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保姆涉嫌虐待90歲老人:不會嚇你 看我真的剁不剁

羅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氣勢洶洶地對93歲老人朱銀弟說:“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銀弟回復,“別把我嚇死了。”羅小妹答道:“我是不會嚇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視頻監控中的畫面。另外一段視頻監控顯示,羅小妹甚至將接有污物的便桶強行讓老人聞。

羅小妹系朱銀第子女為老人請的保姆。

11月4日,家住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區的殷文娟向記者稱,其痴呆老母親朱銀弟被保姆羅小妹虐待,動輒就拖拽、抽打,甚至持刀威脅,羅還拿糞桶強行給母親聞。而面對警方調查,羅小妹矢口否認自己的虐待行為。

常德市廣德司法鑒定中心司法鑒定意見書顯示,被鑒定人朱銀弟的損傷,目前已構成輕傷一級。

4日,常德市公安局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羅小妹涉嫌虐待老人一案,正在走批捕程序。

“跟我自己媽媽一樣,我會照顧好的”

10月24日,殷文娟93歲的痴呆老母親朱銀弟因骨髓炎引發心肺功能衰竭離世。就在老母親去世前不久,殷文娟意外發現他們請來的保姆羅小妹,趁家人不在的時候,對老母親實施虐打。

安裝在家裡的監控,清晰地拍下了施虐的全過程。11月4日,殷文娟向記者介紹了老母親的遭遇。

殷文娟介紹,老母親今年年初身體狀況還良好,平時吃飯能吃一大碗,能在家裡行走。但因年齡偏大,再加上老年痴呆,所以保姆不太好找。殷家為此換了好幾個保姆。直到今年9月9日,她們通過當地一家中介機構,找到了羅小妹,雙方約定月薪兩千元。

殷文娟說,找保姆時,自己多次跟中介強調,不要年紀輕的,因為怕耐不住寂寞。

受聘後的羅小妹,第一次來到家裡時表態說:“你們放心,你們去忙你們的,這個跟我自己的媽一樣,我會照顧好的。”

因為有前一任保姆對老母親動手的經歷,以防萬一,殷家特地在客廳安裝了24小時的監控攝像頭。

“對保姆的要求就是照顧老母親。”殷文娟說,保姆羅小妹在家,不需要買菜、做飯,“我們的要求就只要她看好老太太。家裡對羅小妹有足夠的善意,每天早上給保姆備著一碗肉絲粉,加兩個煎蛋;晚上也有雞肉之類的葷菜。”

殷文娟介紹,哥哥在家主要是每天做早餐,包括保姆三個人吃,吃完就出去辦事,大概下午三點多回來做晚飯。她認為,家裡有實時監控,還有哥哥同住,可以放心。平時,她偶爾也會用手機查看監控,了解老人的情況,但沒發現異常。

監控下的虐待

殷文娟說,原本以為老母親能夠在保姆的照料下安享晚年,直到孫女無意間打開手機實時監控,殷家看到了讓人震驚的一幕。

保姆正在抽打老母親。殷文娟說,她們趕緊調取了之前的監控記錄,發現老人幾乎每天都被保姆用各種各樣的方式虐打。

11月4日,殷文娟帶著哭腔向記者介紹,家人都希望老人家能長命百歲,所以請了保姆好好照顧她,“沒想到媽媽這個年紀受這罪,兒女都不知道,我們真的沒有盡到孝。”

殷文娟說,9月9日聘請羅小妹來家裡做保姆,監控第二天就顯示她在家裡對母親動粗。

記者從殷文娟提供的數段監控視頻里看到,羅小妹至少5次虐待老人,甚至用刀恐嚇老人。

其中一段監控視頻顯示,羅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氣勢洶洶地對老人說:“一刀一剁,一刀一剁。”老人回復:“別把我嚇死了。”羅小妹答道:“我是不會嚇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另外一段監控視頻中,羅小妹拿刀在老人的臉上拍。她說:“你放不放回去,你放不放回去。”老人被嚇得雙手發抖。

殷文娟說,9月15日之前,老母親還能夠行走,因此在遭到羅小妹的虐待時,老人還能夠進行一些反抗。

監控視頻顯示,羅小妹拿了衣架出來,抽打老人。彼時,老人還能直立行走,便和保姆對打。羅小妹怒斥老人,“你搞得我贏啊?”被打得無力還手的老人,哭了起來。

9月15日,朱銀弟腿因為摔斷受傷,只能夠坐在輪椅上,沒有反抗之力。

記者從家屬處獲取的視頻看到,老人坐在輪椅上方便,羅小妹在給老人簡單清理後,將沾有污物的紙巾直接放到老人的臉上。羅小妹甚至將接有污物的便桶放到老人嘴邊,強行讓老人聞。

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

9月17日中午,發現老母親被虐待後,家人立即選擇了報警。

面對處警警察,羅小妹矢口否認曾虐待老人。警察在查看監控後將其帶回派出所調查。

記者從家屬處獲取的一份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公安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羅小妹因“採取用衣服抽打方式毆打受害人朱銀弟面部導致受傷”,“繳納罰款伍佰圓整;由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送常德市拘留所執行行政拘留十日。”

9月18日,家屬特地給老人做了法醫鑒定,發現其全身有多處軟組織挫傷。

常德市廣德司法鑒定中心司法鑒定意見書顯示,經檢查,結合常德市第一人民醫院病歷資料及影像資料顯示,被鑒定人(朱銀弟)右股骨粗隆間粉碎性骨折,及雙上肢、右下肢多處軟組織挫傷之診斷成立。其損傷系鈍器性暴力所致(請結合視頻顯示及調查材料判定)。被鑒定人朱銀弟的損傷,目前已構成輕傷一級。

“太痛苦了,滿身的傷痕,我們心痛得不得了。”殷文娟說,10月24日,老母親因骨髓炎引發心肺功能衰竭不幸離世。

中介稱保姆無職業資格證

對羅小妹虐待老人一事,老人鄰居均表示驚訝。小區鄰居稱,不太熟悉,她(羅小妹)說話的聲音還蠻大的。

讓殷文娟困惑的是,家人和羅小妹從未發生過衝突,她為何如此對待老人。

當時把羅小妹介紹給殷家的這家中介負責人,也表示非常震驚。其表示,認識羅小妹的人,都表示不理解。

該負責人介紹,羅小妹自稱有17年的保姆從業經驗,之前的中介公司曾推薦她到別的僱主家工作,“幾年前給她介紹過一個僱主,後來到一個副局長家裡,斷斷續續做了幾年。”

該負責人稱,幫羅小妹介紹工作時只查看了其身份證,羅小妹並沒有保姆證(家庭服務業職業資格證)。“現在常德市這個(保姆證)管得不是很規範,都沒有這種培訓機構。”前述中介負責人稱,此前數次為羅小妹介紹工作過程中,沒有接到過關於她虐待老人的投訴。

殷家對監控視頻反覆查看,加上司法鑒定中心的鑒定結果,她們認為,羅小妹欠老母親一個說法。

9月23日,在當地派出所組織的調解過程中,羅小妹仍堅持認為自己不曾虐待老人,拒不認錯。

10月24日,就在老人離世的同一天,羅小妹被當地警方再次拘留。11月4日,常德市公安局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羅小妹涉嫌虐待老人一案,正在走批捕程序。(註:文中羅小妹、朱銀弟系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