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國在東盟的高鐵工程面臨挑戰

法新社今天發自新加坡的快訊的標題: 中國在東盟地區的合作道路充滿荊棘。文章指出,中國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了一帶一路發展規劃,計劃投資一萬多億美元在亞洲,歐洲以及非洲65個國家修建鏈接中國的水路兩大交通路線, 以進一步推動中國的對外出口,輸出中國的過剩產能,然而,中國政府宏大的發展規劃卻受投資國政治以及經濟多種因素的影響,而受到重重阻礙。

東盟峰會在馬尼拉召開之際,中國在東盟國家的投資計劃也成為媒體關注焦點,眾所周知,東盟多個國家位居中國的一帶一路海陸兩路開發計劃的中心地位,中國在印尼,馬來西亞,泰國以及緬甸都有重大的投資計劃。中國駐東盟大使徐步日前向媒體表示,中國的一帶一路建設在東盟已經取得“較大進展和顯著成果”。中國“以高鐵走出去為代表的設施聯通在東盟的建設加快,一批基礎設施旗艦項目成功落地“。不過,法新社的報道的語氣似乎並不同樣樂觀,法新社今天發自新加坡的快訊的標題就是:中國在東盟地區的合作道路充滿荊棘。

文章指出,中國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了一帶一路發展規畫,計劃投資一萬多億美元在亞洲,歐洲以及非洲65個國家修建鏈接中國的水路兩大交通路線,以進一步推動中國的對外出口,輸出中國的過剩產能,然而,中國政府宏大的發展規畫卻受投資國政治以及經濟多種因素的影響,而受到重重阻礙。

比如說,在印度尼西亞,中國2015年獲得修建印尼第一條高速鐵路的工程項目,然而,兩年後的今天,該工程仍然毫無起色,雖然,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去年一月份親自參加了工程的動工儀式,然而,法新社記者在工程現場採訪時,僅僅觀察到有幾台推土機,而完全看不到鐵路的影子。一名當地的小商販向記者表示,動工儀式舉行一年多後工場沒有任何動靜,最近一段時間才出現了這幾台推土機。至於工程修建的具體時間表,印尼政府交通部長以及負責高鐵工程的中國企業都未對法新社的問題作出回應。

同印尼高鐵同樣面臨重重阻力的是另一條途徑寮國,泰國以及馬來西亞鏈接中國與新加坡的鐵路,該高鐵項目位於泰國境內的鐵路段因貸款條件等方面的原因而遲遲未能啟動,到今年七月,泰國政府才同意斥資52億美元,啟動鐵路工程。即使是在中國的緊密的盟國寮國,也因工程造價昂貴而遲遲未能動工,寮國境內的鐵路段的長度為415公里,所需資金超過50歐元,相當於寮國國家全年國內生產總值的一半。而且,高鐵建成之後,是否將造福於寮國民眾?這對萬象來說,似乎還是一個未知數。一位印尼村民就向法新社表示,高鐵可不是普通老百姓乘坐的,高鐵只是給那些生意人座的,因為,對他們來說,時間就是金錢。

此外,除了在東盟國家的投資存在變數之外,中國一帶一路規畫在亞洲其他地區的投資也充滿風險,其中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巴基斯坦,2013年,中國與巴基斯坦簽署了價值超過460億美元的投資協議,協助修建交通以及能源運輸基礎設施,打造從中國西部通往印度洋的運輸道路,也就是中方所謂的中巴經濟走廊,

然而,中巴經濟走廊的主要地區位於巴基斯坦西南部動蕩不安的俾路支省(Balochistan),這裡過去是塔利班活動頻繁的地區,今天除了塔利班之外,又加上伊斯蘭國組織,地區經常發生天然氣管道,以及火車爆炸事件,中方派往該地區的工作人員也經常遭到綁架。這就為中國在巴基斯坦的投資帶來諸多不確定的因素。事實上,除了亞洲之外,中國在中東,非洲以及南美的許多投資,尤其是高鐵項目的投資也因安全等原因而屢遭損失,有消息披露說,中國在墨西哥,委內瑞拉,利比亞以及緬甸等已經取消的合同總金額將近為五百億美元。

除了經濟以及安全因素之外,中國在東盟地區的經貿合作還面臨來自日本的競爭,日本高鐵在戰勝中國獲得印度市場之後,又在越南與中國展開競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試圖與美國,澳大利亞以及印度結成四國聯盟,一方面在地緣政治領域牽制中國,另一方面,試圖推動一個“高質量基礎設施夥伴計劃”,以高質量來打擊“中國製造”的薄弱之處,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正在菲律賓參加東盟峰會的上述四國政府的首腦將就上述議題展開討論,中共官方對此也給予高度關注,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表示,期待四國對話不要針對或者損害第三者的利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