註:這個報道不僅被拖到不能夠再晚的時候才上網,而且題目被改為:“伊力哈木被判無期徒刑德人權團體發聲明譴責抗議”,事實上比這更為嚴重的是,十月初在核對九月份賬單時發現這則報道沒有列入,才知道這個重要報道竟然沒有廣播!!)

九月二十三號早晨從中國傳來重判中央民族大學維吾爾族教授伊力哈木無期徒刑的消息。這個消息立即在德國社會引起震動。《德國支援受迫害族群協會》亞洲事務部主任德利奧斯認為,德國政府必須採取有實質內容、有效的行動。以下是本台特約記者天溢發自德國的採訪報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r-09232014082604.html

九月二十三號,德國時間早晨,從中國傳來中國的法庭判處中央民族大學維吾爾族教授伊力哈木無期徒刑的消息。這個消息立即在德國社會引起震動。德國最重要的幾個國際性的人權團體都立即在網頁上發表了譴責及抗議聲明。《德國支援受迫害族群協會》(GfbV)更直接強烈要求德國政府立即採取有實質內容,有效的行動表示德國社會對此的憤怒和抗議。德國政府應該停止和中國政府的所謂人權對話。

記者上午十一點採訪了該協會亞洲事務部主任德利奧斯(Ulrich Delius)先生。

德利奧斯首先對記者說,“我在周末還和在德國的維吾爾族人士碰面,談到這個判決。他們對我說,大概會判十年。我對此表示懷疑。就我對中國共產黨政府的了解,我認為判決一定會非常嚴重,但是死刑不大可能。因為中共政府害怕這樣可能在國際社會會引起真正的大規模的抗議。儘管如此,我相信判決一定會十分重”

關於德國支援受迫害族群協會如何看待這個審判和判決,德利奧斯先生說,“我們認為這個判決是十分不合法的判決。因為整個審判是非常不公正的。他們沒有提供可信服的證據,也沒有公正的法律。這個審判結果將會產生不可估量的、廣泛的影響。因為這種不公正將會刺激已經存在的暴力反抗進一步升級。對此,大家應該進一步看到在新疆發生的這些暴力事件的原因是什麼。這個審判告訴我們:中國的法律系統對於社會的暴力事件和動亂負有明確的責任。當人們對於法律的公正不在相信,並且完全失望的時候,當然暴力事件就會增多。”

為此,德利奧斯先生說,“我們今天除了抗議和呼籲外,還直接要求德國政府採取真正有效的行動。我們要求德國政府立即停止和中國政府的所謂人權對話。因為這個審判說明,中國不是一個合法的法制國家,中國的法律系統也不是一個公正的機構。這個審判告訴人們,他們根本就沒有興趣向正常的法制國家演變。法律等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櫥窗。中德對話也只是他們裝扮自己的工具。”

德利奧斯先生最後說,“對伊力哈木的重判只是中國今年一系列嚴重破壞人權事件的一件,因此國際社會絕對不能忽視中國的人權問題,任何與中國政府的交往,人權問題必須成為中心問題。為此對於中德政府十月份在德國進行的第三輪的磋商會議,我們一定會到總理府前舉行抗議活動。如果對於習近平上台後的一系列踐踏人權事件政府不能採取有效反應,這將是一個醜聞。”

特約記者:天溢

2017.11.4德國·埃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照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